第十三章 指引前行的一束光

天地震颤。

正在屏息参悟石壁,沉浸在“砸剑”意境当中的裴烦,恍恍惚惚之间,耳旁响起了巨大的声音,那声音愈滚愈大,宛若雷霆。

闭上双眼,脑海当中翻来覆去都是那道“砸剑”身影的丫头,觉得天地昏暗,那一剑砸来整个世界,都亮了。

于是她睁开双眼。

果然整个世界都亮了。

一线天后,一线光明。

石壁缓慢开启,在宁奕和裴烦两个人瞠目结舌的对视当中,于绝境之地,掀起一道光明。

宁奕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根枯草,喃喃道:“我他服了。”

裴烦面『色』红润,她『摸』了『摸』自己眉心的“剑藏”,那枚大红枣在刚刚的参悟当中,似乎获取了一些神妙的物质,此刻变得饱满通盈,丫头抬起一只手,指向山壁开启的光明当中,声音惊讶道:“是那张符箓。”

宁奕看到了开启山壁之后,悬在光明当中的那张符箓,与悬在蜀山后山的一模一样。

“温韬说过,传送法阵当中,品秩不一,种类诸多,其中最为复杂的是一种叫做‘子母阵’的阵法。”丫头喃喃道:“阴阳两端,来回往返,这种阵法需要极高的空间天赋,往往布置起来繁琐而又麻烦,除了大型的城池,譬如天都皇城,才会采取如此布置方法,子母阵需要积攒数量庞大的星辉和阳气,用来填补阵眼的隋阳珠,消耗极大。”

宁奕面『色』无比震撼,道:“这是一座子母阵?”

裴烦伸出一只手,触碰这张悬浮的符箓,摇了摇头,道:“这不仅仅是一座子母阵”

“悬在后山一线天的那张符箓,带着极致的杀气,还藏着诸多的禁忌手段,防止外人入内,恐怕即便修为高如千手大人,也无法越过那张符箓,想要触发法阵需要一些不为人知的条件,我也不知道这一次究竟是触发了什么。”

丫头顿了顿,继续说道:“这里的这张符箓,明显是陆圣老祖宗留下来的指引阵眼,无比温和,只要能够入内,便可以触『摸』法阵触发,回到后山之外。”

她挑起眉头,环顾一圈,光秃秃的石壁,一件布置法阵的器具也没有,勾动灵气的布幡,悬挂窍顶的天铃这些都没有,石壁开启之后,自己像是真正站在了后山当初所看到的那座一线天之后,大风吹来,光明四溅。

“据说陆圣大人五百年,盖压一整个时代的修行者,欲与太宗试比高。”宁奕蹲下身子,捻了一些湿润的泥土,轻声道:“那一辈的修行者,各大圣山的绝世天才,都被陆圣老祖宗比了下去,蜀山山主被誉为千年罕见的不朽资质。”

裴烦压住心中的震撼,望着宁奕,一字一句认真说道:“陆圣大人,恐怕还是一位惊才绝艳的阵法大师。”

能够布下子母阵的,便是有资格位列天都皇城贵宾之席的阵法大师,皇城的法阵诸多,五百年来,都是由小无量山的大师来布置传送阵法,子母阵所需要的材料驳杂,代价高昂,一般会选择在两端布置单向的法阵。

即便是如今,经过了小无量山一代一代的优化,也只是减少了法阵的消耗,步骤仍然繁杂,要求仍然苛刻。

“子母阵”的优势,便是精准,无比的精准,绝不会出现空间动『荡』,以及一丝一毫的传送偏差。

陆圣老祖宗的子母阵,简单到了只需要一张符箓,这意味着什么?

陆圣的阵法造诣,在五百年前,就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最优秀的阵法大师。

宁奕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忽然心神一动,问道:“丫头这张符箓,能够复刻吗?”

裴烦蹙起眉头,目光停留在符箓上,这张符箓上蕴含的力量无比温和,即便是伸手去触碰,捋清符箓上的内容,也不会受到陆圣意志的冲击。

少女认真说道:“我需要一些时间,把符箓上的纹路记下来。”

宁奕安安静静坐了下来,他没有打扰裴烦,全身心的投入精神,将目光凝聚到了自己拽出来的那根枯草上面。

丫头站在符箓前,端详着符箓当中不断游掠的纹路,那枚大红『色』的“剑藏”,吞吐着一线天当中的光明,扬眉吐气般鲸吞海吸,整个人身上的气质,在缓慢的被冲刷,蜕变,星辉潜移默化的积累。

宁奕并不知道,在得到了裴旻继承的剑藏之后,裴烦丫头的资质,便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初在西岭之时,周游并未觉得裴烦资质有多优秀,只不过是中上而已。

这道剑藏,是裴旻留下来的血脉之力,破后而立,当初裴旻能够让太宗视为不得不除的敌人,距离踏出那一步只差分毫,血脉的力量,必然是全天下最强大的那一批次。

裴旻把血脉篆养起来,留给了徐藏,这就是所谓的“剑藏”。

经过了血脉扣减的裴烦丫头,资质仍然比大部分人要强悍,如今重获剑藏,更是如虎添翼。

剑藏在缓慢复苏,随着她的修行,将一步一步解开桎梏,直到抵达当年剑圣裴旻的高度,所有的血脉才会完全的释放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传承,裴旻虽死,但他留下了火种,给自己的亲生女儿。

徐藏说,裴旻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一个普通人。

所以他一直没有将剑藏还给丫头,一直没有教导丫头学习剑术。

直至身死前的那一刻。

如果裴烦这一辈子,不去尝试修行,那么剑藏便不会触发,裴烦蕴藏在其中的巨大力量,会保佑丫头一生平安,百世无忧。

即便是在后山,陆圣设下的“天地枯竭”,星辉无法动用,剑藏仍然可以使用。

无论遇到了何等的绝境,永远有着“剑藏”的那一抹光。

这便是裴旻大人留下来的意志。

宁奕凝视着枯草。

被他捻起首尾两端,拽直之后,带着一丝枯黄意味的这根草屑看起来并没有一丝灵气,也没有包含类似星辉或者神『性』这样的物质,如果仔细去体味揣摩,倒是可以感受到一股并不强烈的寂灭意味。

在后山石壁开启之前,整座山洞里,没有一丝的灵气、星辉,即便是傍山傍水,也没有一丁点草木生灵,宁奕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那么问题就来了,这根枯草到底是从哪里长出来的?

拔出这根枯草的时候,宁奕似乎感受到了一丝震颤。

那股震颤的意味来自于细雪,准确的说,是贴入细雪骨子里的“白骨平原”,一路走来,宁奕深知“白骨平原”的敏锐之处,劫三皇子货物之时,它第一时间发现了藏在车厢底部的那两颗千年隋阳珠隋阴珠,还未曾觉醒之前,骨笛姿态的白骨平原,就对星辉和神『性』,有着极为敏锐的感应。

宁奕感受不到枯草的异常,他并没有丢到这根草屑,而是小心翼翼将其折叠,放入了自己的腰囊当中,日后说不定还可以派上用场。

他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裴烦丫头还在聚精会神的盯着那枚符箓,努力去记下来其中浮现的纹路和规律。

宁奕环顾山壁打开之后的世界,那枚符箓像是天地之间唯一的光芒,两旁山石嶙峋,往前走似乎还有一截路,但是这枚符箓拦在此处,如果不出意外触『摸』之后,便会被传送离开后山。

当初赵蕤先生和徐藏,应该是被后山外的那张敕令,传到了山壁之内,带走了诸多道藏,领悟了“砸剑”,然后打开石壁,触『摸』眼前的这张符箓离开。

如今看来,后山的一线天仍然是个未解之谜,两张符箓,一座子母阵,陆圣老祖宗的手段杜绝了一切意外,将两个小天地连接起来,留给了蜀山后人珍贵的资源。

但宁奕不知道眼前这枚符箓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一方天地,如果真真切切走入一线天符箓的背后,是不是就是陆圣老祖宗走过的路?哪里究竟藏着什么?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发黄的那根草屑,韧度极佳,在石壁夹缝当中生存了也不知多少年,宁奕忍不住拿出来端详,盯着看了半天,一无所获,只能重新又放回,实在无法参透,最终放弃了短期内解开疑『惑』的念头。

丫头站在符箓前,屏住呼吸,宁奕没有发出声音,她就这么站了小半个时辰,以她的记『性』,徐藏在安乐城读书的时候,一遍就可以记住所有的信息,如今在这张符箓前站了如此之久,可见这张符箓的信息量庞大。

她最终合上双眼,长长吐出一口郁气。

宁奕看着丫头,关切道:“如何?”

裴烦扬起好看的脸蛋,面『色』并不欢喜,摇了摇头,轻声道:“陆圣先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这张符箓上的内容,不是很看得懂,但是勉强能记住,真正要复刻,恐怕现在做不到。”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宁奕假装痛苦的安慰道:“没记住没关系”

“等等你说什么?”

宁奕回过神来,面『色』复杂道:“你全都记住了?”

裴烦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在心底打了主意,如果丫头记不住,一趟不够来两趟,两趟不够来三趟,总而言之一定要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全都打包带走的宁奕,在心底默默感慨。

什么叫做天赋?

这就叫做天赋!

丫头真的是一个宝藏,无论是选择修行还是研习阵法,或者其他的道路,一定都会取得不小的成就。

宁奕伸出一只手,搭在了丫头的肩头。

两个人一起触碰那张符箓。

天地彻开,陆圣留下来的一线光明,指引方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