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第十四章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蜀山的后山。

气氛凝固。

几位圣山的大人物面『色』并不好看。

教宗陈懿的肩背受了伤,先前坚持要为陈懿撑伞的女子麻袍道者,拿来了一些『药』膏,掀开一角道袍,蹲下身子,悉心为教宗大人擦拭着伤势,她细心的注意到,这些都是一些刮擦的轻伤,教宗大人的头上箍了两圈白纱布,那才是受伤严重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那个刺客究竟做了什么但是从这些伤势来看,如果不是蜀山的小师叔宁奕来得及时,很有可能教宗大人已经遭遇不测。

女子麻袍道者轻轻舒了一口气。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的目光望向悬在后山处的那张敕令,符箓上古旧的青红二『色』缓慢轮转,看不出有丝毫的气息她在道宗研习阵法,心想这很有可能是蜀山那位名叫陆圣的老祖宗,特地布置的一道阵法,倒扣在一线天山峡上方的大碗,是阵法禁制的外沿,仔细去看,能够看出来一丝丝流淌的星辉气息,里面内有天地。

赵蕤先生和杀胚徐藏,都曾在后山里得到过造化,至于在后面里究竟遇到了什么,蜀山后山里有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两位都是绝口不提,这是悬在大隋天下每个修行者心头的未解之谜。

女子麻袍道者心底默默想着一些东西。

星辰榜上有叶红拂和小烛龙这样的绝世天才,只能屈居排在第二名和第三名,各大圣山的圣子级别人物,都要列在宁奕的身后那位蜀山的小师叔,高坐星辰榜第一的位置,怎么就被一个刚刚破入后境的刺客给『逼』入了后山?

只不过转念一想,她觉得那个刺客并不简单。

守在教宗大人身旁,跟随陈懿一同行走,为其撑伞的那个麻袍道者,名字叫苏三,是个修为第六境巅峰的修行者,在道宗内,想要成为一位麻袍道者,有着诸多苛刻要求,出身来历不必多说,关于自身除了修为境界必须要踏入中境,在医术,阵法,铸器,丹『药』,等等方面,也要有所涉猎。

苏三是一个中境修行者,但也是道宗里最出『色』的那一批中境修行者,从后山的斑驳血迹看来,只是一个瞬间,就被那个刺客撕成了碎片。

被教宗大人称为“影子”的刺客,在那个时候还没有破开后境杀力竟然如此强大?很有可能是一位隐藏了实力的大修行者,强迫自己跌境再跌境,然后才能够瞒住蜀山小山主的感知,施行这场刺杀。

女子麻袍道者一边想着,一边完成了抹『药』,擦拭,以及最后的包扎,她有些不舍地放下了陈懿的衣袍,轻声道:“教宗大人,已经好了。”

陈懿温和的嗯了一声,他看着在自己身旁的千手,已经不远处形成对立之势的那一拨圣山人马。

道宗的麻袍道者已经清算干净,那个刺客携带“小圣人印”,麻袍道者的数量并没有减少这个刺客并非是跟在道宗的车队里混进蜀山,只能是另有其人。

“徐藏师弟的葬礼,蜀山大开山门,但凡是圣山来客,只需要出示身份,便可以带着门下弟子入内。”

千手站在陈懿身旁,面无表情说道:“教宗大人已经证明了那道影子与道宗无关,那么与谁有关?”

她披着那件黑白大氅,阴阳二气流转,后山的那张符箓就悬在她的正后方,挡住了一整座大山的风雨,偏偏她的衣袍无风自动,肌肤自内而外迸发紫气,看起来像是一尊星辰笼罩的超凡神灵。

千手释放了自己的星辰之力。

天宫的两位阙主,一位背负双手,缩在袖内的五指掐诀,场间的风气便渐渐卷起,逐渐有肃杀意味,另外一位则是将自己背后的重剑轻轻立在地面之上。

四座书院,此行前来的领路人,乃是出自应天府的夷吾星君,百年前便已经抵达星君境界。他的身后,应天府的诸位弟子看起来面『色』不善,几座书院与蜀山因徐藏结仇,十年来不断灌输这道仇恨,愈发累积,却未能爆发,就得到了徐藏的死讯。

如今他们来到这场葬礼,亲眼见证了徐藏的入葬说不出来的快意与幸灾乐祸,却因为宁奕的这场意外,此刻被千手留在了后山。

夷吾星君眯起双眼,轻轻拔下了自己的那根发簪,手指轻轻敲打发簪的红木,发出清脆的声音。

夷吾星君身后不仅仅是应天府,还有嵩阳书院和岳麓书院。

白鹿洞书院已经离开了蜀山,与徐藏旧年有瓜葛的水月师叔,确认了徐藏已死,便领着弟子离开了这处伤心地。

东境的圣山联盟,没有星君前来,显得格外低调,两位命星的大修行者捏着甘『露』先生留下来的玉佩,倒也不如何惧怕千手。

他们不相信,千手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留下这几位星君修行者,就算是宁奕真的死在了后山,千手又能如何?

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在诸多圣山当中默默无闻的剑湖宫宫主,并没有急着站队,表明态度,而是带着门下的弟子,距离书院和天宫,以及东境圣山远了一些。

柳十望着教宗陈懿,温柔说道:“教宗大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剑湖宫十分震惊愿意配合道宗任何的调查,找出刺客。”

陈懿面『色』缓和的点了点头,他的背后站着周游,大隋天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星君之一,周游同样点了点头,对于剑湖宫的态度道宗很乐意见到,如果都是这样,那么今天的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有人望着剑湖宫,嗤笑了一声。

夷吾星君虽是男子,动作之间却带着一抹阴柔气息,他捂唇而笑,轻柔问道:“柳十你倒是撇得干净,不知道千手领不领情。”

柳十温和笑了笑。

千手并未说话,目光瞥了一眼剑湖宫诸人,然后缓慢收回,重新落在了书院和天宫的那一行人身上。

“千手闻仲。”夷吾星君的声音细柔,他面『色』凝重望着披着阴阳大氅的女子,头一次念出了千手的全名,这位蜀山的小山主,位次低于大部分的星君修行者,圣山小山主,一般都是年轻的天才弟子继承,一切只因为蜀山的山主陆圣太过强大,被人怀疑至今还活着所以千手即便在星君境界所向披靡,也只能坐在小山主的位子上。

“我敬你修行境界高深,不愿在蜀山地界冲突。”夷吾星君与千手对视,他把玩着那根红木发簪,认真说道:“但修行不易你应当知道我书院的底气,天子脚下,谁还没几位老祖宗?你今日要想拦我,就要看看书院老祖宗,和蜀山老祖宗哪一个底气更盛了。”

千手眯起双眼,她淡淡道:“你大可以试着把天都墓陵里面的那些老祖宗唤出来,选官子,朝天子,随便叫出来一个,我二话不说,就此放你离开,听说应天府还有个名号极其唬人的圣乐王,有本事叫出来让大家瞧瞧?”

陈懿听到这番话,面『色』凝重起来,四座书院的历史悠久,有望超脱星君境界的人物都会获得一个大隋天下敕封的称号。

这些敕封的称号,就选自书院藏书陵当中漫天悬挂的词牌,与气运有关,气运越高,品秩越高,收到敕封的人物待遇也不相同。

这些大修行者,据说沉睡在墓陵当中,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靠着皇城底下的气运,勉强封住冻死的星辉,在书院遇到不得不出手的情况之下,才会复苏。

这只是一场小的对峙,绝不至于书院出动这样大的底牌。

陈懿知道“选官子”和“朝天子”,这是两位书院的传奇人物,放到如今时代,大概相当于年轻时期不输于徐藏周游的天才修行者,一路风雨无阻的走到了最后,最终选择了尘封修为。

至于“圣乐王”,这个敕封名号一听就比前两位要强大一些的,是书院墓陵里最古老的“修行者”,据说死于寂灭,据说还有意识,封锁星辉之前,就已经活过了五百年的大限。

夷吾星君手中的那根发簪,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唤醒墓陵的圣物了。

陈懿抿起嘴唇,他有些担心事态的冲突,向着不可解决的地方演变。

年轻的教宗望向蜀山小山主,看到了一副平淡至极的表情,似乎浑不在意夷吾星君手中的发簪捏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难道蜀山那位老祖宗陆圣,真的还没有死,就在这座后山当中,随时可以复苏醒来?

陈懿面『色』有些苍白。

夷吾星君面『色』阴沉,手指捏在发簪上,犹豫不决。

忽然有人轻轻咦了一声。

是剑湖宫的宫主柳十。

柳十望着千手身后的那座后山,禁制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所有人惘然的目光当中,那张符箓骤然绽放光芒,一瞬之间,骇人的气势溢散开来。

如果说,先前还有人怀疑蜀山那位山主老祖宗的生死存活,以及千手星君的底气,在这一瞬间一切质疑的念头都将湮灭。

那张符箓笼罩着的后山,震颤一下,绝对超越了星君境界的星辉,数量庞大的溢散开来,仅仅是一线,便带着灼目的光芒,在那张符箓之后绽放。

天地一线。

光明一瞬。

有人伸出一只手。

像是借了天地之间最煌燃的一束光。

于是黯淡的蜀山后山,笼罩所有人的漆黑影子,就此被照亮开来。

少年和少女,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相互扶持着,就这么走了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