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第十六章 星君之争

天地大风起。

骤然大风,因天宫风阙阙主而起。这一派的修行者,速度极快,行路如风,据说破开命星之后,能够坐地日行八千里。

然而有一道白『色』身影,看缓实疾,从教宗身旁的大石,到宁奕身前,几乎是一掠而过,在众多圣山修行者的视线当中,只看见那道白『色』身影悬停而住,微微吸掌,一柄普通长刀便从远方一位麻袍道者的鞘中被吸了出来。

周游踩着碎石而来,路上炸开一道颀长路径,后发先至,来到宁奕面前,自下而上的拔刀而出,刀锋掠过风幕划出一抹弧形流华。

身形以无比迅猛姿态砸来的风阙阙主,瞳孔收缩,并没有选择收掌而回,而是保持原先姿势的一掌砸下。

天宫风阙,大风缭绕,修行体魄,凡人刀剑怎可加身?

一道清冽的碰撞声音就此响起。

周游的刀尖扎在风阙阙主掌心,戳出一道细碎的白点,刀器寸寸崩裂炸开,白发道士面无表情以另外一只手挥袖兜揽,“兜雀儿”将碎裂刀器全都纳入袖中,猛地震袖。

风阙阙主面前炸开无数风花,护在面前的风气与刀片滚在一起,尽数绞碎,来不及任何动作,那个白发道士以半柄断刀,就此『插』入掌心,溅起一篷血花。

一瞬的延迟之后。

碎裂的风气就此『荡』开

两人一前一后撞入后山一颗大树当中,轰然一声震颤。

落叶摇晃,片片如海。

周游松开持刀之手,退后两步,面『色』平静,注视着一整条手臂连带着掌心,被断刀钉在古木上的风阙阙主,一言不发。

所有人都看到了此时的场景。

于是满座死寂,鸦雀无声。

宁奕终于明白了,为何当初在西岭菩萨庙,仅仅是周游一个名号,便足以吓退诸多圣山,即便是大隋的西境长城,也要对这位年轻道士礼敬三分。

因为“道宗周游”的“道”,是“神道剑”当中的“道”,也是“大道可期”的“道”。

从来没有人说过,周游精通刀法,宁奕只以为周游先生是一个儒雅的道胎,修行境界奇快无比,一心只追求长生大道可是那一刀,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一刀,直接砍碎了风阙阙主的护体罡风,把这位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钉在了后山的古木之上。

周游可能只是需要一把刀。

也有可能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握刀。

这便是周游的可怕之处。

他是西岭道胎,无论是剑道,刀道,枪道,长生之道都是道的一种,他所走的是,是一条宽阔的道,包含了诸生百态的“道”。

白发道士站在古木之前,他看着风阙阙主,面『色』一如往常的淡漠。

周游没有回头,淡然道:“宁奕继续说下去。”

宁奕面『色』有些苍白,他望了一眼千手师姐,师姐的面『色』与周游一般无二,以眼神示意自己继续说下去面无表情的果然都是怪物。

宁奕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

在周游出手之后宁奕就知道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了。

他继续说道:“那道影子用的袭杀手法,有应天府的影杀,还有剑阙的暗劲。”

这两句话并非宁奕杜撰,那道影子所学驳杂,的确有诸家影子,其中还真的有“应天府”和“剑阙”的术法影子。

话音刚刚落下,面『色』难看的夷吾星君和剑阙阙主,同时动了,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向宁奕出手两位大修行者面『色』阴沉,现在的局势,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等着自己往火坑里跳,摆明是想要动手?

站在古木之下的周游,挑了挑眉,他身旁一左一右,两道极快的身影如骤光一般砸来,接着犹如撞上了两面坚不可摧的重墙,轰然一声炸出无数烟尘,接着倒飞开来。

凭空之处,多了一位披着阴阳大氅的女人,千手的面目毫无波动,两只手交错抬起,遮在自己面前,一尊巨大的星辰巨手凭空浮现,伴随着千手的手势,一左一右,按在两位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额头之处,将全身都覆盖,烟尘当中,极速扫过,将夷吾星君和剑阙阙主各自按进两株古木当中。

木屑横飞,泥石飞溅。

后山不太平。

几位圣山如临大敌,就要出手。

千手的声音冷然传来:“你们谁敢动弹?”

两颗古木之处。

剑阙的阙主被一巴掌抡飞,意识模糊,接着狠狠砸在一颗巨树之上,后山的那些古木,几乎有七八人合抱之粗细,质地极其坚韧,这一砸竟然没有断裂,只是在树身砸出一个极深的凹坑。

重剑脱手抛飞,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地的那一刹,剑阙阙主拔出腰间轻剑,挥剑砍出。

星辰巨人的手掌被剑气撕开一道裂口,却没有直接崩碎,源源不断的星辉汇聚而来。

剑阙阙主知道千手星君被誉为星君境界的最强者,打起十二分精神,脚底蹬在那颗巨木凹坑之上,轻剑抵上那只虚无缥缈的星辰手掌之上,试图破开压制。

从小霜山抬棺而下,千手用的便是这尊法相,硬生生扛着赵蕤的禁制,任凭一道一道雷霆落在身上,要把徐藏的棺木顶着禁制摆放一整天,这是一种何等的体魄?

剑气对抗星辉,一时之间,有来有回,难以破禁。

另外一边,被千手一巴掌砸进古木的夷吾星君,并不算是体魄强大的修行者,面『色』苍白,胸襟处挂了一大串血迹,挣扎一二,发现千难万难,几乎无法脱身离开掌心,就要拔出发簪捏碎,捏碎之前,竟然无法感应书院。他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望向蜀山后山,那张悬浮的敕令,隔绝了与蜀山外的一切联系。

难怪千手会如此的自信。

自己即便把这根发簪捏得粉碎,应天府那边也不会有丝毫的感应。

陆圣竟然在后山布下了这等禁制?

而更让夷吾星君觉得绝望的,是那个站在场间的蜀山小山主,气势逐渐拔高,提升再提升,最终有一尊宝相庄严的星辰巨人,拔地而起,只起了一个上半身,面目毫无表情,背后逐渐舒展一条又一条的手臂。

掐诀,捏印,拎剑,提刀,握拳,拈指数之不清。

中间合了一个慈悲掌。

“千手”

夷吾星君忘记了疼痛,喃喃念着这两个字,想到了此行之前,应天府的府主,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与蜀山的小山主发生冲突

他想起之前千手站在后山,说的那句,若是宁奕出现了意外,圣山来客一个都别想走,他之前只当是个笑话。

现在夷吾星君丝毫不怀疑,这个疯女人是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看到千手背后那尊庞大的法相,最终将那根发簪『插』回了脑后,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那个不断以剑气冲击掌心缝隙,却始终出不来的剑阙阙主,全身心放在剑上,猛地感到压力一滞。

千手施展法相之后,那尊巨大的星辰巨人,面目冷漠,以第二只手掌贴在第一只手掌之上。

叠掌

轰然一声,古木凹坑再深一倍,一柄轻剑被压到弧度夸张地抛飞了出来,铮然『插』入大地,与重剑剑柄交错发出一声清冽声响。

两柄剑器,一重一轻,相互交叉,震颤摇晃。

剑阙阙主看着那道庞大的星辰法相,愕然张着嘴,脑后当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

空地上。

周游站在法相之下,他仰起头来,那张好看的面容本是浑无表情,在细细端详了千手法相的衍生与雕琢之后,竟然有了一丝动容。

白发道士轻声说道:“千手大人,您是一位天才。”

蜀山小山主温和说道:“周游,要不了多久,你的成就会比我高。”

这两位星君大人物之间的对话,被所有人听在耳中,并没有任何人觉得有丝毫的不妥。

周游说千手是一位天才因为他看出了这尊法相的不同,如果按照正常的修行路子来走,能够凝聚出六条手臂,便已经是大乘之势,千手修改了这门功法于是就有了今天展『露』法相的这一幕。

至于千手对于周游的赞扬,则是一种由衷的,薪火传承的意志,即便全天下都认为周游是天才,见面之前,千手也不会高看,只有真真切切见过了真人,她才会给出自己的评价。

她不屑于跟风,也不会过分的夸赞,对于外人蜀山千手向来惜字如金。

这两位大修行者的互夸,是以三位同等境界的星君修行者作为背景三位大修行者,一位被周游以凡刀钉穿手掌,两位被千手拍在古木凹坑里,眼光复杂,震惊,愤怒,怨毒,畏惧,尽皆有之。

这一幕日后会传到整个大隋天下,然而站在风口浪尖的,被几大圣山心心念念所惦记着要复仇的,却不是周游和千手。

而是相比于两位星君,无疑是一颗“软柿子”的宁奕。

宁奕此刻,也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撼到了。

他有些明白为什么徐藏害怕这位千手师姐了师姐的火爆脾气,说打就打,就算是星君大修行者,一样毫不留情,星辰巨人这门功法,修行到了师姐的地步,对待夷吾星君这种修行者,简直就是一种残忍的吊打。

他回过心神,清了清嗓子,将那道“影子”的门路全都说了出来。

“东境骊山的麒麟决。”

“嵩阳书院的覆柳。”

“岳麓书院的洞玄指”

宁奕零零散散说完,他望着一众呆滞的圣山弟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那个刺客来路的屎盆子,公平地扣到了每一位前来参加徐藏葬礼的圣山来客头上。

之前笑意盎然,来蜀山看徐藏下葬的这些人,没一个人笑得出来了。

笑啊,你们倒是笑啊。

宁奕冷笑一声,道:“你们有谁觉得有问题的?”

:1,今天是跟沈莫姑娘谈恋爱的一周年纪念日。会加更,晚上9点有2章。借着这个机会想说几句话感谢她陪我走过难熬的一段时间,走过浮沧录的低谷,也感谢读到这里的每一个读者,谢谢你们的鼓励、支持。我会写好故事,以后每年的今天,都会加更。2,11月和12月都会打月票战,都要进前十名,先礼后兵,更新摆在这里,开书到现在,每天无比稳定的保底两章,浮沧录期间每天只有一章,请多大家支持正版,支持原创,如果真的喜欢,就下载纵横,圈子关注和发言,让我能够看到更多的声音。3,上架应该不会太晚,30万字之前会上架,那一天会爆发十章更新,说到做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