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狮子大开口

场上的几大圣山,面『色』各自不同,但难看的神情大抵相同。

如果他们前来参加徐藏的葬礼,抱着一颗解开前尘恩怨的心,在抵达蜀山之后,就此和解,离开这里那么便不会惹上今天的麻烦。

夷吾星君咬牙切齿看着宁奕,这场刺杀教宗的风波,让这位蜀山的小师叔彻底的站了出来,救了西岭道宗的教宗大人一条『性』命,获得了其身后无数麻袍道者和信奉教义之人的拥簇。

只要陈懿愿意站在宁奕身后,那么就等同于大义站在了宁奕身后。

“教宗大人这件事情,您想怎么处理?”

他被千手牢牢按在古木之上,无法动弹,这个姿势让夷吾星君丢尽了颜面,眼下越是反抗,越是丢人现眼,他低声下气开口,目光望向陈懿,试图得到一些挽回的余地。

陈懿看着夷吾星君,并没有轻易松口,他面『色』如常,轻声说道:“这件事情宁奕救了我一条『性』命,险些遭遇不幸,既然如此,便由他来处理,如何?”

被按在古木上的夷吾星君,咬了咬牙,沉声道:“好。”

千手和周游,将目光放在天宫两位阙主的身上,这两位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恃才傲物,自以为修为不俗,到了此刻,深知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两个人都是声音极低的说了一个好字,周游拔去那柄断刀,千手散开法相。

几座被扣了“刺杀教宗”大帽子的圣山,没有星君境界的修行者领队只能沦为鱼肉,任凭宁奕刀俎,事实上,如果不是圣山山主级别的大人物前来,今日后山的这场闹剧,结局一定是蜀山和道宗镇压所有反抗之人。

宁奕目光环顾一圈,场上的局面已经稳定下来几位圣山还不死心的人物,试图捏碎传音玉佩,或者诸如此类的繁杂信物,之后面『色』灰白,显然是失败了。

宁奕在后山一线天,见识到了蜀山老祖宗陆圣的阵法造诣,这位五百年前的阵法大宗师,在后山悬停的敕令,连夷吾星君的保命发簪都能够封锁住,那么这些圣山的寻常信物,必然是一样都不能起效。

剑阙阙主,跌坐在古木树下,今日的这一战,他的道心甚至都出了一些问题,被千手一巴掌碾压同为星君,境界怎会相差如此巨大?

先前周游出刀的那一刻,他险些就没有看清。

单论杀伐,他的确要比风阙阙主强上些许,可扪心自问,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周游那样,无比轻松写意的一刀,就直接砍碎风阙秘传的护体罡气,将阙主级别的大修行者一只手掌钉穿。

一轻一重两柄剑,还『插』在远方,剑器连绵震颤,外表看起来瓷实无恙,内里已经崩出了些许纹痕,剑阙修行,人剑合一,道心如果绽裂,那么剑器也会由内而外的绽裂。

他面『色』难看,望着宁奕,沉声道:“宁奕这件事情,你想如何解决?”

宁奕站在陈懿身旁,他低垂眉眼,轻声说道:“这个刺客,已经死在了蜀山后山死无全尸,再也找不到尸体了。即便是我,在杀死他前,也没有看到他的真实面目。”

风阙阙主眯起双眼,寒声道:“宁奕你说你能把凶手找出来,连面容都没有看清,仅仅凭借功法,就想找出来?”

宁奕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轻声问道:“阙主大人刺杀教宗的事情,是你们风阙做的吗?”

风阙阙主气笑了,簸坐在地,半只手掌被断刀钉穿,血流潺潺,星辉从天地当中涌来,不断弥补伤口。

他冷冽道:“当然不是!”

宁奕哦了一声,他转向剑阙阙主,再一次问道:“那么是剑阙做的吗?”

“自然不是”剑阙阙主盯着宁奕,道:“宁奕,这就是你想出来的主意,一个一个的问,直到有人愿意承认?”

宁奕摇了摇头,他望着后山所有的圣山来客,认真大声问道:“谁干的?!”

一片死寂,当然没有回应。

宁奕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望着陈懿,认真说道:“教宗大人,这样的凶手,应该如何去找?”

陈懿注视着宁奕,他看着这位蜀山的小师叔,忽然笑了,然后认真说道:“很有可能找不到了。”

宁奕也笑了,道:“但是事情不能就这么揭过去。”

陈懿说道:“当然不能。”

“刺杀教宗大人私藏凶手,虽然不知道是哪座圣山做的事情,但是事实摆在面前,铁证如山,这是一桩死罪,钉在大隋皇城律法上的死罪。”

宁奕委婉说道:“如果你们愿意证明自己的清白,你们可以离开这里如果无法证明自己清白的话,那么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他望着裴烦,问道:“齐锈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

丫头一个字一个字说道:“宁可错杀一万,不能放过一个。”

“说得真好!就是这样!”宁奕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他望着圣山傻眼了的来客们,问道:“听懂了吗?”

一些未曾涉世,刚刚走出师门历练的弟子,还是一片惘然。

这一出双簧戏唱完,大部分年轻的弟子,那些圣山宗门内寄以厚望的未来希望,还在回味宁奕和教宗之间的对话他们觉得这番对话并没有问题,只是有一点想不明白。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要怎么证明清白?

坐在古木树底底下的三位星君,面『色』难看,阴沉无比。

夷吾星君的阴柔嗓音响了起来。

“宁奕,这件事情闹大了,对你没有好处。应天府愿意给出一颗千年隋阳珠,够不够?”

这些懵懂的弟子明白过来了。

他们望着宁奕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自证清白原来是这么一个自证的办法。

宁奕站在教宗的身旁,他望着夷吾星君,轻轻叹了口气。

夷吾星君的这句话已经做出了十足的让步。

但还是藏了一分的威胁意味。

这位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如果没有千手师姐和周游在场,暴起杀人,只不过是瞬息的事情,自己便会人头落地,这就是他忍不住威胁的原因。

但是有千手和周游在,应天府凭什么如此嚣张?

宁奕拿着一种看白痴的眼神,就这么看着应天府的这位星君,轻声说道:“这件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不知道夷吾星君有没有办法,让他闹得更大一些?”

坐在树底下养伤的夷吾星君,眯起丹凤眼,寒声道:“你想怎么样。”

然后听到后者拿着一种平淡至极的口气开口。

“应天府给出十颗千年隋阳珠。”

夷吾星君瞪大双眼,他几乎要站起身来,声音炸开在后山当中,几颗大石被声音直接炸碎开来。

“你说什么?!”

宁奕面『色』平静,弹了弹溅在身上的碎石,淡淡追加了一句:“再加一颗三千年妖君胎珠。”

夷吾星君重重跌坐回去。

他只觉得宁奕疯了,竟然敢如此狮子大开口。

宁奕望向所有的圣山来客,温和笑道:“我知道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知道刺杀教宗大人这件事情的发生,意味着什么道宗死去了一位麻袍道者,一颗千年隋阳珠以表歉意,算是抚恤护道者,诸位意下如何?”

圣山来客的面『色』有些复杂。

“一座圣山,一颗千年隋阳珠,拿出来的,现在就可以走人。”宁奕平静说道:“拿不出来,那就暂时在我蜀山住下,等着道宗的三清阁阁老彻查此事,再还诸位清白。”

东境圣山联盟的那几位命星修行者,彼此对望一眼,看出了眼中的忌惮和犹豫。

一颗千年隋阳珠,对于他们而言,并不算太过贵重的物事,即便是亲身前赴一趟北境倒悬海,也能猎杀到所谓的千年大妖,凝结阳气,便可以炼制千年隋阳珠。

如今出现了这种事情,凑热闹的圣山来客全都倒了霉,那个刺客偏偏真的精通诸门术法,这一点洗不干净,如果真的被蜀山扣押,等到道宗三清阁来了,谁知道那帮偏执无比的疯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所谓破财消灾,只能如此。

几位东境圣山的命星修行者,掏出了千年隋阳珠,亲自放到了教宗的身旁。

宁奕微笑点头示意,看着那些圣山弟子离开前愤怒的眼光,十分的享受和欢愉。

场上的圣山来客,当年与徐藏有仇,如今这一出好戏,自然而然就把仇恨转移到了宁奕身上在他们看来,这位蜀山小师叔,占着星辰榜第一的位置,不知道继承了徐藏的几分剑术,但绝对继承了徐藏的十分阴险。

东境骊山的命星修行者,交出隋阳珠的时候,皮笑肉不笑道:“千年隋阳珠是一件小事宁奕,我记住你了。”

宁奕笑眯眯接过隋阳珠,说道:“记住我的人多了,你能排到第几?多送几颗让我记住你呗?”

骊山的修行者一时语塞,气得浑身发抖。

宁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微笑道:“走好,不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