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吞珠

这些圣山的来客,只恨自己非要掺和进来,千年隋阳珠,这个代价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今被宁奕抓到了机会,想要脱身,就只能如此。

夷吾星君拍了拍身上灰尘,伤势并不严重,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身体内能够容纳天地神『性』,日月星辉,受了一些轻伤,会极快的痊愈。

他站起身子,来到了书院的队伍当中,拍了拍一位命星境界的书院长老,说了两句话。

于是这位书院长老面『色』难看,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颗千年隋阳珠,来到了宁奕的面前。

宁奕眯起双眼,他看着这位书院长老,并没有急着说话,也没有伸手去接过那颗隋阳珠。

书院长老愣了愣,不明白宁奕的意思。

他看着不远处的紫霄宫宫主周游和蜀山小山主千手,犹豫片刻,低声下气说道:“宁先生,你之前所说,一座圣山只需要交一颗千年隋阳珠便可。”

宁奕笑了。

他坦诚说道:“是,我是这么说过,但你们应天府是圣山吗?”

书院长老怔了怔。

夷吾星君的面『色』再一度沉了下来。

宁奕微笑说道:“我之前说得很清楚了,你们要给十颗千年隋阳珠,还有一颗三千年的妖君胎珠。给不出来,就在蜀山待着好了。”

“宁奕,得饶人处且饶人。”

夷吾星君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说话之间的语气,已经放得极为客气,要不是千手和徐藏就在场上,以他素日跋扈的『性』格,哪里能够容得下宁奕如此放肆?

夷吾星君望着宁奕,将眸子里的怒意按捺下来,咬牙说道:“应天府与徐藏的恩怨今日已然了解。你我各自退一步,日后到了皇城,应天府大可奉你为座上宾客,从此书院蜀山两家相好,何必闹翻脸面?”

这话说得轻松漂亮。

宁奕心中忍不住一阵腹诽,徐藏入葬的时候,这些圣山,这几座书院,笑得酣畅淋漓,笑声隔着一座小霜山都能够听见,现在风水轮流转,到了要付出代价的时候,各个如丧考妣,换了一副面孔,反倒跟自己说起了“恩怨一笔勾销”的事情了。

出了蜀山,说不定这些圣山还会对自己动什么手脚。

徐藏在安乐城的时候,教导自己杀人的第一个要素,就是要干净利落。

干净二字,指的不仅仅是杀人时候的动作要干净,更是要把事情处理的干净,不留一丁点死灰复燃的可能。

今天自己已经得罪了这些圣山,若是一时心软,就这么放走了他们,到时候他们找到机会报复的时候,可不会给自己当时的心慈手软,一丝的脸面,恐怕自己的下场会比今天惨上数倍。

宁奕比谁都清楚,这些圣山抛开假大空的仁义道德之后,肚子里究竟藏得是什么货『色』,说睚眦必报毫不为过,大隋天下的江湖都是这样,徐藏被圣山惦记了十年,一日不间断的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刺杀。

没有对错,只有利益。

宁奕看着这位比自己修为高不知道多少的夷吾星君,轻声说道:“星君大人,你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这个意思吗?”

夷吾星君并不喜欢宁奕此刻的态度,但他仍然点了点头。

宁奕轻轻说了一个好字,对着这位大修行者,认真说道:“既然如此,就请留在蜀山,等着跟三清阁化解仇怨吧。”

夷吾星君怔了怔,他立马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道:“宁奕!你执意如此?!”

宁奕笑眯眯对着两位天宫阙主说道:“两位刚刚只是一场误会,如果想要离开,与其他圣山一样,千年隋阳珠,对于二位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

风阙阙主和剑阙阙主对视一眼,两个人选择了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技不如人,在蜀山后山与千手和周游比试,丢了一些颜面,总比被宁奕扣押要好吧?

于是天宫的人马也交了两颗千年隋阳珠,选择息事宁人。

到了这个时候,前来蜀山观看徐藏葬礼的这一批人马,天人交战一番,全都自认倒霉,基本上都已经离开了。

除了书院的一些弟子,还惘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位命星境界的书院长老,焦急问道:“夷吾大人我们难道就在这里等着?”

“三清阁素来不问是非,若是其它圣山都走了,只有书院被扣押在这里,刺杀教宗的罪名就要被我们扛下来了。”他面颊上隐约有汗珠落下,喃喃道:“如果让府主来捞人,事情恐怕就变得严重了。”

“闭嘴!”夷吾星君的袖袍内滚落两股紫气,他走到宁奕的身边,不远处的千手和周游面『色』淡然,心神都放在这位星君身上。

“宁奕算你狠。”

他取出了一个匣子,冷笑说道:“千年隋阳珠和妖君胎珠这些都是破境要用的东西,你一口气勒索了这么多,就不怕撑死?”

宁奕微笑说道:“我向来胃口大,你再多给一些也撑不死。”

夷吾星君眯起双眼,他仔细端详着宁奕,仍然看不出深浅,不知道眼前的少年,究竟抵达了何等境界。

千年隋阳珠,一般都是在后境才会服用,至于妖君胎珠,因为效力太强,只有在突破九境,抵达第十境的时候,宗门内才会让弟子吞下。

极少数的天才,因为体质的特殊缘故,需要服用大量的丹『药』和阳珠,故而也有在后境就吞食妖君胎珠的奇葩。

如今各大圣山的圣子,闭门不出,准备大朝会修为大多都在第八境,少部分极为天才的,才被宗门允许突破第八境,来到第九境。

而叶红拂这样的星辰榜顶级战力,为了追赶洛长生,一路提升修为,在倒悬海生死厮杀,磨砺修为,这才刚刚破开九境抵达第十境。

只要宗门愿意给出资源,这些天才都可以突破,但境界不是天才需要考虑的他们所需要考虑的,是在同等境界当中,如何做到所向披靡。

各大圣山都在隐藏天才,原因有很多。

洛长生已经足够惊艳,如果圣山的圣子都像叶红拂和小烛龙那样,追着羌山神仙居千年一出的奇才“谪仙人”,大部分会道心破碎,实力跟不上境界,与其那样,不如与世无争的在宗门内闭关修行,巩固基础。

欲速则不达。

修行路上,并没有快慢一说,路长路短,只有走到了那一步,才有资格去承担世俗的虚名,世间的天才一辈又一辈,能像太宗皇帝那样活到六百年的,又有多少?

且让洛长生这么走着好了。

这些宗门长老,对门内的弟子,说是这么说,可哪座宗门,这十年来有羌山神仙居那般得意?门内出了一个洛长生,被太宗皇帝褒赞是落在凡尘的谪仙人,单单一人之风姿,就『逼』得整座大隋天下,大部分的天才要避其锋芒,隐世不出,等待着大朝会再一争高下。

夷吾星君盯着宁奕,看到后者接过匣子,面不改『色』,当着自己的面,就这么打开了匣子,像是“验货”一般,捻起了当中最为沉重的那枚“妖君胎珠”。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以为自己堂堂一位星君,会给出假货?

夷吾星君面『色』难看。

宁奕把玩着那枚三千年的“妖君胎珠”,这枚胎珠他并不陌生,当初剑湖宫宫主柳十也给了这么一颗,这是在北境倒悬海极其珍贵的物事,蕴藏着极大的能量,自己破开第三境,抵达中境,靠的就是这么一枚妖君胎珠。

宁奕望向夷吾星君,笑意盎然,下一刻,他就在后者诧然的目光当中,张开了嘴巴,把这位妖君胎珠就这么放入了口中。

夷吾星君瞪大了双眼。

一枚妖君胎珠,大部分人破开第九境的时候才会吞纳,还需要门内的大修行者谨慎观察,避免出现意外,就这么被他吃下去了?

宁奕咀嚼两下,将这枚胎珠吞入腹中,宁奕的小腹当中,发出了沉重的一声闷响,就像是一枚起爆符箓在肚子里炸开——

并没有任何的异变。

闷响之后,这个少年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笑眯眯望着呆滞的夷吾星君,咧嘴笑道:“味道还不错,没有上一颗好吃,但也是上品书院可以走了。”

剑湖宫柳十听到“上一颗”这三个字,面『色』有些复杂。

夷吾星君怔怔看着宁奕,他转头望向千手和周游,那两位面『色』平常,似乎并不觉得有任何的意外。

丫头一脸淡定。

旁边的教宗陈懿,以及一众的麻袍道者,都是目瞪口呆,望着宁奕的眼神当中带着一丝古怪,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这可是一颗三千年的妖珠,妖君的阳气精髓,就这么当饭一样就这么吃了?

这位蜀山小师叔究竟是什么修为?第九境,第十境?

怪不得可以列在星辰榜第一位星辰榜上的都是怪物,据说洛长生当初就能生吞妖君胎珠,这个与洛长生一样可以生吞妖君胎珠的,一定是怪物中的怪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