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翻山越海

交出了一颗妖君胎珠,还有十颗千年隋阳珠,夷吾星君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注视着宁奕,说道:“蜀山的小师叔你很好,真的很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应天府欢迎你来做客。”

宁奕听这套说辞,实在听得脑瓜疼耳朵发麻,这些人翻来覆去都是这一套,也没点新意。

于是宁奕冷笑说道:“天都路途遥远,你们要是回去的路上出了事情怎么办?不如留在蜀山多玩几天?”

这句话说出来,应天府的这些弟子如临大敌,浑身都不自在,生怕宁奕出尔反尔,真的出手把自己这行人留在蜀山。

“堂堂星辰榜第一你要是真的算是一个天才,就来天都皇城,太宗皇帝的寿典来临,所有的天才都会来皇城。”夷吾星君冷笑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敢来,那就算了,缩在蜀山好了,千手能护你一世周全,不知道能不能护得了你一辈子?”

“别用激将法,这一招对我没用。”宁奕气得笑了起来,望着应天府的弟子道:“你们觉得我不配坐在这个位子上,谁有种出来?”

他是看准了,这些应天府的弟子,全部都是中境,要是来一位后境的修行者,宁奕绝对不敢说这番话,同境界一战,他倒是毫无畏惧。

这些弟子看宁奕像是一个怪物,之前生吞三千年妖君胎珠的那一幕实在太吓人了。

修行者看战力,有一个并不算正宗的看法,看破境时候需要多少资源,一般来说,越能吃的修行者,发挥出来的战力就越恐怖,不提洛长生,就是珞珈山的叶红拂和北境的小烛龙,都是一等一的“销金窟”,一路走过来,消耗的资源令人咋舌。

他们已经把宁奕看做是一个至少第九境的修行者,哪有人会傻乎乎跑过去,以中境修为,与一个第九境的星辰榜天才单挑?

宁奕看着这些书院弟子,一个个保持缄默,眼中尽是畏惧之『色』,冷笑说道:“一帮乌合之众。”

夷吾星君寒声道:“欺负后辈不算什么本事若是敢同境界一战,不妨来我大隋书院,有的是天才教你做人。”

“好。”宁奕笑道:“你大可放心,若是去了大隋皇城,我自会到应天府叨扰。”

夷吾星君盯着宁奕,看了片刻,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带着书院一行人离开蜀山。

他当年与徐藏结仇,如今来到蜀山,是想看着徐藏的风波彻底的落下,没有想过,蜀山的新任小师叔竟然比徐藏当年还要嚣张仗着有千手和周游撑腰,连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都不放在眼里,大肆讹诈,软硬不吃。

夷吾星君是一个瑕疵必报的真小人,他说了那么多,并非是真的想让应天府的天才挫败宁奕,能够生吞妖君胎珠的,一定是个猛人。

从那一刻他便明白,徐藏没有看错人,宁奕恐怕是一个不输各大圣山顶级天才的人物了,如果让这位蜀山小师叔就此成长起来,那么将会成为第二个徐藏,甚至更加过之。

只要宁奕敢离开蜀山,只身来到大隋皇城,在这段路途上,夷吾星君有一百个办法,可以把这个蜀山未来希望,抹杀在皇城外的边缘地界。

千手要看守蜀山,从不外出,宁奕要来皇城谁都护不住他!

事实上,不仅仅是夷吾星君,这一趟蜀山葬礼,宁奕得罪了太多圣山,一颗千年隋阳珠的确不算什么,但是宁奕所处的位置,实在太过招惹仇恨。

这些圣山虎视眈眈,打的都是与夷吾星君一样的主意。

等到宁奕落单,那么便把这位蜀山小师叔扼杀在摇篮里。

圣山的来客全都散尽。

剑湖宫没有急着离开,就在后山的矛盾爆发,一度最为剑拔弩张的时候,柳十已经默默准备好,如果遇到了星君级别的战斗,就出手帮助千手对敌,但夷吾星君和剑阙阙主的溃败之势实在太快,导致这位剑湖宫宫主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剑湖宫的柳十,这一趟来看徐藏葬礼,穿着一身素白衣袍,的确是心中带着愧疚,眼神当中还有一丝复杂意味。

这一切都被宁奕看在眼里,事后还认真道了谢。

这才叫做真正的恩怨了结,从徐藏找上门来,到如今的葬礼风波落下,柳十的态度都令人生不起厌恶和反感。

事态平息之后,柳十与当年的救命恩人千手叙了叙旧,说了一些旧事,不久之后,也带着门下弟子离开。

后山只剩下了道宗。

宁奕看着脚底下堆着的一大堆千年隋阳珠,还有夷吾星君极为肉疼所给出的那个黑匣子,里面的那颗三千年妖君胎珠,已经被自己吃掉。

他猛地想到,这些东西都是自己为教宗大人所要的。

念及至此,宁奕的面『色』有些尴尬。

陈懿看着宁奕,他看出了对方的犹豫,语气诚恳说道:“多谢宁先生救命之恩。隋阳珠和胎珠,就都送给先生当做谢礼,还请先生千万不要拒绝。”

宁奕挠了挠头,并没有拒绝,而是尴尬说道:“教宗大人客气了。”

陈懿并不修行,所以这些资源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且,人家是西岭的教宗啊!虽然上位仅仅一年,但什么奇珍异宝没有见过?哪至于索要这些物事,自己勒索圣山千年隋阳珠的事情,打的是教宗陈懿的名号,就算真的送给教宗,他也绝不会要。

这件事情传出去,太招惹仇恨了,对于堂堂教宗而言,也太丢脸了。

如果陈懿想要这些东西,那么道宗的大修行者会亲自涉猎北境倒悬海,别说是三千年的妖君胎珠只要是道宗中人能够办到的,那么狂热的信徒一定会为教宗大人取到。

宁奕看着陈懿,想到了小霜山遥隔薄雾的见面。

那时素未谋面。

如今只是两言三句,就让宁奕觉得,陈懿的确是一个值得信赖和依靠的角『色』。

难怪能够当上教宗陈懿的身上,带着一股温和的领袖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追随,崇拜,捧在掌心去供奉,这是一种“神化”的气质。

陈懿温和问道:“宁先生要去皇城?”

宁奕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他的确要去皇城,留在蜀山,能够学到的东西并不多了,自己停留在第四境,如果不是今日的这帮圣山中人送上门来,自己想要破境,已经没了足够多的资源不过也算是一件好事,教宗大人的这笔馈赠,宁奕至少可以再破开一个境界。

那颗三千年的妖君胎珠一吞下,宁奕就知道刚刚为了撑场子而做的行为,其实有些莽撞,也幸好自己破开第四境已久,因为资源不够,始终毫无积累,不然这颗胎珠让自己撑坏肚子,当众出丑的就不是夷吾星君,而是自己了。

“蜀山外面会有很多危险,各大圣山恐怕都在等着你出山。”教宗大人笑了笑,说道:“若是宁奕先生不介意,与道宗人马一起出行,与我坐在同一节车厢,那么便会省去许多的麻烦,可以安全无虞的抵达天都皇城。”

宁奕眼前亮了亮。

他望向不远处的千手。

千手对宁奕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千手需要留在蜀山,宁奕如果出行,要么重新换一副模样,不显山不『露』水,千里之远,风雨迢迢,带着裴烦丫头,一路上还不知道要遇到多少麻烦,如果被认出来,那么就是天大的麻烦,走的是徐藏的老路子。

教宗大人若是愿意庇护,那么几大圣山哪怕等在蜀山地界外,也不敢出手。

今日后山的事情,便是一个参考,莫须有的罪名,已经让星君相当忌惮了。

他们想要动手,也只能等宁奕落单。

宁奕故意有些为难,说道:“丫头与我”

话未说完。

“这些都无妨。”陈懿微笑说道:“先生救我一命,我送先生一程,就算宁先生要送一千个人到皇城,陈懿也能保证安全。”

宁奕沉『吟』道:“好。”

年轻的教宗听到宁奕出口答应,打心底的开心,他笑着转过身子,对着身后的麻袍道者说道:“我很喜欢蜀山,准备在这里留几日等宁奕先生准备好了,我会与其一同出行。”

有些人的话,轻于鸿『毛』。

有些人的话,重于泰山。

教宗大人明显是后者,他的意思,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了道宗的意思。

不到一天,整座大隋天下都会听到教宗大人的这句话。

等候在蜀山地界外的那些圣山,无论多么想要在地界外击杀宁奕,都将放弃设下埋伏的念头。

为什么?

因为那节白木车厢所行之处,必将是平坦大道!

信徒们所信奉的那句话并没有错。

“若前面是山,那么便翻山。若前面是海,那么便越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