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第二十二章 猎户出山

一夜之后,小霜山一片银白。

宁奕是被冻醒的,醒来之后无比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身无寸缕,而且堪称一丝不挂,一条大白『毛』巾只挂了一小部分,脑袋又沉又疼,昨晚躺进木桶之后发生了什么,浑无印象。

这是什么鬼天气?身上的水滴都结了冰渣,冻得宁奕一个哆嗦。

连忙翻身取了衣袍穿上,即便体魄极好,也有些扛不住骤降的温度。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窗,看到小霜楼外银装素裹的雪白世界,有些咂舌去年蜀山大雨之后,捱过了最冷的大寒天,也没下雪。

今年的雪,下得有些早了。

丫头醒得早,在外面堆了一个异常丑陋的雪人,头大如斗,『插』了两个鼻子一个耳朵三只眼睛,上面贴了一张大白纸,故意拿歪歪扭扭的字迹写了两个字。

宁!奕!

宁奕忍俊不禁笑了,他摇了摇头,合上纸窗,回到屋子里。

昏睡了一晚,他还记得昨晚梦到的时候,天下大雪果真还就是天下大雪了。

宁奕忽然面『色』凝重起来,走了几步,他觉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多了一些变化。

修行者对于自己的身体,感知一向敏锐,轻了重了,是一定能够感知出来的,轻了多少,重了多少,大多心里有数。

宁奕觉得自己像是变重了,但是行动起来却轻快了不止一星半点。

他的修为还卡在第四境,如果把那枚三千年的妖君胎珠完全消化,再加上把圣山的那些资源,应该能够破入第五境。

他盘膝坐下来,面『色』保持平静,细细感应着自己体内的变化丹田当中,『乳』白『色』的骨叶飞掠,形成一个涡旋,其中汇聚着一滴一滴的『液』体。

“神『性』水滴?”

宁奕有些惊讶,他曾经在徐清焰的身体里见到过这一幕,体内蕴藏巨大神『性』的女孩,每日都会衍生出“神『性』”,由气态凝聚成为『液』态,如果“神『性』”过多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把这个极其漂亮的人间皮囊给撑坏。

骨笛非常喜欢“神『性』”,宁奕依稀记得,自己在后山能够劈出那一剑,便是因为“白骨平原”消耗了数量极其庞大的神『性』,构造了一个完整的空间,才使得自己有机会明白发生了什么,进而觉醒剑器。

如果神『性』也是一种修行大部分的修行者,将会困死在这一步上,难以存进。

宁奕在修行上,如果跟周游扶摇相比,完全称不上天才,他是一个肯下功夫的人,也是一个肯去思考的人,因为他的路走起来要比周游和扶摇都要艰难,大隋天下,几乎没有比宁奕踏上修行路条件更苛刻的人物了。

如果换一种评价标准,拿刻苦程度来评价一个人是否算得上天才,那么宁奕一定是一个天才。

修行上无论出了什么问题,大或者他一定会弄清楚,问明白。

绝不会有丝毫的遗漏。

所以宁奕的基础非常牢固。

他观察着体内的神『性』,在以一种缓慢而又不可阻挡的趋势衍生,并没有惊慌,也没有任何欣喜或者焦虑的意味,默默抬起手掌,将那柄细雪吸入掌心。

果然。

在自己刻意的控制之下,这些衍生出来的神『性』,就这么被细雪的剑骨吞噬殆尽。

白骨平原需要“神『性』”作为养料。

宁奕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如果不出意外像后山那样神挡杀神的一剑,需要付出巨大而苛刻的代价,最有可能的,就是消耗掉数量庞大的“神『性』”。

这些刚刚衍生出来的“神『性』”,一夜之间,竟然有了三四滴水滴的样子,宁奕眯起双眼,『操』纵意识,将这些神『性』水滴,全都被吸入白骨平原当中。

不出预料的,毫无动静,如同泥牛入海。

宁奕倒是笑了,“神『性』”是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别人的就是别人的,即便是无物之主,也无法占为己有但骨笛似乎并非如此,它接纳和吸收一切的神『性』,大敞门户,有主人的,无主人的,全都欢迎之至。

看来自己想要再挥出这么一剑,或者想要召唤出“执剑者”,与白骨平原里的意识沟通,还需要不少的神『性』。

宁奕想到了感业寺里的那个女孩,她体内的“神『性』宝藏”,被挖掘出来的,绝不只是这么一些,如果不出意外,神『性』觉醒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到时候可就不是一滴一滴的汇聚衍生了。

他莫名的觉得有些担心。

不知道那个叫徐清焰的姑娘,如今过得怎么样了?

宁奕和丫头,在小霜山收拾了一下,稍作整顿,几天之后,雪势停歇,与师姐和两位师兄简单道了个别,便将离开的念头,告知了教宗大人。

大雪天,教宗的麻袍道者换上了一声洁白的大氅,看起来比雪还干净,恭候在山门外,不过小半个时辰,白木车厢便从歇足的地方行了出来。

白『色』骏马打着响鼻,轻轻跺足。

教宗陈懿『揉』搓着双手,在白木车厢里,车厢车帘被拉开,倒映出外面雪地的明亮光芒,他笑着望向一前一后上车的两人,招呼道:“宁奕先生,裴烦姑娘。”

“教宗大人,天气古怪冷得很,您要多加些衣服。咦,周游先生去哪里了?”宁奕有些疑『惑』。

陈懿解释道:“周游先生看完葬礼,便离开蜀山了徐藏前辈死了,先生便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

宁奕能够明白,周游的确是这么一个『性』格的人物,徐藏放『荡』不羁,周游则是克制自己,风波落定之后,应该已经回到了紫霄宫,重新闭关。

年轻的教宗看着坐上车厢的一男一女,在两个人茫然的目光当中,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宁奕黑衫外面套着一大件黑羔裘,左右两边,云肩洁白如雪,看起来古朴又老气,像是猎户的子嗣事实上,这件衣袍,的确是宁奕偶尔下山时候,在一家淳朴猎户那儿买到的。

大隋南北分开,蜀山地界应该算是南人,去年甚至未曾下雪,很少御寒,宁奕当初下山买了许多,考虑到可能会下大雪,便买了这些衣服,如今迎上这场大雪,气温骤降,倒是派上了一些用场。

裴烦跟宁奕差不多,两个人裹着一圈又一圈,臃肿的像是粽子,让陈懿忍俊不禁。

他们跟自己不一样,修行者哪里需要穿那么多?

修行者只需要拿星辉罩住体表薄薄的一层,大雪也好,大雨也好,都无需担忧寒冷。

麻袍道者大多披着大氅,其实他们换上轻薄披风亦可,只不过那样行走在冰天雪地当中,实在太引人注目。

陈懿笑着说道:“你们这算是什么?猎户出山?”

宁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陈懿哪里知道,这两位,在西岭的时候,没少挨饿受冻。

丫头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在大雪时候,能够风风光光穿上过冬的衣袍,有热饭吃热水喝,有个暖和的地方能够睡觉。

宁奕上车之后,笑着说道:“教宗大人,路途遥远,麻烦您了。”

陈懿摇了摇头,他认真说道:“宁奕先生,不麻烦的。”

的确不麻烦。

这节马车,白木车厢,四角悬挂着的道宗三清铃,以及里面那个少年的身份,都注定了这一行,不会遇到任何的麻烦。

从蜀山到大隋天都皇城,在麻袍道者不断刻画阵法加速的前提下,大约需要七八天,路途也不算如何遥远。

重要的是安全。

如果不是教宗愿意出手相助,宁奕说不定真的会在蜀山上再一次枯守一年。

空中响起一声清鸣。

宁奕掀开车厢,看到外面的雪气浩渺,有一只火红『色』的飞鸟,掠过长空。

陈懿轻声说道:“这是一种很古老的鸟,名字叫烈麝。”

宁奕听说过这种鸟,永远翱翔在天空中的自由之鸟,这种鸟生『性』不羁,漂泊终老,几乎不可能被驯服。

这世上所有的规矩,都无法阻碍它飞行。

若是有猎人把它『射』下来,试图想要驯服它,那么它便会就此死去。

“烈麝”的一生,就只是一场旅程,从生到死,不会回头,不会低头。

宁奕想到了那个披着黑袍的男人,他默默合上了车帘。

在心底轻声默念了烈麝这两个字。

火红『色』的飞鸟,在大雪当中展翅。

烈麝跨越了蜀山地界,雪气蔓延的高空当中,大风冷冽,一道又一道的火红影子,飞掠在高空之上,它们眼神凛冽,绝不回头,在寒风当中享受着生命的旅途。

犹如一柄刀子,切开雪白,在空中划出颀长的猩红痕迹。

大隋天下,大雪磅礴。

一只炽烈的火红影子,飞过了大隋天下的大半疆土,它低下头颅,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疑『惑』,开始减缓速度,嗅了嗅气息风雪当中,比起刺骨的寒意,貌似还有一样极具有吸引力的东西。

于是它开始下坠。

穿过了雪层,来到了人间,火红的热气,喧闹的人声,高屋建瓴,红木白墙,龙鳞一般的屋脊瓦片,在雪气的穿梭下噼啪作响。

逆着一部分人的诧异目光,它笔直穿过了人世间的喧嚣。

所有的声音重新安静下来。

它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追寻的东西它甚至想要停下来前行的本能,将这里作为一生的终点。

就在其惘然和纠结的那一刻

有一只细白柔嫩的手,抓住了自己。

“小姐这是今天的第七只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