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金丝雀

金丝笼打开,烈麝惘然看着那个掀开帷帽,动作轻柔,把自己从笼中取出来的女孩,赤红『色』的瞳孔里,倒映着女孩如玉白皙的面容。

它被捧在手掌心。

天都大雪,皇城内的寒流不断,院子里却很是暖和。但檐角下的光线阴暗,导致它并不能真切看清楚女孩的容貌。

即便是一只灵智未开的禽鸟隔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它也感受到对方的“神『性』”,那是诱『惑』自己破开云层来到这里的罪魁祸首。

“烈麝不可被驯服”,原来只是一个谎言。

这只烈麝十分享受地埋下头颅,轻轻啄着晶莹剔透的女孩掌心,黑暗当中,只有丝丝光明,在围绕着女孩的发丝旋转,起掠。

它不愿离开。

徐清焰的声音软软糯糯,咯咯笑了起来:“你呀,不想走啦?”

烈麝温顺地以头蹭了蹭掌心,轻轻低鸣一声,它看着徐清焰那双纯净如大海的眸子,享受着这种“被宠溺”的滋味只要能被这个女孩捧在掌心,能够多待一会,什么自由啊飞翔啊,它都不再去追求了。

站在徐清焰身旁的侍女,面容娇嫩欲滴,端的是一副讨人喜欢的长相,可如果两者相比就显得黯淡而又平凡,只需要凭借外貌,就可以区别主次之分。

“小姐,算了算时候”侍女小昭轻柔说道:“阎大夫要来了。”

掀开半边帷帽面纱的女孩,下意识抿了抿嘴唇,抬起双臂拱了拱手,把那只捧在手里的烈麝送了出去,火红『色』的影子声音不舍,终究盘旋一圈,离开了小院。

能够迎着光明飞向天空得到自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之前的六只烈麝,『迷』失了方向,都被她如此送走。

就在不远处人流当中,拎着黑木『药』箱的黑袍中年男人,抬起头来,看着那道消弭在雪气当中的火红疾影,面『色』木然,他低下头沉肩行走,穿过大街,越过小巷,从喧闹之处走过,最终来了这处小院,轻轻敲打木门。

“哒,哒哒——”

阎大夫来了。

侍女的神情并不轻松,她望向小姐,得到了后者的肯定,这才前去开门。

阎寿推开这处坐落在天都皇城最偏僻角落的小院木门,从去年的冬天开始,他每天都会来一趟,时间固定在午时初到,来替这个小院里的姑娘看病。

不出所料的,他推开木门,目光越过面容姣好的侍女,看到了那层姗姗落下的帷帽皂纱,那个仅仅嗅着气味,就让自己有些上瘾的女孩,面容被遮得十分彻底,帷帽四周有一宽檐,檐下制有下垂的黑『色』丝网,长到颈部,春暖秋冻,皆是如此,即便是酷暑炽日,帷帽所遮之处,他连一丝肌肤都看不见。

阎寿轻轻屏住呼吸,他是天都有名的医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一年前收了一笔巨大金额的银子,要做的,就是来到这个院子里,替这个女孩“看病”。

天都皇城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阎寿想都不用想,这个别院的主人,不愿意向自己公开身份,是因为真实的身份会吓到自己,事实上那笔巨大金额的银子已经吓到自己了金屋藏娇这种事情,皇城里的权贵干得还少吗?

按理来说,他只需要奉命行事便可,无须去想那么多,那种层面的大人物,自己看不到也惹不起。

可是当阎寿第一次隔着腕袖把脉的时候,他无比讶异的发现,这个女孩竟然还是完璧之身皇城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其中最多的一种就是衣冠禽兽,即便没有看到这个女孩的真实容貌,他也觉得这件事情十分不可思议。

单单是女孩身上这份安静沉郁的气质,就足以让皇城里的那些贵族心旌动摇,按捺不住的先行品尝,哪里还会忍住不去采撷?

自己已经生过无数次的冲动。

能够保持冷静,是因为阎寿无数加一次的提醒自己,在这世界上,在天都这群人的手中,有着数之不清的,比“杀死”还要令人恐惧的手段。

女孩的身体里,藏着一些寻常人『摸』不透的秘密但是阎寿并非寻常人,他也不是庸医,这一年来的相处,阎寿甚至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是最了解这个女孩身体的人了。

这个女孩不能见光,因为她浑身都密布着一种古怪的物质,阎寿在很多天才修行者身上都看到过他并不知道“神『性』”这个称谓,但是他知道,这些东西如果多了,会把这么一个好端端的姑娘给撑死,至于死法如何,他无法断言,可能是女孩闭上双眼,就此安静的死去;可能这些藏在她身体里的危险物质,是比星辉还要猛烈的炸『药』,会把整个院子都夷为平地?

雇主很神秘,来头很大。

阎寿并没有治好这个女孩的把握,一丝也没有,他奔来犹豫着要不要返还这笔银子。

可是雇主的要求很简单。

把这些致命的物质压缩到稳定的状态,让这个女孩能够“活下来”。

这只是一种简单的解决办法,堵不如疏,阎寿没有办法把这些东西疏散出来,但是他的确有办法把它们压缩到一起,如果女孩有一天承受不住这些力量,那么死亡会来得更加猛烈,也更加痛苦。

阎寿只能硬着头皮去满足雇主的要求。

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徐清焰的腕袖上,隔着绵柔的绸缎布料,能够感受到少女肌肤的柔嫩润滑,一根银针『插』了下去,阎寿薄薄的一层星辉,顺延内关『穴』的『穴』位传递,与血『液』一起流淌,将这些不知名的物质覆盖兜揽,全都挤压到一起。

整个过程要持续一刻钟。

这一刻钟,阎寿并不需要全神贯注,这是一件非常轻松的活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但这不是医师的活,这是把这个女孩往火坑里推。

阎寿轻声说道:“最近的情况好一些了,你有没有不适?”

徐清焰轻轻摇头。

阎寿表情阴沉。

这一年来,他从来没有听过女孩说过一个字,一句话。

无论阎寿说什么话,问什么问题,态度如何讨好,低声下气,或者谄媚献好,这个女孩都只是木然的摇头,点头,或者由旁边的侍女来回答。

他心底冷笑一声,愈发瞧不起这只被皇城大人物篆养的哑巴金丝雀,既然身子和灵魂都卖给了帝王家,还装什么清高和凛然?

阎寿微微偏转头颅,看到了院子里悬挂着的空『荡』『荡』雀笼,里面打开的雀笼闸门,残留着自己熟悉的气息。

身为医师的缘故,阎寿对于气味的感知力稍微比正常人敏感一些,他这几日经常看到『迷』路的烈麝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然而在这个院子里,他也闻到了烈麝的气息。

有权势的人,连烈麝也可以篆养,想要什么不能握到。

他想到这些,忍不住挑了挑眉,望向女孩的眼神当中,除了暗藏的欲望和压抑,还带着一丝悲悯和蔑视。

你只不过是那些人篆养的玩物,凭什么瞧不起我?

阎寿轻轻吸了一口女孩身上的芬芳。

雇主的要求,是让阎寿每日来此,将徐清焰身体里的“不知名物质”,挤压成为水滴,每天都如此,这些物质的繁衍越来越快,如今徐清焰的身体里,悬挂着密密麻麻接近百滴的水滴。

阎寿眼底『露』过一丝漠然。

看来这个所谓的大人物,也并不在意美『色』,这个女孩很大可能,只是一个随『性』的实验品,这一年来,阎寿从来没有闻到过一个踏入院子的其他男人气息。

他开始揣摩大人物对于这个女孩的态度思前想后,觉得最有可能的,是想等到用得差不多了,就吃干抹净然后丢掉?

可惜了,不如留给自己。

阎寿心底冷笑一声,故意将输入银针的星辉,加大了一些,他开始超过“限度”的去挤压那些物质,让它们在水滴的形态之后,更加紧密的压缩。

既然大人物只当她是一个玩物,那么自己不如趁早把这个女孩“置于死地”,也许那位大人物玩腻了,就会把她随手送给自己?

阎寿皮笑肉不笑,唇角拉扯,隔着腕袖,转动银针,看起来更像是『揉』捏女孩的手腕。

隔着一层黑『色』皂纱,徐清焰看着这张丑陋的脸庞,无悲也无喜。

她感知着自己体内的涌动,在陌生的星辉指引之下,神『性』水滴与神『性』水滴之间开始了碰撞,这是一种比起之前病发还要痛苦的感觉。

这个医师的星辉,与宁奕的截然不同,冷漠而又自私,带着一股贪婪气息

这一年来,徐清焰被送到了这间院子,她除了“小昭”这个侍女,便再也没有见过其他的人了。

哥哥徐清客也好,三皇子李白麟也好这间院子,隔绝人世,甚至究竟处在何处,徐清焰都不清楚。

女孩只知道自己来到了哥哥口中“能够治好疾病”的皇城,可是来给自己看病的,并不是妙手回春的医师,却是一个图谋不轨的恶人。

她在那一天,于感业寺外见到了阳光,此后神『性』衍生,便重归黑暗当中,在檐下戴着帷帽,看着星辰升起落下,大雪堆满院子,一步也走不出去。

医师的星辉暴戾而生硬,挤入徐清焰的身体当中,不考虑病人的感受,将神『性』水滴压缩再压缩,于是这股痛苦便愈发强烈。

徐清焰轻轻闷哼了一声,她感受到了袖腕上的力量,带着一股明显的亵渎意味,于是吃力当中,抽回了手腕。

电光火石——

女孩的手指与阎寿发生了轻微的碰撞,这是三百多天来的第一次肌肤接触。

屋檐下,停着一张桌子。

一边黑暗,一边光明。

女孩退回黑暗当中,注视着暴『露』在光明之下的男人,声音寒冷说道:“阎大夫够了。”

这道声音落下。

阎寿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那只手,他的瞳孔收缩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神当中,缓慢地涌起恐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