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青君

场间的气氛变得极为凝固。

应天府弟子之间,有品级高低,青袍是一级,红袍是一级,腰带扣不扣兽头也是一级,红袍扣兽头就是应天府某位师叔人物的亲传弟子,再往后就是应天府的小君子。

小君子已经不靠衣袍来突出品级,类似于各大圣山的准圣子,这些小君子与圣山准圣子不一样,有些圣山的圣子席位悬而未决,准圣子还有着继承重位的机会,但是应天府的大君子已经定了下来。

就是眼前的青君。

管青屏的修为的确不俗,但很可惜被宁奕近了身,就算是修为再高一些的小君子前来,没有防备之下,与宁奕近身肉搏,也占不了丝毫的便宜。

青君面『色』阴沉,低头看着恹恹昏厥的管青屏。

他听到了宁奕的话语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

他已经猜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大庭广众,应天府竟然丢了如此巨大的一个脸?

还是在自己宴请教宗大人的现场?

青君深深吸了一口气,眼底诸般愤怒情绪来回涌动。

他望着站在场间,腰间悬着黑布,凸出剑形的的少年。

宁奕在这个男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这个披着粗麻青衫的男人,给自己带来了强大的压迫感,宁奕丝毫不怀疑,对方可能是后境巅峰,甚至是第十境的修行者几乎不用去想,这就是各大圣山当中最为天才的那一批。

出自于应天府的话应该就是那位鼎鼎有名的青君了。

自己第五境的修为,如果打起来,恐怕就像是管青屏之于自己一样,大概率会被这个修为不明的男人蹂躏。

宁奕深深吸了一口气。

人群嘈杂,为一个白袍少年让出了宽敞的道路,在麻袍道者的拥簇之下,一道温和的声音传了出来。

“咦——”

这道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意外,像是没有想过,对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人群避让开来之后,白袍少年无视了那些躺在地上的应天府弟子,缓慢前行,来到了宁奕的身旁,他转过身子,看着面『色』难看的青君,认真说道:“莲青,介绍一下,这是救过我『性』命的一位朋友,蜀山的小师叔宁奕。”

说到名字的时候,陈懿的发音变重,他的神情不变,自始至终都是风轻云淡的淡漠。

这些应天府的弟子,陈懿并不在乎,天都皇城里滋事打架的规矩其实破戒的并不是少数,不长眼的小人物惹上了权贵,难不成权贵还要忍气吞声?只要别闹得太过,都可以一言两语的揭过。

宁奕的身份,比这些倒地的人,要高上太多。

陈懿扫视了一圈痛苦呻『吟』的应天府弟子,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声音才变得些许凝重,缓慢道:“我想这里刚刚发生的事情,恐怕有些误会。”

青君默默捏紧缩在袖中的双拳。

他自嘲笑了一声,心想教宗大人这误会两个字,用的可真是有水平。

满地倒下来的,都是他应天府的人,这还能有什么误会?

剩下宁奕一个人站在原地,事情究竟是什么,还不是全凭一张嘴?

但凡是徐藏葬礼那天在场的知情人,都知道那天到最后,宁奕一个人狮子大开口,在蜀山后山敲诈勒索,全凭一张嘴。不仅仅是应天府,七八座圣山都遭了殃,着了道。

这一张嘴开口,搬弄是非,颠倒黑白,不是随口就来?

没有等宁奕开口,青君就“轻松”摆了摆袖,微笑说道:“教宗大人不必多说我知道这是一场误会。”

莲青被应天府的某位长辈特地叮嘱过,蜀山的小师叔宁奕,如果真的来了天都,要“好生对待”,但是“不容小觑”。

陈懿的神情并没有丝毫缓和。

果不其然。

青君缓缓说道:“但我应天府的弟子,被打得如此之惨,作为他们的师兄我总不能坐视不管。教宗大人,您说呢?”

陈懿的面『色』有些难看。

宁奕淡然说道:“你想要如何?”

他的一只手,已经握在了裹着细雪的黑布之上。

青君眯起双眼,他仔细回味着夷吾星君面对面描述的细节,能够生吞三千年妖君胎珠,他自问也能做得到,但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眼前这个叫宁奕的蜀山小师叔,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境界,青君『摸』不透。

四座书院看似和谐,但其实并非如此,因为某些“历史残留的问题”,彼此之间暗流汹涌,青君如果出了手,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实力,很有可能会引起不好的后果。

他倒不是觉得自己打不过眼前的蜀山小师叔。

宁奕给青君一种“弱者”的气息。

并未是示弱。

而是宁奕即便掩藏了所有的星辉,不显山不『露』水,在青君的感应之下,仍然觉得这是一个气息微弱的修行者。

青君甚至怀疑宁奕只是一个中境修行者。

他低下头来,瞥了一眼管青屏的伤势的确很惨,惨得不忍直视。

宁奕的修为需要『摸』清楚,不然不好动手。

青君平静说道:“修行者之间的误会很容易解开,因为什么引起,就用什么解开。”

“你把管青屏打成这个模样。”他声音木然,道:“那就来一场公平的挑战。”

宁奕挑了挑眉,他的呼吸变得轻微急促起来。

青君身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那人同样披着一身随意的青衫,发丝散『乱』,气息凛然,比管青屏强大了不止一个档次,但比起青君,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宁奕眼神微缩,这是一位应天府的小君子。

宁奕面无表情,望着青君,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气息内敛,幽若深渊的青君,没有去看宁奕,而是平静对着身旁披青衫说道:“管青屏一脉的事情,便由霖君你来解决吧。”

那位气息外放,已经抵达后境的应天府霖君,轻轻嗯了一声。

管青屏一脉,是“青衫湿”的后人,霖君是元霖的称号,他蹲下身子,『揉』了『揉』管青屏的额心,面无表情往后者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用力掌掴两下,听到了剧烈的咳嗽声音,才徐徐站了起来,来到了宁奕的面前。

宁奕的目光越过元霖,望向青君。

他似乎觉察到了一丝不妙,比起这个霖君给自己带来的压力他更加能够感受到的,如今迫在眉睫的,是青君对自己的试探。

青君在试探自己的修为。

这场挑战,接还是不接,成了一个问题。

宁奕轻轻吸了一口气,他一只手搭在包裹细雪的黑布剑柄上,与青君的眼神对视。

他的背后已经渗出了细密的冷汗,那柄细雪随时可能出鞘,整个人融入了剑意当中,随时可能递出,事已至此,他没有退路,决不能『露』出丝毫的破绽。

狭路相逢勇者胜。

青君盯着宁奕,想要看出丝毫的不安,胆怯,但是都没有。

宁奕忽然咧嘴笑了笑,按在剑柄上的五指发力,攥拢黑布。

青君瞳孔微缩。

这绝不可能是一个中境

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后境。

甚至是第十境!

青君猛地想到了上一个名列星辰榜第一的洛长生,那个怪胎从羌山神仙居走出来,在自己还只是第八境的时候,就已经抵达了第九境巅峰。

当时的洛长生,身上也带着一股平凡至极的意味,没有将修为公开。

场上的气氛凝固,所有人屏住呼吸。

元霖面『色』凝重,他感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气,虽然渺小,但是不容忽视。

来自于宁奕搭在黑布剑柄上的那柄剑。

如果打起来,结局会如何,元霖不清楚他被青君推上台面,就是为了探一探宁奕的修为深浅,夷吾星君对应天府的几位天才都交待过,如果有一天遇到了宁奕,并且有着发起挑战的机会他们应该怎么做。

元霖沉声说道:“宁奕,我向你发起挑战,只论胜负,不论生死。”

宁奕挑了挑眉。

“为了公平起见,你我都只动用初境的力量。”元霖深深吸了一口气,青君能够觉察到眼前少年的气息陡变,他也感知到了一些,生怕宁奕是个像洛长生那样扮猪吃虎的猛人,自己到时候恐怕会被暴揍一顿。

元霖认真说道:“如何?”

他看到眼前的少年,仍是面无表情,但气势上却像是松了一大口气,身子瞬间松弛。

宁奕声音极轻的说了一个“可”字。

元霖瞳孔收缩。

那道黑袍瞬间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身前的青石板陡然炸开,一道身影高高跃起——

没有用剑,黑布撕裂的声音也没有响起。

将自己修为压制在第三境巅峰的元霖,双手抬起,抵在面门之上,竭尽全力的去抵挡从天而降的这一击。

高高跃起的宁奕,双手攥拳,一锤捶下。

有万夫莫开之势。

夹杂着徐藏传授的“砸剑”奥义。

还有千手师姐的星辰巨人功法。

一击。

砸在元霖的手臂之上,带着双臂,轰在霖君脸上。

宁奕掌握的,所有手法,全都压缩在第三境之内,轰砸在这一击上!

轰然一声——

一片死寂。

接着是“噗通”一声。

元霖跪倒在地,膝盖砸在青石地面。

宁奕轻飘飘落地。

以应天府的小君子霖君为圆心,地面绽出一张蛛网。

这位压境之后要与宁奕公平一战的应天府小君子,目光涣散,整个人跪倒在地,身子向后仰去,缓慢倾斜然后倒在地上,在所有人的目光当中与先前倒地的应天府弟子并无任何的不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