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小轮转王

红符街头。

宁奕目光所望的方向。

屋檐砖瓦上铺盖了一层薄薄的雪片,月光皎洁,有人蹲在屋檐上,一身宽大长袍,碍手碍脚的大袍裹在身上,被风吹动,显得有些滑稽,这道身影束手束脚蹲在屋上,一言不发的沉默注视着红符街上的动静。

他看到了宁奕的目光,兜身大袍下的面容,隐藏在夜『色』当中看不清楚,唇角像是绽开了微笑,能够看到黑暗当中的洁白笑意。

微微颔首算是示意见过了。

天子脚下,有很多天才。

宁奕修行千手的星辰巨人之后,感知力逐渐变得敏锐,他能够感到越来越多的,令自己不容小觑的气息,在向着红符街赶来。

果然如此,即便自己府邸前已经无人,但一旦有了风吹草动,仍然会第一时间引来一批喜爱“看热闹”的。

青君同样感知到了这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即便他是应天府的大君子,在皇城里享有盛誉,大部分人都需要给自己一个面子。

但如今陆陆续续赶到红符街的某些人物其中有些人,是不会给自己面子的。

譬如蹲在自己身后,红符街街头屋舍顶上的那道身影,即便青君没有回头,他也知道是谁。

单单是那道闻到了就能让他厌恶的气息隔着十万八千里,他就知道,来的一定是那个行事风格诡秘难料,最近紧盯自己的地府小殿主。

小轮转王。

嵩阳书院的沧君和岳麓书院的离君,这两个人盯着自己,但好歹是行走在光明之中,借着四座书院自古以来皆为盟友的理由,彼此之间互相盯梢,不存在有秘密可言。

可是这位地府头号杀手,小轮转王,无名无姓,只有这么一个代号,藏在黑暗当中,青君甚至隐隐觉得,如果那位小轮转王觉得时机成熟了,他甚至不会选择在皇城内挑战自己,而是找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时机,试着刺杀自己。

这样的感觉实在让人觉得不适。

青君无法摆脱“小轮转王”的跟踪,他从未掉以轻心,但即便日夜跟随,青君仍然无所畏惧。

他不害怕“小轮转王”的刺杀,自己能够成长到这一步,并且作为想要与整个大世,所有同辈修行者一争锋芒的天才人物,就算地府的十殿阎王都放出消息要刺杀他,他也并不会因此而道心失守。

红符街的风波越闹越大。

这是青君不想看见的,时间拖得越久,这场事件就越难平息。

嵩阳书院的修行者已经来了,岳麓书院的小君子也在远观着这场事件,四座书院,除了祖训“不争不抢”的白鹿洞书院,都有在场的人物。

“但是我并不想就此揭过。”

当宁奕说完这句话后,青君的神情并没有任何波动,他早就听说了宁奕的“大名”,当初在蜀山后山,连夷吾星君都吃了他一个大亏。

所谓“臭名昭着”,用在宁奕身上,再贴切不过。

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说蜀山小师叔什么都不会,只会狮子大开口,空手套白狼。

青君已经挥手示意,让自己的师弟们,抬着这些受伤的弟子,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他望着宁奕,语气厌恶道:“你想要多少?”

宁奕怔了怔。

他挑了挑眉。

青君的这句话颇有些意思。

息事宁人,早早了结这件事情,宁奕能够感觉到青君的意思,这场风波开始酝酿。

如果换一个时间地点,或者更早一些宁奕都会答应对方的请求。

他也不想闹得满城皆知。

但是红符街上的那道目光,越过了青君的肩头,越过了人群的间隙,映在了宁奕的瞳孔当中。

宁奕与那位“小轮转王”对视了。

教宗陈懿先前给过自己一份情报,这座皇城里的天才的确极多,天宫地府,四座书院,还有在皇帝寿典宣布封门锁境的珞珈山。

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中境第五境界,就算被某座书院一位抵达后境的小君子挑战,也可能会下不来台,若不是刚刚那种压境而战的局面,宁奕根本就不可能答应。

皇城之内不准动手,规矩在这里,教宗在背后,宁奕就是不要脸的不肯应战,这些圣山书院的人,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但是那道目光的意味并不相同。

宁奕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意味。

是“狩猎”的意思。

在西岭菩萨庙的时候,寒『露』一过,天寒地冻,清白城外面廖无人烟,为了饱腹,宁奕必须背着猎弓出门打猎。

他猎杀过没有任何抵抗力的雪兔,也猎杀过四百斤的野猪王。

在那个时候,宁奕打杀猎物,靠得全是琢磨出来的技巧和耐心,几乎没有动用过骨笛,更多时候是把白骨平原当做一个吉祥物吊坠,挂在胸口保佑自己平安。

雪兔和野猪都不好猎杀。

这是两种猎物,也是一种猎物。

狡兔三窟,蛮猪皮糙,想要杀死它们,都需要有耐心的盯梢,『摸』清楚猎物的习惯,底牌,以及所有的想法。

这就是“狩猎”,猎人与猎物,永远都是这样,先观察,再出手。

那道蹲在红符街头,对着自己微笑的身影,给自己带来的危险感,要比青君高很多。

并不是说那道身影的修为比青君高很多。

青君莲青,是应天府的大君子,是一位活在天都皇城律法当中的天才修行者,他的实力固然强大,但是有着条条框框约束,想要对自己出手,要考虑大隋律法,要考虑书院意志,要考虑蜀山的千手。

但是有人不受规矩约束。

那道蹲在屋檐上的黑暗身影虽然在笑,但是毫不掩盖地抬起一只手,缓慢在脖前划过一条横线。

他想要杀死自己。

这是一种无声的宣战。

宁奕面无表情,他知道很多人已经盯上了自己,其中的大部分不足为惧,圣山的人不敢下狠手,但是地府的杀手不在意这些大隋律法司允许了地府的存在,太宗皇帝亲眼注视着皇城地底的深渊,将其握在手心,却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态。

地府的杀手,行走在黑暗当中,但是他们的存在,并没有对皇城内的权贵造成恐慌。

如果某位地府杀手接到了杀死重要人物的任务,一定会有向上传递的意志,层层延续,直到能够批示任务的那个层次同意了,才会决定执行,这是一个纠缠在地下,无比复杂且无比庞大的关系脉络。

“地府想要杀我?”

宁奕心底默默念了一句,他不再去看蹲在屋檐上咧嘴而笑的那道身影。

陈懿给的卷宗情报上提到过,地府的天才修行者,会选择一位光明当中的天才,有一位叫做“小轮转王”的顶级年轻杀手,盯上了应天府的青君。

那个蹲在屋檐上的身影,望向青君的眼神,明显带着一丝无趣,望着宁奕的目光当中,反而带着强烈的探知欲和欣喜。

青君是一个无比谨慎的人物,据说“小轮转王”已经盯了他很久,但是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机会,这并不是一个秘密,钟离和顾沧,甚至应天府的几位小君子都知道这件事情,有人等着青君和小轮转王之间的战斗爆发,但是迟迟没有声音。

宁奕皮笑肉不笑。

现在看来,小轮转王是盯上了自己。

的确,“蜀山小师叔”,以及“星辰榜第一”的名头,可是比“应天府青君”要来得更加具有分量。

在荒原当中,猎人随时可能成为猎物。

当狩猎野兔的雪豹,被人类盯上。

或者是狩猎野兔的人类,被雪豹盯上。

这两者本质并没有差别,彼此之间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杀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猎物与猎人,在结局落定之前,随时都可能会反转。

但是有一点不会变。

谁先怯了,谁便输了。

宁奕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青君也好,钟离顾沧自己当初在蜀山招惹的那帮圣山天才,在皇城内,都不需要真正的在意。

那位蹲在屋檐上的“小轮转王”,那种无视规则的杀手,才是自己需要提防的人物。

宁奕手指搭在“细雪”剑柄上,他平静回想着自己幼年时候打猎,被雪豹盯上后的画面。

他搭了弓,回了头,面对雪豹。

僵持当中,他含着骨笛,一箭『射』穿了一根两人合抱的雪木。

险境之中,他绝不会示弱,也绝不会后退。

如果他再长大一些,那一箭所『射』的,就不再是雪木,而是那头豹子。

屋檐上的身影,藏在黑暗当中,目不转睛凝视着宁奕,他的心脏在缓慢而有力的跳动,看着那位“星辰榜第一”的少年,仿佛找寻到了自己真正钟爱的猎物。

小轮转王脑海当中,盘算着自己该如何享受这场美妙的狩猎。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

“皇城规矩,大隋律法!”

少年的声音掷地有声。

宁奕看着莲青,面『色』郑重说道:“青君,我有一剑,你敢不敢接?”

红符街满座寂静。

那道蹲在屋檐上的身影,无声的笑了笑。

真是一个狡猾的猎物,皇城规矩,大隋律法好一个堂而皇之的保护罩,那个人向青君发起了挑战,在皇城内,诸多势力的关注下,这注定是一场不了了之的争斗。

这是想要借着青君,试图向自己示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