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五滴神性的一剑

“皇城规矩,大隋律法”

青君眯起双眼,双眼微寒道:“宁奕,你这是在向我挑战?”

红符街原本喧嚣的声音,到了此刻,变得极为安静。

落针可闻。

四座书院,被捧到青君这种地位的天才修行者,即便没有真正在世人面前出过手,也无人敢质疑他们的实力。

至于宁奕这位半路杀出来的蜀山小师叔,坊间传闻修为并不算如何高超,只是因为被徐藏看重,潜力无穷,才被列到了星辰榜第一的位置。

大部分的情报认为,一但宁奕与圣山的圣子级别人物交手,或者与青君这样的书院领袖比试,只要无法展现出当年洛长生那样的压制力,很快就会跌下星辰榜第一的位置。

嵩阳书院和岳麓书院的弟子,望着红符街对峙的两人,面『色』郑重如果青君和宁奕打起来,那么天都皇城,从今天开始,就要『乱』起来了。

教宗微微皱着眉头,望着宁奕,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青君这样的人物,真人不『露』相,几乎没有出过手,谁知道他藏了几张底牌?若是要真的打起来,蜀山和应天府,都无法承担输掉的后果。

宁奕与教宗的眼神对视了一下,他明白陈懿的意思,微笑点头,示意不用担心。

然后上前一步,他并没有抖散那块裹在细雪上的黑布,挎在腰间的那柄三尺细雪,被宁奕卸开束缚,握在手上。

“是挑战,也不是挑战。”宁奕声音平淡:“我不动用一丝一毫的星辉,单单只有一剑,青君你如何去接,与我无关。”

宁奕环顾一圈,人群当中,鱼龙混杂,有当初日日来自己府邸门前叫嚣的无名之辈,也有一些跃跃欲试的名气之流,但他一个也瞧不上眼。

时时刻刻被追被撵,着实烦人。

他需要一剑,让天都的这些人,看到自己的实力,然后掂量一下他们自己的斤两,省得时刻叫嚣,耳边聒噪。

这一次红符街,正好是一个契机。

青君是个相当自负的人物,自己不动用星辉,那么他便不会动用星辉,宁奕知道自己提出了这个挑战,青君不会拒绝,也无法拒绝。

果然。

披着一身宽松青袍的莲青,面『色』不变,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答应宁奕的请求。

他觉察到了身后那道身影气息的变化。

跟着自己许久的“小轮转王”,此刻应该就藏在红符街的某处位置。

让青君心底觉得有些轻松的,是那个如跗骨之蛆的地府杀手,此刻把杀气转移了,自己的直觉不会出错,小轮转王没有再盯着自己,而是将杀气倾注到了别人的身上。

莲青心头微松,他眯起双眼,打量着宁奕,似乎明白了对方如此之举的意义。

树大招风。

小轮转王盯上的,应该就是眼前的蜀山小师叔了。

“我的行事太过谨慎,小轮转王找不到机会,现在是一个好机会不需要我动手,自然会有人找宁奕的麻烦。”青君心底默默念道:“应下这场,接了这一剑,也算了却了一桩麻烦。”

念及至此,他不再犹豫。

青君望着宁奕,双手负后,微笑说道:“你不动用星辉,我也不动用星辉,就站在这里,不动也不退,接下你这一剑。”

宁奕的境界再高,这一剑无法动用星辉,又能奈自己如何?

青君巍然不动,面『色』平静。

就算是洛长生来了,不动用星辉,在三尺之外,递出一剑,又能奈自己如何?

红符街道,人流开始向着两边拥挤,离开。

麻袍道者护着教宗大人,疏散着想要涌来看看热闹的人群,这条小街足够宽敞,因为这场风波的缘故,闹到现在,两边的店家为了防止损失,大多已经闭门。

嵩阳书院和岳麓书院的两位年轻领袖,到了此刻,终于“姗姗来迟”的抵达红符街,但正巧不巧的赶上了最后一幕。

顾沧和钟离,两人各自踩着一柄飞剑,从相反方向而来,悬停在红符街上空,默默注视着下方。

他们要看看,这个热闹要以什么样的方式结尾?

而夜『色』当中,除了宁奕和青君,并没有其他人发现藏在屋檐上的“小轮转王”,即便是沧君和离君来了,那道身影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丝毫不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而是舒舒服服缩在屋檐上一角,等着红符街的一出好戏上演。

地府的藏匿功法,是世间最顶尖的刺杀法门。

小轮转王的修为可能不如书院四位君子,但只要他不想暴『露』自己,那么很少有人能够提前预知。

红符街空出了好大一片场地。

前后两端,都被肃清开来,微风吹过,挂在街头屋檐下的灯笼摇摇晃晃。

教宗皱着眉头问道:“够吗?”

女子麻袍道者轻柔说道:“已经空出了三十丈,十境之下动手,剑气再盛,也很难波及到这个距离,红符街场地大,两位都不动用星辉,只有一剑,肯定是够的。”

摇曳的大红灯笼,雪白的青石板。

被风吹起的雪屑,还有坚硬的冰渣。

宁奕的黑袍下摆,在风中轻轻摇晃,他一只手缓慢攥拢细雪,黑布被捏出剑柄轮廓。

伞剑的伞面被毁之后,宁奕在小霜山上,把多余的伞骨,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配件,都清理干净,他找不到能够媲美当初徐藏制作伞剑的材质,只能把细雪的剑身从伞身当中剖开,取出,作为一柄纯粹的剑器来使用。

细雪的剑鞘随着那个男人一起下葬。

宁奕平日就用黑布包裹细雪,白骨平原的魂魄糅了进去,这柄细雪锋芒虽盛,却不会伤到自己。

他平举细雪,与青君之间相隔六尺。

三尺又三尺。

这是一个很近的位置,只需要前踏一步,就可以把剑『插』入青君胸膛。

但宁奕不会再前进一步。

六尺距离足够他释放这一剑的剑气。

青君负手而立,原本平淡的面『色』,在宁奕举起细雪的那一刻,开始变得晦暗不明。

那柄被黑布包裹的长剑,尚未拆封,就给了自己足够大的压力。

宁奕举起细雪,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一只手按在眉心,丹田处的涡流,开始缓慢的旋转,为数不多的神『性』水滴,在丹田当中缓慢流淌,交集在一起,此刻被宁奕艰难抽动。

神『性』的涡流开始旋转,主人的意志强行压盖之下。

细雪之内藏着的那根剑骨,开始不安分的颤动起来。

连带着整柄黑布包裹的长剑,都开始颤动起来。

一滴水滴被抽走

两滴水滴

三滴

一共抽取了五滴神『性』水滴,宁奕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这是他能够调动的全部“神『性』”了,他闭上双眼,不断蓄势。

宁奕的脑海当中,翻来覆去都是一个画面。

后山大涧的劈山断江的那一剑!

白骨平原抽取神『性』,递入剑骨,化为剑气!

自己现在只有五滴神『性』。

面对青君这一剑能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红符街一片死寂,众人看着宁奕无端的举剑,然后便是长久的沉默,三十丈的距离,感受不到丝毫的杀气外溢,星辉流动。

但青君的压力越来越大。

他隐约感到了骨子里的躁动,对方的蓄势时间越久,自己越是不安。

下一刹——

宁奕忽然睁开双眼。

他沉声说道:“接剑!”

青君瞳孔收缩来了!

黑布炸开,细雪一截雪白剑身『露』出。

以宁奕青君二人为中心,两人之间一道无形气机炸裂开来。

红符街街面之上,青石板轰然一声,一块一块以极其猛烈的速度掀开,犹如一条长龙,龙骨挑起,两旁隔着相当一截距离的街道屋舍,店家当铺,红墙砖瓦被剑气砸中,轰然倾塌。

烟尘当中。

一道身影伴随着脚底剑气揭龙骨,蹬蹬蹬踏地掠行,身子如箭矢一半倒退,几乎平行于地面,只留下双脚点地,一直后掠三十丈,直到红符街尽头,这才猛地停下,踩踏地面,脚底绽开一张蛛网。

青君原本背负在后的双手,掠到红符街就尽头之时,已是抬起覆面,两边青袍破碎不堪,抵抗着迅猛无双的剑气侵蚀,虽然做到了不动用星辉,但他终究还是出了手。

青君面『色』阴晴不定,站定之后,双手不再覆面,而是划过一道交叉的掠行轨迹。

撇袖。

伴随着双手撇袖的动作,在红符街越滚越烈的剑气被他兜在袖中,像是娃娃赌气一般的猛然摆袖,于是两旁最末端的小楼遭了殃,沉闷的两声重响,烟尘四溅,缓缓原地倒塌。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那个黑袍小师叔的身上。

那柄如雪洁白的三尺长剑,震散了裹身黑布,向着世人,『露』出了细雪的真面容。

宁奕面容平静。

两位书院的大君子眼神动容。

缩在屋檐上的小轮转王眯起双眼。

整条街一片死寂。

“所向披靡,无可匹敌。”女子麻袍道者轻声感慨道:“这就是细雪吗?”

“不。”陈懿声音更轻,他认真说道:“这是宁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