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见青山多狼狈

裴烦一把一把摘下悬挂在自己屋内的藏剑,眉心当中,星辉磅礴,这些藏剑一柄一柄被吞入其中。

裴旻死前,在几座圣山山主的交谈当中,被称为最接近不朽的男人。

剑圣大人留下来的这座剑藏,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大手笔,眉心的那枚“红枣印”,内里蕴藏了一座洞天,悬挂满了密密麻麻的飞剑,这几乎就是神灵的手段。

能够取出这些飞剑,就需要剑藏继承者拥有浑厚的心力。

丫头把那卷剑藏卷也放入了眉心洞天,整间屋子重新变得空空『荡』『荡』,堆叠的书卷都已经清空,该还回去的,都让麻袍道者搬回车厢,送回书库当中。

房间里还悬挂有一样物事。

那是一张简陋的符箓。

整间静室,极为安静,那张符箓无风自动,崭新的符纸,不带有一丝一毫的褶皱,与蜀山后山的那张符箓截然不同,这张符箓看起来像是一张枯黄的画纸,明明崭新,却带着一股久远的历史气息。

上面画着一些晦涩难明的符号,蝌蚪文,似乎印刻着不为人知的阵法。

陆圣当初在蜀山后山悬了一张敕令,五百年蜀山后山被列为禁区,所有人不得入内,唯有敕令认同的有缘者,譬如赵蕤先生,还有徐藏,才进入过蜀山后山。

只需要触『摸』那张符箓,就会被送到一线天背后,跨越一整座巨大峡谷,来到蜀山后山的禁区。

这便是子母阵,能够跨越两方空间,一来一回,精准的送到目的地。

丫头已经研制出了一副简易版本的“子母阵法”,这张符箓便是简化陆圣后的产物,与天都皇城的子母阵不相同,这一座子母阵,并不需要多少的星辉和资源,手捏符箓,便可以跨越空间。

与三皇子这些皇族权贵,能够肆意跨越两地的手法,也有所不同。

李白麟从感业寺回到皇城,只用了数十个呼吸,他捏碎了一块极为珍贵的玉佩,里面蕴含了大大小小的各种阵法,本身就是巨大资源的耗损物品,不存在第二次使用,唯有这些身世背景吓人的权贵子弟,遇到危机时刻,才会选择捏碎玉佩。

如果遇到了修为高得离谱的大修行者,譬如千手大人这种,拥有着封锁空间,或者扭曲空间的能力,这些玉佩将不再具备精准『性』,甚至在危机关头,可能无法将三皇子送走。

只不过层次越高,越知道大隋皇室的恐怖之处,这一座天下都是姓李的,即便是一座圣山的主人,拥有着封锁空间的能力,也绝不敢轻举妄动。

裴烦丫头注视着那张符箓,从后山出来,研究这张符箓,便成为了她目前最感兴趣的问题,陆圣的子母阵,比起蜀山其他大修行者的教导,要来得更加有挑战『性』。

她发现了这座法阵的深奥之处,即便到现在,仍然大部分看不太懂。

这张符箓,舍弃了很多,为了封锁后山,『逼』迫着“有缘人”跨越一线天,来到陆圣自己的造化地,似乎整座后山,还有其他的造化?

裴烦不太明白,但她在陆圣的敕令基础上,做了一些细微的改动。

这张符箓有着基本的传送功能,使用次数肯定不及蜀山后山那张,消耗的资源应该也需要一些,但是完全可以负担得起。

但是不同的是,陆圣的那张敕令,那一座子母阵,是固定地点的。

裴烦做出来的,就只有一张符箓。

这一张符箓,便是一座子母阵。

符箓上雕刻的蝌蚪文,用来记录此地的空间紊流,法阵的开启需要空间定点,此后去往任意的地点,都可以做到一张符箓来回往返。

裴烦注视着那张来回摇曳的符箓。

她默默想着一些事情。

宁奕受的这些伤,让他在床榻上躺了好几头,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因为应天府的挑衅。

再归根结底——

“红符街”

“青君。”

裴烦『揉』了『揉』眉心,平静吐出两个字,然后裹紧身上的黑袍,伸出一只手,握住了这张符箓。

应天府。

小青山。

这是青君的修行场地,一整座府邸围绕着小青山建造,历代的应天府年轻领袖,都住在这座府邸,于这座青山脚下修行。

“今晚重新约了教宗大人,时候不早了,应该动身了。”

青君睁开双眼,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暮『色』将至,夕阳余光一丝一丝吞没在地平线上,青山山下一片残红,府邸内的水池,不断喷吐着水流,这里的地底,连接着一处天然温泉,即便是十二月的天都,水池也不会结冰。

青君的身体就浸泡在泉水当中,星辉笼罩,热气腾腾,教宗大人的时间很紧,每日都要处理各种事宜,好在应天府的面子足够大,在红符街的那场风波过去之后,青君亲自手写了一封信,向陈懿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并且希望能够重新见面,弥补一叙。

这一次应天府包下了一整座“摘星楼”,并且邀请了极多的同袍,四座书院的修行者都有到场,青君邀请了嵩阳书院和岳麓书院的两位大君子,甚至连那位白鹿洞书院的琴君“声声慢”,也答应会到场。

四位大君子,琴君是最低调的那一位,与白鹿洞书院奉行的主旨相差不多,不吵不闹不争不抢,比起“琴君”这个称呼,莲青顾沧钟离,更喜欢称呼那个女人“声声慢”。

慢条斯理,不急不缓。

人如其号,声声缓慢。

能够请到“声声慢”,倒也是个意外惊喜。

看来新一任的教宗,对于四座书院来说,都是值得交好的人物,不问世事的声声慢,愿意来到“摘星楼”,肯定有白鹿洞书院背后大人物的意思。

青君『揉』了『揉』发涩的眉心,不再去想那些杂念,缓慢从温泉当中站起,热雾当中,他掀起悬挂石壁的白布,擦拭干净身子。

胸膛有一口郁气。

一道轻微的红印,正巧不巧,烙刻在青君的胸口之处。

那是一枚剑印。

想到这里,青君的神情就一阵阴鸷。

那日在红符街,自己不动用星辉,徒手接了蜀山小师叔的一剑,那一剑剑势极其骇人,自己出手晚了一些,就被剑气砸在胸膛,恢复了两天,仍然觉得偶尔会胸口气结。

他何时吃过这等亏?

青君沉重吐出一口郁气,换上一身崭新的青衫,走出水池,浑身气息变了一变,这座青山素日无人,是极安静的修行圣地,青君一个人独居在这里,并没有仆人和侍从。

他不需要这些,他只喜欢独居。

这里是应天府内,无比安全的地方,即便是被小轮转王盯上,青君也丝毫不忌惮对方敢来此处。

青山脚下,有着一座历史悠久的阵法,如果有人胆敢前来,那么便会触发阵法。

没有青君的允许,谁都进不来。

青君抚『摸』着胸口的剑印,他面『色』阴沉念着刺出这一剑的那人名字。

“宁奕。”

然后喃喃说道。

“若是放开手脚”

接着青山脚下,便响起了沙哑的一道声音。

“若是放开手脚,又该如何?”

青君被这道声音吓了一跳,他猛地回过头来。

青山脚下的府邸上空,有一道黑袍身影,捏着符箓,身形在缓慢的燃烧当中,逐渐浮现出来,暮『色』燃烧,这道身影踩在一柄狭小剑器之上,声音听不出来是男是女。

青君眯起双眼。

这是什么?传送法阵?能够无声无息破开应天府的阵法,来到青山脚下?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阵法?

“贵府的阵法实在太烂。”那道踩剑身影,声音不缓不慢说道:“我直接走进来也可,不过麻烦一些,并无大碍。”

他顿了顿,淡然道:“如何相见,都是一样。”

青君声音寒冷道:“你是谁?”

小轮转王?

不不可能是那个家伙,地府的杀手如果真的有无声无息潜入自己府邸的手段,就绝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行事,必然会悄无声息的刺上自己一剑。

那道踩剑身影平静说道:“我是谁不重要,我来做什么很重要。”

黑袍下的裴烦丫头面无表情,她抬起一只手,缓慢按在自己眉心当中。

她木然说道:“听说青君今日包下了整座摘星楼,宴请四座书院,还有道宗教宗。”

青君眯起双眼,隐隐约约有着不祥的预感。

“你来做什么?”披着青衫的男人,发丝湿漉漉搭在肩头,他的气势开始升腾,星辉燃烧当中,发丝开始缓慢升起,这是一种相当可怕的星辉释放。

渊渟岳峙。

裴烦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神情。

她一只手指按住“剑藏”,轻声说道:“我来请青君,施展手脚,打一架。”

青君瞳孔微缩,抬起头来。

漫天剑器,密密麻麻,阵列不绝。

女子抬手指下。

青君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悬剑,能够在一瞬之间布满视线,轰然悬停,之后俯冲砸下,将小半座青山府邸都砸得沉下。

半晌之后,一切风平浪静。

地面震颤,剑器重新倒悬回去,一柄一柄叠加,回到黑袍身影的眉心当中。

小半座青衫府邸已经倾塌。

勒令剑器“回巢”的裴烦丫头,注视着倒在凹坑当中不省人事的青君,衣衫破碎,两只手臂抬起挡在面前,意识被砸得昏厥,模样并不凄惨,只是狼狈。

身前身后,传来了嘈杂的呼喊声音。

府邸大门有人尝试破开。

裴烦走到青君面前,拔出最后一柄长剑,收回眉心。

丫头平静的想到,红符街的那一剑,至此才算是结束。

打了一顿青君,怨气已解。

她捏住符箓,面无表情说道:“我见青山多狼狈。”

身影徐徐消散,不留痕迹。

“料他们见你应如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