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谁人可摘星?

天都皇城内,有几座酒楼,享誉盛名,“摘星楼”便是其中的一座。

摘星楼今日被包了一整座酒楼。

能做出如此大手笔的,天子脚下,除了皇室权贵,就只有书院圣子这种级别的大人物。

青君今日包下了摘星楼,宴请西岭刚刚登位的教宗大人,以及其余三座书院的年轻天才修行者,来到摘星楼共叙。

顾沧和钟离,都答应了这场邀请,教宗大人也没有回绝,而是在百忙之中,抽出了这么一个时间。

四座书院的弟子,早就来了摘星楼。

顾沧和钟离来的稍微晚一些,来到摘星楼最高层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一个带着斗笠的黑袍女子,身旁立着一只巨大琴匣,斗笠面纱垂落,看不清真实面容。

琴君。

“声声慢稀客,贵客。”顾沧笑着找了个位子,就选在声声慢旁边,隔着不远,他轻声说道:“琴姑娘近来如何?”

黑『色』面纱下,看不清面容的声声慢,慢条斯理端起了一盏茶,掀开一角面纱,轻轻啜饮,根本就没有搭理在外人看来身份地位极高,位列天都四君子的顾沧。

顾沧微微一笑,讨了个没趣,也不恼怒,继续说道:“都说白鹿洞书院不争不抢,能把琴姑娘请过来青君的面子果然很大。”

声声慢缓慢将茶盏放回桌上,只字未发。

顾沧眼神里藏着一抹郁气,自嘲说道:“看来青君面子是比我要大上一些了。”

前不久嵩阳书院同样宴请四座书院,也是在摘星楼。

但白鹿洞书院收到请帖,未予回应。

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钟离挑了挑眉,他知道顾沧对于白鹿洞书院的这位琴君姑娘,一直抱有某种不能明说的态度,只可惜人家一心问道,对于他的邀请,向来是理也不理。

根本就看不上这位沧君。

声声慢带着一顶斗笠,面纱下的面容极为神秘,据说生得很是好看这一点毋庸置疑,白鹿洞书院的女弟子都很是好看。

在成为嵩阳书院大君子之前,顾沧曾经与声声慢交过手,有幸一睹芳容,自此之后,便开始死缠烂打,两座书院的师门长辈,都为此出过手,事情一度闹得天都沸沸扬扬。

最后声声慢闭门不出。

顾沧便无可奈何。

顾沧的修为不俗,背负天都大君子的盛名,但声声慢就是瞧不上。

今日一见,他又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

“顾兄请自重。”

斗笠面纱下的那张面容毫无波澜,声声慢平静开口,目光似乎瞥了一眼顾沧,道:“今日我为教宗大人而来,别无他意。”

钟离眯眼,乐呵呵环抱双臂,等着看一出好戏。

“过几日嵩阳书院也会宴请教宗大人,还是在这座摘星楼。”顾沧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琴姑娘可愿赏个脸面?”

声声慢头也不抬,淡声道:“这一次见了教宗大人,我便要闭关了祝顾兄好运,与教宗大人交好关系。”

“你”顾沧的面『色』轻微一变,眼神有些黯淡,终究是叹了口气。

纵然你百般殷勤,千种献好,人家不喜欢,便是不喜欢。

他顾沧也是众星捧月的人物,为了声声慢,在众人面前丢过脸,伤过心,何必再去纠结这些?

顾沧轻轻摇了摇头,想到了自己师父说的那些话。

“不如一心向道。”

琴姑娘一心只想追求大道,他也可以做到。

天都大朝会来临之前,顾沧会击败所有拦在面前的敌人,走在大道的最前方。

念及至此,道心便不再犹豫。

顾沧吐出一口浊气。

“过了这么久,青君怎么还没有来?”

钟离也皱起眉头,宴请贵宾,四座书院平起平坐,作为主人,应该要更早一些的到达摘星楼,为何到了如今还不现身?

教宗大人事宜繁忙,在一旁的麻袍道者已经向三位大君子表达了歉意,可能会稍迟一些。

今天的这场宴席,教宗陈懿才是主角。

又过了一会,摘星楼下一辆白木马车停下,教宗大人下了马车,登上摘星楼。

主角来了。

嵩阳和岳麓两座书院大君子,眼前一亮,将教宗迎向座位。

书院和道宗之间,虽然地处偏远,一个处在天子脚下的天都,一个处在西岭境外,但是两者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四座书院在天都之外,密密麻麻散枝开叶,大隋天下,有着极多直系分属的小书院。

道宗则是覆盖了整座大隋天下。

东土的佛门不兴,足不出户,波及不到四境之内,固守着东土的一片地域,道宗的教义则是覆盖广袤疆域。

如果书院想要更进一步,就要与道宗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关于书院和道宗教义的拉拢,合流,以及落实到下方,真正需要做的一些繁琐事情,这些都是今天这场宴局要谈到的内容。

包括声声慢在内,三座书院的年轻领袖,在落座不久之后,都与陈懿交谈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

“那么包括永陵城在内的十八座城池,贫困的子民,未满十四岁,只要满足条件,就可以去书院接受教育。”陈懿轻声而严肃的说道:“这些银两,我会从三清阁内拨出,作为回报,希望书院能够退让一步,收取道宗的银两能够少一些。”

顾沧和钟离对望一眼,彼此还在犹豫。

大隋境内永陵城在内的十八座城池,那里地处偏隅,靠近南疆,贫困之地,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白鹿洞书院会协助教宗大人。”声声慢同样坚定说道:“大隋境内还有许多孩子读不起书。这部分银两,书院会帮其免掉。”

顾沧听到这句话,不再犹豫,认真说道:“嵩阳书院附议,并且愿意补贴教宗大人,为南疆献一份微薄之力。”

钟离叹了口气,到了他应该表态的时候,前面两位大君子如此坚决,容不得他虚与委蛇,只能点头答应。

教宗算是松了口气。

这件事情定了下来。

他『揉』了『揉』眉心,忽然有些疑『惑』道:“青君呢?”

自己到达摘星楼,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道宗和书院合作的事宜,都前前后后谈了一小半了。

青君还没有到?

顾沧和钟离的面『色』也不好看。

这实在有些不像话了。

把教宗请了过来,把书院的其他三位大君子也请了过来。

自己姗姗来迟?

这是什么意思?

声声慢语调木然,带着一丝讽刺,道:“或许是青君修行时候遇到了一些问题,在青山府邸下忘了时间这是常有的事情。”

话音落下,摘星楼顶层外,有人轻轻敲门。

教宗皱起眉头,看着那位敲门之后恭恭敬敬对着三位大君子鞠躬的应天府年轻子弟,颤抖着声音说道:“诸位青君大人,今日可能来不了了。”

顾沧冷笑道:“来不了了?他还真以为自己天都无敌了不成?请了我等,还有教宗大人,自己摆起架子,一个时辰,连人影都没看见,现在轻飘飘的甩来一句来不了,这是什么意思?”

那位应天府的弟子,看到了沧君如此态度,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

钟离不是急『性』子,他示意对方不要紧张,微笑问道:“青君出了何事?”

应天府弟子心想,一个多时辰了,青山府邸发生的事情外面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摘星楼最高层无人敢进,若是再拖下去,教宗只怕真的要发怒了。

他咬了咬,道:“青山府邸出现了一些意外。”

“哦?意外?”

顾沧乐了,笑了起来,道:“你如果说青君修炼时候走火入魔,这倒是一桩好事。”

这句话说得应天府弟子面『色』青一阵红一阵,咬牙切齿,偏偏对方是嵩阳书院大君子,自己无可奈何,不知道该怎么样把家门口的丢人事情说出来。

一位从摘星楼下上来的麻袍道者,此刻来到了应天府弟子的身后,道宗的麻袍道者,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调查清楚。

他望着教宗大人,平静没有感情的说出了外面发生的事情。

“青山府邸被人砸塌了,青君遭遇了袭击,昏『迷』不醒,今晚的宴会应该是来不了了。”

这一句话说出来。

应天府弟子的脸『色』通红,觉得憋屈又丢人。

顾沧和钟离,则是一片愕然,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陈懿怔了怔。

青山府邸,应天府的修行圣地,专门留给历任大君子修行的场所。

“那么多阵法”钟离曾经去过应天府青山府邸,那里阵法诸多,极难入内,小轮转王一直没有动手,便是如此。

“对方应该是个阵法大师。”麻袍道者恭声说道:“青山府邸的阵法毫无波澜,那人解决战斗的时间用的很短,青君没有支撑多久,据说模样很是狼狈。”

“嘶”顾沧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什么狠角『色』?

“还有”犹豫片刻,麻袍道者说道:“那人用的是剑。”

三位大君子对望一眼。

他们想到了前不久,红符街的那一剑还有那个杵剑而立的身影。

场面一度安静下来。

陈懿轻声说道:“我曾经听说,能在摘星顶楼聚会的,都是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

“世上星辰八千颗,英才何其多?”

“但谁人可摘星?”

教宗面『色』平静说道:“我本以为,青君会是其中的一位。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被放了鸽子的陈懿,没有面『露』任何不快,但是他说出这句话,没有忌惮给任何人听到,包括那位应天府的弟子。

应天府弟子面『色』苍白,教宗从他身边走过,麻袍道者恭恭敬敬将披风给陈懿披上。

陈懿平静说道:“告诉青君,以后都不必宴请道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