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声、声、慢

教宗离开摘星楼后。

钟离和顾沧两位大君子面『色』复杂,互相对望一眼,看出了彼此心中的震撼。

能够无声无息破开应天府阵法,而且将青君重创这样的一位修行者,很明显比自己也要高出一个层次。

“会不会是偷袭?”离君蹙眉说道:“能破开应天府阵法,地府的那些阴货,就喜欢玩偷袭这一套,但是没道理的这个日子挑得太精准了。”

今日青君受伤,导致这场摘星楼的聚会不欢而散。

教宗连剩下来的谈判都不愿意继续了。

别说陈懿这样地位尊崇的大人物,就算是泥菩萨,三番两次的被放鸽子,也有两分火气,最后教宗离开摘星楼,放出的那番话,几乎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青君让自己很失望。

教宗没有说一句贬低青君的话,但是青君身为应天府年轻一脉的领袖,就在自己家的青山府邸,被人轻而易举的打倒,这种实力,以后还怎么去跟大朝会的天才争锋,真的能够代表应天府吗?

顾沧抿起嘴唇,他想到了一个人物。

红符街那一剑之后,那个人就闭关不出,在教宗府邸内终日没有消息,恢复了之前刚到天都时候的安静。

“会不会是宁奕?”

顾沧眯起双眼,道:“这个人十分神秘,初到天都,谁都『摸』不清他的底细。”

“不太可能。”钟离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次青君败的很彻底,甚至可能连应天府大君子的位子都保不住。如果宁奕有如此实力何必去冒着巨大风险前往应天府青山府邸,直接在红符街全力一剑,青君必然拦不住的。”

“今夜的事情,不可能是命星的大修行者出手,越是修为高深,越知道应天府底蕴,同辈对决,容不得他人『插』手”

“也就是说,天都有一位比青君,比我们至少要高出一个头来的年轻人物?”

说出这句话后,顾沧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简直就是疯了。

他一路吃了多少天材地宝,整座书院的资源倾囊而为之。

“第二个洛长生?”

钟离冷笑道:“做到这件事情很难?曹燃就足够了,根本就不需要洛长生。”

顾沧面『色』难看道:“这怎么可能?”

“或许青君在倒下之前也是这么想的。”钟离沉声道:“但事实就这么发生了。”

摘星楼顶,钟离和顾沧之间还在说些什么。

女子已经无心去听。

关于青君的这件事情她的脑海里,倒是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拎起巨大琴匣,黑袍斗笠轻轻一脚蹬在圆桌桌腿之上,整个人向后滑去,微微仰身,“跌”出了顶楼,一把拽起琴匣,就这么背在背后。

从摘星楼顶掠下,大袍的边缘切割黑夜,女子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快要落地之时,十指微微向下按压,星辉嗤然顺延十指燃烧,如坠深海,落在摘星楼下的空地上,不染一丝尘埃。

白鹿洞书院的弟子,在教宗走后,便自觉地组织离开,这座书院不问世事是真的,不争不抢也不是真的。几乎很少外出,从不惹是生非。

背着巨大琴匣的黑袍女子,在深夜当中,显得极为惹眼,即便罩着一身黑袍,也能看出来她的身材婀娜,走起路来摇曳生风,沉默当中带着一股肃杀。

声声慢拐进了一条小巷子。

红符街那一剑,是蜀山小师叔递出来的。

那位蜀山小师叔名字叫做宁奕,她之前有所耳闻,水月师叔曾经爱慕着上一任的小师叔徐藏,徐藏十年前大开杀戒,得罪了大隋天下一大半的圣山,逃亡十年之后再回到蜀山,便带回了这个叫做宁奕的少年。

据说徐藏是一位剑道天赋极高的天才。

那么宁奕能够继承蜀山小师叔的位置必然不会是个庸才。

青君被人在这个关头教训了,而且教训的如此之惨,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前段时间,红符街递出一剑的那个少年。

声声慢抿起嘴唇,她知道那位蜀山小师叔住在哪里,皇城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宁奕住在哪里。

顺延着小巷子,一路前行,拐弯。

然后到了街面上,两位麻袍道者候在府邸处。

到了。

看到了这么一个背着巨大琴匣的姑娘,两位麻袍道者投来疑『惑』的目光。

声声慢没有掀开掩面的面纱,平静说道:“我来自白鹿洞书院。”

两位麻袍道者眼神当中带着一丝讶异。

这么大的漆黑琴匣,以及戴斗笠覆面纱

身份不言而喻。

两位麻袍道者重新低下头颅,不再去拦。

他们会拦下一些不友好的人物,势力,但是白鹿洞书院与蜀山交好宁奕也曾经打趣的说过,如果那位白鹿洞的琴君愿意登门拜访,他一千个一万个欢迎。

声声慢站在府邸门前。

她没有急着敲门,而是问了两边麻袍道者一个问题。

“这些日子,他可曾出去过?”

两位道者摇了摇头。

“那么今日呢?”

再是摇头。

琴君的面『色』没有波动,她心底有了一点预兆,那个预兆告诉自己很有可能,自己真的猜对了。

破开青山府邸的,是一位阵法大师。

宁奕若是一位阵法大师,就可以悄无声息的行走在天都当中,去往应天府的青山府邸。

她面『色』平静,伸出一只手,虚握成拳,悬停在青铜大门前。

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裴烦捏住符箓,周遭的空气一阵燃烧。

她重新回到了教宗府邸的房间里,确认已经平安返回,丫头并没有第一时间放松,而是将府邸内升起一座屏障阵法,将气息和呼吸都笼罩起来,以防外泄。

做完这些,她的面『色』顿时苍白三分,眉心的红枣印记更加猩红,丝丝缕缕的剑气在屋子里不受控制的『乱』撞,切碎了好几角木质家具,柜子都被撞翻。

这一次的出手有些不明智。

丫头低估了“剑藏”的威力,也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为了打压青君,她动用了比自己预估要多的“剑气宝藏”,而应天府的反应速度也比自己想象的要快上很多。

剑气回巢之后,裴烦便捏住“小子母阵”,返回了教宗府邸。

她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收剑过急,肺腑之间残留了一小口剑气。

青君的修行境界不低,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剑藏”这种攻击手段,不讲究一击必杀,而是讲究气息绵长,两个人之间的对拼,就是看谁先松懈一口气,如果当时丫头输了,那么恐怕就要被留在应天府的青山府邸了。

不过她倒是丝毫不害怕会出现那种情况。

她一口气息的长短,能抵住青君三四口气,有父亲裴旻留下的剑藏在体内蛰浅,丫头的耐力极为强悍。

这种对拼方式尤其适合自己。

青君输得不冤枉。

应天府的青君被人打成那副模样,消息肯定瞒不住也藏不了。

裴烦知道,今夜之后,天都就会引起一场新的风波,比起红符街还要震撼。

她知道青君今夜在摘星楼宴请贵宾,所以特地挑选了这个时机,这一架打完,青君在天都布下的伏笔,想要施展的抱负,估计都没有了。

至少与道宗的合纵连横,肯定是荒废了。

丫头平缓着自己的呼吸,等到面『色』好看一些,才缓慢来到宁奕的房内,坐在床榻边缘,看着那张苍白的面孔。

自己离开到回来,并没有花太久的时间。

宁奕还在沉睡。

宁奕的手指,在梦境当中微微动弹了一下。

丫头看着床榻上沉睡的宁奕,面『色』疲倦的笑了笑。

如此一行。

她心甘情愿。

声声慢站在府邸门外。

她感受不到里面有一丝一毫的气机。

站在这里,就像是站在普通寒舍外,一模一样,甚至犹有过之。

她即便将自己的六感顺延星辉铺开,笼罩在这座府邸上空,也仍然无法感知里面的一丝一毫动静。

白鹿洞书院的功法,感知能力非常强大。

她背后背着“太古遗音”,书院的传世名琴,没有道理感知不到里面的呼吸。

这只能说明一点这座府邸内,有人布下了一座非常高明的阵法。

她的疑问,已经在这处府邸前得到了解决。

这位白鹿洞书院大君子,缓慢收回了悬停在府邸门外的那只手。

她不『露』声『色』笑了笑,对着府邸大门认真说道。

“星辰榜第一,果然名不虚传。”

院子内。

裴烦挑起眉尖。

她感应到了门外站着一道身影。

也听到了那一句话。

然后是极其缓慢的一句话。

“声声慢,代表白鹿洞书院,向蜀山问好。”

说完这一句话,那个女子放弃了叩门的动作,离开了府邸门口。

声声慢,人如其名。

声音虽慢,行动却不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