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笼中女孩的反抗(二)

皇城的角落。

一处小别院。

自从那一天,女孩做出了自己头一次的反抗。

在她人生当中从来没有低过头的那位哥哥,便真的低了一次头。

徐清焰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天都皇城的情报,每日都会送到这处院子当中,可惜记载的都是一些琐事。

在院子里侍奉徐清焰的小昭,每日都会把卷宗上的情报读上很多遍。

里面大多是一些无趣的事情,天都的律法发生了什么改动,几大圣山有哪些来客从庆典开始之前,这些圣山就已经准备来了,反复提到这些,实在无趣。

徐清客不屑于在这些情报上动手脚。

他并没有隐瞒什么。

这些消息很无趣是因为天都在大部分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无趣的地方。

无聊的日子,就这么一日一日过去。

直到一个消息的传来。

“蜀山小师叔入了天都皇城!”

从那一日起,徐清焰的眼神里多了一样东西。

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小昭能够看出来,徐清焰的眼中多了一些光芒,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像是久居在黑暗当中的枯灯,有了一丝火光?

然而那个叫“宁奕”的少年,并没有在天都皇城,掀起多么大的风波。

“太宗寿典开始了,那位小师叔顶着无数骂名,一场挑战都没有接受。”

“一个月过去了他恐怕真的是一个懦夫,教宗府邸门前,已经没人去挑战了,这纯粹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

当这样的消息传到院子里,通过一张黄纸了解“宁奕”的小昭,有些感慨唏嘘,心想这个叫做宁奕的家伙,也不是多么的天才和强大,来皇城的时候,通篇都是吹嘘,在蜀山后山胆敢得罪那么多的势力,来到了皇城,不还是得乖乖卧着藏着?

她不懂太多的道理,只知道这座天下的未来主人,很有可能就是这座院子的现在主人。

但是徐清焰知道感业寺那一天之后,发生了什么。

救了自己一命的宁奕,竟然是蜀山的小师叔!

李白麟势必要拿下的位子,被宁奕抢走了,而宁奕平安无虞的活到了这里,而且还来到了皇城

宁奕是一柄藏锋的剑。

他来到了皇城,绝不可能平庸沦落。

徐清焰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所有的抹黑,她觉得在将来,都会变成狠狠打在抹黑者脸上的耳光。

然后没过多久

就有了红符街的那一剑。

接着就有了青君在青山府邸落败的消息。

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但是很多人猜测是宁奕做的。

蜀山小师叔就这么成名了,明里只出了一剑,就踩在了应天府青君的脸上。

徐清焰笑得很开心,小昭看着自家小姐笑得模样,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清焰指着黄纸上“宁奕”的名字,很认真的说道:“喏记住他的名字,他一定会。”

顿了顿。

徐清焰面颊两边笑出梨涡,道:“一定会很出名,很出名的。”

侍女小昭轻轻叹了口气,心想这个叫“宁奕”的人,已经很出名很出名了。

屋外的阳光正好。

冰雪都已经消融。

屋外有人敲了敲门。

“啊白大夫来了。”小昭眨了眨眼,心想这般无趣的日子,也就只有这些盼头了。

新来的大夫叫做“白起源”,是一个很不错的医师,医术精湛,笑容温和,也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不喜欢那位大夫。

小昭有些郁郁的低垂眼帘,心想白大夫比阎大夫要好太多啦,英俊潇洒就不提了,好歹人家不会像阎寿那样动手动脚,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恶心。

但是徐清焰并不这么认为。

久居黑暗当中,她知道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皮囊再好看,终究是皮囊。

能够来到这处院子里,替自己医治身体的,哪里有一个好人?

哪一个不是受了三皇子的钱财,才来这里办事?

越是表面光鲜亮丽,越是内里污浊不堪。

小昭开了门,进来了一位披着白『色』麻袍大褂的年轻男子,很难想象,如此年轻,就能够得到三皇子和徐清客的青睐。

白起源的面容看起来带着三分阴柔,放到天都皇城里,是最受异『性』追捧的那一类,斯斯文文,说话声音落落大方,令人舒适。

进门之后,小昭就帮白起源接过那个沉重的小白木箱,双手拎着,摇摇晃晃。

白『色』是圣洁的颜『色』,道宗的教义是光明,所有的配『色』都是白『色』。

这个大夫名字中就带着一个“白”字,整个人又穿着一身白『色』,就连医治病人所用的木箱,都涂抹了一层细小的白漆。

洁白,纯真。

就像是他的长相和声音一样。

好看,好听。

小昭很难不喜欢这位白大夫。

“徐姑娘最近身体是否还有不适?”

白起源来到了院子里,他保持着一个三尺之外的距离,屋檐下一角黑暗,隔开了两个人。

徐清焰坐在黑暗当中,她藏在帷帽下的面容,缓慢摇了摇头。

小昭帮着小姐答道:“白大夫小姐最近身体好多啦。”

白起源并不恼怒,他微笑说道:“昨日给小姐的『药』,可曾服了?”

徐清焰仍然是摇头。

小昭又一次急忙的帮答道:“白大夫小姐嫌『药』苦,但抿了一口的。”

徐清焰只是沉默。

小昭不明白为什么小姐不喜欢这位白大夫,她感到了徐清焰的不悦,但顿了顿,终究还是低声说道:“昨晚的『药』小姐抿了一口,然后就,就吐了。”

白起源看着黑暗里的那张帷帽,轻柔问道:“徐姑娘担心那些『药』是害人的?”

“昨天的『药』,是应付天气大寒,能够滋补身子,吃了并无坏处。”白起源随身带着一个小壶,他取出一小沓黄纸,里面就是昨日给徐清焰的『药』粉,倒了一些在小壶里,摇了摇一口喝下去。

白起源诚恳说道:“徐姑娘可以放心的喝,白某不敢有其他想法。”

徐清焰无动于衷。

白起源沉默片刻,认真说道:“三皇子殿下听说最近徐姑娘觉得无聊,特地托我给你带了一些礼物,你看看哪些喜欢?”

他蹲下身子,打开那只白『色』『药』箱。

小昭瞪大双眼,心想怪不得如此沉重里面打开之后,密密麻麻堆叠着稀世罕见的珠宝。

荧石夜明珠,金钗,紫珊瑚手链大部分是她叫不上名字的首饰,但她知道,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拿出来,恐怕价值都能抵得上天都的一座小院子。

价值连城的荧石夜明珠,在这个木箱里,就像是一个无用的石头,堆在角落。

徐清焰根本就没有去看。

她再一次的摇了摇头。

白起源与阎寿不一样,他甚至不避讳在自己面前提到三皇子的名号这是李白麟的心腹亲信,至少得到了三皇子的信赖,他想要借着自己,借着这次机会,来攀高枝,在天都内取得更多的东西。

譬如说权力。

再譬如说地位。

白起源轻轻叹了口气,重新合上白『色』木箱。

他声音变得严肃起来,问道:“徐姑娘一直在提防我,是觉得我有哪里做的不好?”

这一次黑暗当中,停顿了很久。

徐清焰最后一次摇头。

她开了口,说了话。

“你并没有哪里不好嘘寒问暖,殷勤献好,该做的,能做的,你都做到了。”

徐清焰道:“但你只需要做一件事。”

“就是医好我的病。”

白起源眯起双眼。

黑暗中的女孩站了起来,她平静说道:“以后你都不要来了,我不会配合的。你跟阎寿并无区别,由你来医治我的病只会越来越严重。”

徐清焰之所以会说这句话。

是因为她知道,这位白起源是李白麟的心腹之一,来到这里给自己治病,如果自己不配合,他并不会因此而死掉。

她已经连续三天没有配合了。

这是她最后的抗争。

若是不能生,那么何惧死?

白起源『揉』了『揉』眉心,他沉默的想了很久,问出了最后一句话。

“徐姑娘,你想要什么?”

他这一次来,带着三皇子的恩赐前来,上面的大人物再一次知道了这只笼中雀的反抗但是时机未到,如果不压缩神『性』,那么徐清焰每一天的情况都会变得十分恶劣。

谁也不知道,那颗神『性』炸弹,什么时候会炸开。

若是一旦炸开,这个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所以白起源问出了那一句话。

他来之前,就接到了上面的意思。

问清楚这个女孩,究竟想要什么。

从白起源口中说出来的这句话,是李白麟的话,也是徐清客的话。

你想要什么?

院子里安静了那么一小会。

“宁奕。”

女孩口中迸出了这么两个字。

白起源听说过这个名字,红符街递出一剑,天都四座书院的风波,就是因他而起。

女孩顿了顿,说道:“只有宁奕能够医好我的病。”

“我想见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