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小师叔之死

拎着白『色』木箱的白起源,还有三皇子,燃烧殆尽,离开了这处小巷。

他们来到了一个阴暗的室内,地上的阵法还有着一丝余烬,随风飞起丝丝缕缕的符箓残余,传送阵法运转消耗了不少的星辉,余温未散。

这座暗室内充盈着光芒。

还有神『性』。

被困缚着双手与双脚的女孩,呜咽叫着,她怒瞪着三皇子,那个站在黑暗当中颀长瘦削的男子,拿着白布擦拭着手腕。

李白麟盯着跪坐在地上的女孩,心底很是不忍。

有些事情,不忍归不忍,终是要做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冷漠说道:“日子已经选好了,是狩猎日的那天。你这几天就待在这里,哪也不用再去了。”

李白麟盯着这张梨花带雨的脸庞,恨不得将女孩整个人都吞到肚子里。

但他的腹中容不下这具完美的躯体。

强大的理智无数次制止欲望的冲动。

然后李白麟告诉自己。

他要吞下的,是整座大隋天下,而不是一个出身卑微的女人。

女孩仍然在不安的呜咽,声音被闷在布条里,听起来相当凄惨。

李白麟面『色』阴沉,缓慢蹲下身子,他一只手抬起徐清焰的下巴,金黄『色』的瞳孔,在暗室逐渐退散的光芒当中,显得炽热而威严。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的,只要你愿意听话。”

“金银,珠宝,首饰,哪些我不可以给你?”

“那些贱民梦寐以求的,恨不得跪在地上求我的,我送到你的面前,你偏偏不要?”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拎着白『色』木箱的白起源,沉默不语,眼神复杂。

女孩的声音混杂在布条里,很是难听。

三皇子听着室内烦躁的声音。

他抬起了一只手,高高扬起。

徐清焰浑身颤抖,闭上了双眼,两行清泪流下。

终究不忍心落在那张脸上。

李白麟面无表情撕开了布条,道:“要不了多久,你会感激我的。”

白起源打起来精神。

“把神『性』挤压的时候提前,每日三次。”

李白麟声音冷漠,“狩猎日我会让父皇看到她,然后把她送到宫内。”

白起源看着蜷缩在地上,不住发抖的女孩,像是一只可怜的蝶蛾,双翼都被折断。

以前被关在小院子里,虽然有人监管,但好歹能看到外面的世界。

现在被关在一间暗室。

看不到也听不见。

彻底的成为了一个货物。

白起源见到了徐清焰的那张脸,他咬了咬牙,欲言又止。

只因为她生得太美?

还没有完全沦丧良心的白起源,身为三皇子门下走狗,立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誓言,他此时此刻,只觉得这个女孩,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不要耍花样,不然你会跟阎寿一样。”

李白麟的声音传来,白起源猛地醒了过来。

天都居,大不易。

他恨不得给糊涂的自己一个耳光,能在三皇子底下做事,已经是天大的荣幸,这座皇城里什么肮脏龌龊没有,哪里轮得到自己充当正义使者?

白起源低声下气,语调极轻的应了一个字。

“是。”

三皇子歇了半会,等到地上的女孩不再抽泣,终于心情平复,站起身子就要离开。

蜷缩在地上的女孩,抬起头来,眼中还有一丝希望。

徐清焰沙哑问道:“宁奕宁奕呢?”

李白麟没有回头。

他想到那个人对自己的承诺,以及已经被『逼』入小巷子里的那个少年。

李白麟冷笑一声。

“已经是个死人了。”

声音落下。

女孩的头颅轻轻砸在地上,她无声的笑了笑,痛苦的闭上双眼,剧烈咳嗽起来。

眼中的光芒彻底熄灭。

万念俱灰。

这个神情,让白起源也觉得痛心疾首。

地面震颤。

宁奕回过头来,看到小巷的那一端,一道影子,站着犹如铜墙铁壁,堵得这条小巷水泄不通。

这条巷子里被人设置了阵法,有些类似于后山星辉被锁死。

本来就只有中境第五境,现在连这点星辉都无法动用。

宁奕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眯起双眼,看着那道堵住小巷出口的影子,微笑道:“就你一个人,是不是有些瞧不起我?”

那道影子平静说道:“你还想要多少人?”

宁奕杵剑而立,淡淡道:“再来两个?”

下一刹那,小巷墙壁轰然破碎,两柄重锤抡破巷壁。

破壁的那一刻——

宁奕毫无预兆地向后仰去,剧烈的气流混杂在一起,在他眼前炸开,两柄重锤对砸在一起,一整条巷子的青石板地面刹那平铺,绽放无数张蛛网,犹如一道脆弱的廊道,瞬间布满破碎裂纹。

黑袍少年仰身后掠,犹如一柄急速箭簇,脚底点地的速度比蛛网绽放的还要快上三分,整个人除了脚尖,并无其他动作,看起来轻松写意。

但宁奕其实已经无路可退,他伸出一只手挡在面前,撞碎一扇木门,掠入院子当中。

始一落地,宁奕瞳孔便微微收缩。

院子地面布置了一座不大不小的杀阵,剑气嶙峋,只等自己踩踏的那一刻!

轰然一声,天罗地网,猛地收缚。

宁奕从怀中取出一枚符箓,丫头前些日子给了自己一座防身阵法,到了此时,毫不犹豫的施展开来——

那张符箓被宁奕捏碎,蕴藏在内的阵法激活,“剑藏”的星辉猛地炸开。

整座院子发出了剧烈的一声炸响。

宁奕落地之后,原本急切收缩的剑气蛛网,被“剑藏”撞击,顷刻之间烟消云散。

院子里那座府邸轰然倒塌。

宁奕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他本以为丫头口中,“拿去防身”的小型阵法,只是说说而已,能够拦住三皇子的杀阵片刻,便足以自己施展细雪剑术。

然而这座杀阵,恐怕比三皇子的品秩还要高上一筹!

只可惜这张符箓只能施展一次,宁奕有些心疼的把符箓收回怀中,心想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早知道丫头的杀阵如此强悍,自己肯定要留到最后。

烟尘当中,一声巨响。

远门残碎的木门被那道铜墙铁壁身影撞碎,魁梧如小山的巨人飞奔而来。

步步紧『逼』,想把自己『逼』到院子里,打得倒是一手好算盘。

大地震颤,那道巨人的体魄极为强悍。

星辉约束之下,想要把自己活生生打死?

宁奕面无表情收回细雪,冷笑一声,那道巨大影子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一拳擂砸,声音突破音障,听起来有些爆破意味。

宁奕同样一拳砸出。

星辰巨人法相轰然浮现,一只涌动气血的巨大拳头,从地表拔地而起,与那个巨人的拳头切切实实砸在一起!

“轰——”

这一拳砸下,足以将一位中境修行者碾压成为肉沫。

巨人眼中先是轻蔑,然后便是惊乍,最后便是惶恐——

体型完全不成正比的两个人,对砸在一起,犹如蚍蜉撼树。

自己的手掌却如纸糊。

宁奕一拳打穿这只巨大拳头,星辰巨人法相施展,一双巨大的湛蓝『色』眸子在院内展开,直震巨人灵魂深处——

这一拳,比在红符街殴打管青屏,要强力得多。

宁奕的体魄,在吞噬了无数天材地宝之后,变得极为强韧,然后修行星辰巨人,就算是第五境的千手大人,也无法与宁奕相比

因为——“白骨平原”!

潜藏在细雪里的那根剑骨,世间最为坚韧的物质,同样潜藏在宁奕体内。

这就是他为何破境极为艰难。

依靠白骨平原吞噬资源,缓慢突破,不知不觉当中便可以锤炼体魄。

宁奕的体魄,是当前星辉境界所能抵达的极限。

一拳打穿对方手掌,宁奕面无表情,双手抬起,攥紧那条如合抱老树的手臂,猛地将那道身影抡起,狠狠灌砸在地上。

一大滩烟尘溅起,宁奕对准那颗头颅用尽全力一脚,整具身躯如小山般飞起,砸在一堵墙壁之上,在烟尘当中『露』出身影的,是一个面容都被砸得凹陷下去的中年男人,体魄强悍,不知修行什么功法,极为高大。

然而此刻面目全非,浑身鲜血淋漓,已经毙命。

站在院子里的宁奕,听着小巷那边逐渐加大的奔跑声音。

“李白麟你似乎算错了一件事情。”

宁奕的神情有些复杂。

他本以为这是一场针对自己的,彻彻底底的杀局。

一开始的如临大敌,现在竟然有些放松下来。

他抬起细雪,对着小院门外。

不用去看,那两个拎着重锤奔来的身影正在路上。

想法是好的,封禁星辉,靠着体魄锤杀自己,不『露』痕迹,也难以辨识。

但是李白麟低估了自己。

宁奕喃喃道:“我的中境,跟你的中境,可不一样。”

丹田涡旋之内,一缕缕神『性』缓慢剥离,这一次宁奕并没有像红符街那样,而是极其细微的分出了一部分,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身体。

细雪的重量增加了一些。

宁奕攥紧剑柄。

黑布『荡』开——

剑气纵横。

一整条小巷轰然清空。

看着溅在小巷石壁两侧,被剑气冲刷七零八落的血肉。

宁奕缓慢收剑而立。

根本就不需要封禁星辉的阵法,直接来两位后境修行者,反而比这三位“班门弄斧”的炼体者要强得多。

宁奕吐出一口气。

气泄。

在他最为松懈的时候。

一抹寒光,于宁奕未曾注意到的黑暗之中,缓慢亮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