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雪第四十七章 叫战

教宗离开后的小雨巷,众人寂静。

马蹄声音逐渐远去......

宁奕收剑而立,他看着那些应天府拎着灯笼的弟子,平静道:“回去以后,告诉夷吾星君......言出必行,我会去府上拜访的。”

应天府的弟子扶起小君子秦狩,秦狩擦了擦唇角鲜血。

教宗大人的意志,这一次直接把应天府在执法司埋下来的棋子,全都连根拔起,波及开来,恐怕夷吾星君也会受到不轻的牵连。

应天府底蕴深厚,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夷吾星君恐怕短时间内抽身乏术,无暇顾及宁奕了。

秦狩盯着宁奕,道:“宁奕,你够狠。”

宁奕微笑道:“我狠?我狠的时候你还没看到呢,让青君老老实实待在青山府邸,哪也不要去,等我亲自来访!”

“好!”秦狩咽下了这口气,咬牙道:“我会如实禀告青君大人,就怕你不来!”

前不久,袭击青山府邸的那位凶手还没有找到。

应天府全府上下,阵法布置的极其森严,无微不至。

有人怀疑是宁奕所为,秦狩并不相信,若宁奕真是那位凶手,刚刚那番话的言外之意......

秦狩巴不得他再来一次。

应天府的人马,一瘸一拐,彳亍前行,离开了小雨巷。

这场刺杀风波,算是就此过去,宁奕与白鹿洞书院的女子聊了两句,那位女君子名叫傅凛,名字倒是带着三分剑气,白鹿洞的水月师叔,真身并没有亲自前来皇城,教宗的算盘打得很严密,这场风波从开始到落幕,都在陈懿的谋略当中,以白鹿洞水月的法相,引出应天府幕后大人物的意志,便是其中的一环。

知道了这个消息,宁奕有些失望。

“水月师叔说,哪怕没有教宗大人,她也会展露法相。”傅凛如实转告:“师叔还说,若是你有什么困难,需要庇护,大可以去寻找白鹿洞。”

宁奕的面色有些复杂。

白鹿洞书院是有名的女子书院,里面倒也是有男性弟子,但是数量极少,自己堂堂蜀山小师叔,若是寻求白鹿洞书院的庇护,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

“宁奕先生,琴君大人曾经提到过您。”

宁奕有些来了兴趣,那位四君子当中最为神秘的“琴君”声声慢,竟然在言语当中,提到过自己?

傅凛笑道:“琴君大人,说您配得上所有的盛赞。”

宁奕不免有些脸红。

前些日子青山府邸发生的事情,据说是一位阵法大师所为,所用手段与剑器有关......宁奕在踏入小雨巷院子里,动用裴烦丫头的护身阵法之时,就已经隐约猜到了青山府邸那一日的真相。

他目光瞥见人群当中,那位戴着斗笠披着宽大黑袍的少女匆匆离开。

那一日裴烦丫头应该是为自己出气去了......然后就有了轰动天都的青山府邸袭击。

宁奕万万没有想到,丫头的修为竟然强到了能够正面击败青君的地步,他知道裴旻大人留下来的“剑藏”,是举世罕见的稀品珍宝,但能让丫头短时间内拔高如此多的星辉境界,实在匪夷所思.......

那一日摘星楼,本该四位君子齐聚,连声声慢都来了,但青君缺席。

必然引来了诸多的质疑和试探。

那一夜,宁奕还处于透支神性的重度负荷当中,隐约之间感应到了自己府邸

门前,站了一道身影,似乎还说了一些话。

想必那就是声声慢了。

自己的府邸设了许多阵法,声声慢应该是误以为那位在青山府邸击败青君,而且全身而退的,就是自己。

宁奕心底有些复杂,他望着傅凛,道:“若是有空,我也会去白鹿洞书院拜访......”

他顿了顿,笑道:“当然不是去拜访应天府的那种拜访。”

傅凛也笑了,她掩唇而笑,咯咯道:“宁奕先生真有趣......琴君大人也说了,她会一直在白鹿洞书院待着,哪也不去,等着宁奕先生前来。”

白鹿洞女君子眨了眨眼,道:“当然......琴君大人的等,也不是青君的那种等。”

宁奕眨了眨眼,故作不懂。

两拨人马就此别过。

......

......

宁奕回到了府邸。

他对着这些日子,看守府门的两位麻袍道者报以感谢的笑容,然后推门而入,重新合上府门。

宁奕快步迈过院子,来到丫头房间。

看着正襟危坐,假装一直在研究古籍的丫头,宁奕没好气冷笑一声。

他开门见山道:“青山府邸的事情,是你做的?”

丫头目不斜视,看着古卷,很是心虚的“嗯?”了一声。

装做不懂?

宁奕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一言不发。

那就看谁先沉不住气。

死寂的气氛并没有过多久——

然后裴烦老老实实的“嗯......”了一声。

宁奕顿觉头疼,揉了揉眉心,道:“就只是靠着裴旻大人的‘剑藏’?”

丫头低垂眉眼,道:“不光光是,‘剑藏’只是一部分,重要的是阵法。”

她伸出一只手,宁奕顺着手指方向看去,裴烦房间上空,悬停着一张漂浮不定的符箓,这张符箓很是简陋,像是一张枯黄的废纸,飘掠在房梁上,像是一个欢脱的纸片人,小幅度的自由往返,蝌蚪文缭绕符箓而生。

“后山的子母阵?”宁奕面色惊讶,道:“你研制出来了?”

“简陋版。”裴烦的面容上并没有太多欣喜之色,她轻声道:“我做了一些修改,陆圣老祖宗的符箓我只看懂了三四分,这张符箓是修改之后的产物。”

丫头说了这张符箓的用法,功能。

“听说应天府加固了阵法,我重新试了一次,没有用的,拦不住这张符箓。”

她捏住符箓,淡淡道:“应天府的阵法,无论怎么加固,都拦不住,他们的阵法大师真的很弱。”

宁奕神情一片愕然,看着裴烦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怪物。

这是什么妖魔鬼怪?

宁奕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丫头,认真问道:“剑藏觉醒之后......你的修为增长了?”

犹豫片刻。

丫头迟疑说道:“刚刚突破后境,能打赢青君,要靠我父亲的遗藏。”

她顿了顿,补充道:“本来就要找个人练手的......只是很凑巧找上青君。”

宁奕的心中一阵温暖,他看着丫头,没说什么,但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如此解释......丫头担心自己生气,孤身前去应天府,这本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如果出现了丝毫意外,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傻......



宁奕忽然板起脸,严肃道:“符箓给我,没收了啊。”

裴烦丫头一脸委屈,捏着符箓的一端,将枯黄纸张,就这么放到宁奕的手心。

她乖巧问道:“你也要去应天府呀?”

宁奕接过符箓,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不该问的别问啊,我可不会告诉你。”

裴烦嘻嘻笑了笑,道:“现在外面都在猜,青山府邸的那人是谁,猜你的呼声最高呢。”

裴烦笑得出来,宁奕笑不出来。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跟随徐藏修行,宁奕行事的信条是做好事要留名,还要留的大大的,大到让所有人都能够看到,而且记住自己。

做坏事就千万不能让人找到痕迹,最好谁也猜不到自己的头上。

现在外面满城风雨,闹得沸沸扬扬。

宁奕拎着符箓一端,摔了摔桌子,黄纸发出清脆的“啪嗒”声音,怒道:“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

裴烦轻轻吐了吐舌头。

外面怎么猜测,终究只是猜测。

白鹿洞书院的反应,看来自己是替丫头背实了黑锅。

不过这样也好......

知道了丫头瞒着自己的小秘密,宁奕心中悬着的那块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注意到了宁奕的神情肃然。

丫头小心翼翼问道:“宁奕......我做的那些,你不喜欢呀?”

屋子里的烛火缓慢摇曳。

宁奕愣了愣。

他看着丫头在烛火下摇曳生红的面颊,眼神当中带着一丝谨慎和微妙的试探。

宁奕叹了口气,认真道:“是喜欢的。”

这么一句话说出来,让丫头满心欢喜,眼里的笑意都绽出了一朵花来。

......

......

教宗府邸并没有安静多久。

很快,府邸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嚣。

宁奕皱起眉头,隔音阵法都无法完全阻断声音?

他望向丫头,寒声道:“这帮人还敢来?”

裴烦的面色也有一些古怪。

即便没有出门,隔着房门,还有一座院子,宁奕和丫头都能够听到外面的喧闹声音。

两位麻袍道者,应对这样的情况,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府邸外,围了一大群披着青衫或者红衫的修行者,拎着灯笼,腰间配着长剑,这是应天府一脉的标准服饰。

为首的是在红符街,与宁奕压制境界一战,被锤得跪地不起的“青衫湿”一脉小君子霖君。

元霖的身后跟着一大帮弟子,他的身旁,是在小雨巷吃了亏的秦狩。

元霖得到了青君的授意,他看着麻袍道者道:“两位道者无需阻拦,这是我与宁奕的私人恩怨。”

领着一大帮同门师兄弟。

在天都内,应天府的势力不输太清阁,两位麻袍道者显然有些为难,拦肯定拦得住,可是人家不愿意走,你要怎么去赶?

霖君看着那扇死死闭合的大门,想到了青君的授意,你宁奕不是厉害吗,那就公平挑战,天子脚下,谁也不敢弄出人命,应天府有的是人马,轮番来战,如果不战,就在门口堵着,运用星辉叫战,耗得你心烦意乱,无法修行!

念及至此,元霖高声大喝。

“宁奕!出来一战!”

大门轰然而开。

(本章完)

www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