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雪第四十八章 小师叔风采

“请两位稍稍躲让。”

两位麻袍道者,就在门前之前,听到了宁奕蕴藏星辉的这一道传音。

于是两位奉守太清阁命令,要看守教宗这处府邸的麻袍道者,向着两边让了让。

下一刹那,府邸大门轰然而开——

竟然是一道剑光迸射而出!

那道剑光势头极其凶悍,摧枯拉朽,从内而外,直接击碎这扇青铜大门,带着两块门板,就要砸在最为前面的应天府弟子身上,霖君拔出长剑,挺身而出,星辉附加,双手攥剑一剑砍下,将青铜门板砍得在半空中爆碎开来——

烟尘四溅。

元霖的神情复杂无比。

他长身而立,感到手腕发酸,攥剑的十根手指都在打颤。

这一剑的剑意竟然如此汹涌?

剑修,必然是剑修!

霖君万万没有想到,这位蜀山小师叔的性格竟然如此暴躁......一言不合,隔着一座院子,直接就这么出剑了?

然而这一剑的效果却出奇的好,至少整座教宗府邸都安静了下来。

寂静当中,宁奕那道与徐藏语气一般无二的阴翳声音传来。

“别的不说,应天府要赔我的门钱......”

元霖听得一阵郁闷,这门是你砍坏的,竟然还要应天府来赔?要是砸中了弟子,谁来赔?

门的那一边,缓慢走出了一位整理衣襟的少年,宁奕刚刚回到府邸没有多久,换上一身崭新的衣物,甚至没有来得及沐浴,这些应天府的聒噪之辈,就聚集到了府上闹事......看来是不准备给自己留一丝一毫的清闲了?

他拎着细雪,目光漫不经心掠过,停在了那位受伤不轻的秦狩身上,打趣笑道:“不愧是秦狩啊,被人打了,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复回来,别的本事没有,呼朋引伴倒是挺快。”

秦狩面色难看,盯着宁奕。

元霖的眼神同样阴沉,气得牙痒痒,宁奕说自己身旁的人是禽兽,只会呼朋引伴,那自己被喊来助阵的,又算是什么?

早就听说,十年前的徐藏剑气了得,嘴皮子同样了得,徐藏的境界不得而知,但宁奕已经在之前展露头角......想了解徐藏,通过现在的宁奕就可以管中窥豹,这两位说话行事风格,看起来如模子里刻出来一样的“剑修”,的确抵达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应天府的一众弟子,都恨不得拿眼光生撕了宁奕。

宁奕只觉得这样的眼神无比的熟悉,自己当初在剑湖宫圣山山顶,柳十身后的那些弟子,也是拿着这样的眼神看待自己......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宁奕轻轻感慨道:“看到你们这帮废物,跟徐藏描述的一模一样。我心底既有宽慰,又有三分恨铁不成钢的惋惜......果然天才的修行者,各自有不同的天才之处,愚蠢的那些却大抵相同。”

“你们应天府想挑战我?行啊,欢迎挑战,让青君亲自来我府前!”

宁奕睥睨身前的那些修行者,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臭鱼烂虾,也配挑战我?不怕给应天府丢人?”

元霖攥紧长剑,上前一步道

:“宁奕,我赌上‘青衫湿’一脉的尊严,要与你进行公平一战!天子脚下,大隋律法作证!”

宁奕掏了掏耳朵,故作听不见,疑惑问道:“公平一战?”

元霖面色难看。

“你也配与我公平一战?青衫湿一脉算是什么东西?”宁奕冷笑一声,他如果没有记错,管青屏就是青衫湿一脉的,当初徐藏血洗天都,根本就不知道杀死了青衫湿一脉的大修行者,这一派系就是跳梁小丑。

要论身份和地位,青衫湿这三个字,跟蜀山的小师叔,完全不能够相提比论。

“就算是青君来了,我也瞧不上眼,绝不会接受他的挑战。”宁奕借势找了个台阶,平静说道:“你让珞珈山的叶红拂,还有北境的小烛龙曹燃前来,或许我会看上一眼,或者你把神仙居的‘谪仙人’洛长生喊来,他们才有资格与我公平一战!”

这句话说出来,元霖都被宁奕的无耻惊到了。

珞珈山刚刚宣布闭山,列在星辰榜第二的叶红拂,被师尊扶摇带去行走天下,历练己身,一时半会肯定回不来天都。

至于那位整座大隋天下漫无目的漂泊的北境武夫小烛龙,更不知道此时身在何处,叶红拂不在天都,曹燃会不会来到天都都是一个问题。

最后的那位谪仙人......能让书院四君子在大朝会前避其锋芒,让整座大隋天下都勒令圣子不准外出的猛人,元霖向来都不敢直呼其名,除了尊敬崇拜,就只有尊敬崇拜。

洛长生这三个字在同辈修行者的心中,重若万钧......不敢亵渎!

你宁奕,也配与他公平一战?

宁奕瞥了一眼府前那帮弟子的神情,与元霖大差不差,他当然知道这帮人心底在想什么,无非就是骂自己无耻,被气得不轻,可是他们还能怎么办?

天子脚下,依据大隋律法发起的挑战,对方就是有权不接。

宁奕看着这帮人无可奈何的样子,觉得好生讽刺。

他忽然道:“元霖是吧,我可以接受你的‘挑战’。”

元霖一怔,接着面色古怪。

宁奕顿了顿,微笑道:“但前提是,加上十颗千年隋阳珠,作为赌注......我可以给你指点一下迷津,看你也是用剑的,我教你一下也并非不可,学费十颗隋阳珠,不算过分吧?”

这是哪门子的挑战?十颗千年隋阳珠!

就算是一位命星,也很掏出来这般巨大的代价。

“怎么......嫌贵了?我知道你付不起,但书院付得起啊,堵我府门的馊主意,肯定是书院出的吧?”宁奕笑眯眯道:“谁给你出的主意,你去找谁要啊!徐藏握着细雪的时候,剑一出鞘就是十颗千年隋阳珠,历代小师叔都是这个价格,让那人摸摸腰囊,看看能不能承受得住细雪出鞘的代价。”

这一句话说出来,就带上了三分胁迫的意思。

细雪出鞘,要杀人,要见血。

徐藏向来都是杀人与勒索同时进行。

元霖的面色有些苍白,他看着宁奕手中的那柄雪白长剑,剑骨嶙峋,缓慢亮起灼目的光亮,街道的大雪无风自动

,围着宁奕开始缭绕不息。

这是什么剑意?

他想到了先前劈开府门的那一剑,毫无预兆,如果宁奕就这么出剑,会造成什么后果?这可是一位疯子,不忌惮皇城规矩,在红符街痛打管青屏,挑衅青君,现在未必就不会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青君出的馊主意吧?”

宁奕拎着细雪,踏过教宗府邸的门槛,居高临下望着应天府的众人。

剑气嶙峋。

大风骤起。

宁奕露齿而笑:“我说过会拜访青山府邸,看来那一天不会太久了,让他好生等着,不要如此着急。”

剑气陡然消失,压在应天府两位小君子心头的石头就此消失,所有人都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宁奕微笑道:“至于你们,愿意在这里堵着,不怕丢人,那就随意,我这座府邸没什么别的特殊,就只有‘阵法’很好,尤其是隔音阵法,布置的精妙绝伦,就算你们在外面敲锣打鼓,吵到临近三条街,府邸内也不会有丝毫察觉。”

说这句话的时候,宁奕的声音特地加重了“阵法”这两个字。

上一次拜访青山府邸的那位来客,至今还没有查清楚下落,很多人怀疑就是宁奕,那位来客就是一位阵法大师。

宁奕说完之后,便不再理睬应天府的众人,招呼那两位麻袍道者,无须再站在府邸门外,一起进院子里休息,府内空出了两间房间,两位道者可以不用回太清阁,而是一直在这座府邸内居住。

元霖气极反笑,看着那道行事风格不留余地的身影,咬牙切齿挤出了几个字来。

“宁奕,好,好......”

“好什么好?”宁奕像是被他的声音提醒到了,拎着细雪重新走了下来,原本招呼麻袍道者的笑容转瞬即逝,换上了一副阴森面孔,剑气再度弥漫这条街道。

宁奕神情幽怨。

他脑海当中有丫头的传音。

这一剑紧攥在手,不仅仅有自己的剑意,也有丫头在府内的加持。

院子里,裴烦一根手指按在眉心,“剑藏”的无形光芒骤然波散开来。

远方的两颗石狮子,抓着底座的爪牙,在剑气之下炸碎开来。

街道那边,一整面石壁咔嚓作响。

这一副阴沉场面,犹如地域阎罗出行,剑气磅礴而凝重,比起之前还要强盛许多。

元霖被这般恢弘的剑气威慑住了,宁奕越走越近,他开始一步一步后退,不知不觉抵靠在墙壁之上,微微接触,身后的墙壁便轰然裂开一道蛛网。

他骇然看着面色阴沉的少年,心想这是什么恐怖剑修?

单单是剑气,就可以做到如此地步......恐怕真的可以与叶红拂和曹燃一争高低。

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真的要暴起杀人......

元霖神情惨白,看到宁奕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抬了抬手指。

院子里的裴烦丫头按在眉心上的手指微微发力,小街风起云涌。

宁奕幽幽说道。

“赔钱。”

“门钱。”

(本章完)

www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