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雪第四十九章 撼龙经

教宗府邸换了一扇新的大门。

天知道那扇镀了一层金漆的府邸大门,花了多少银两......反正不是宁奕出。

宁奕和丫头在府邸附近安置了好几座隔音阵法,效力绝对强大,就算外面整条街都炸飞了,里面也听不见发生了什么......这一招有些狠,但其实宁奕上一次的隔门递剑,还有最后杀气毕露的“赔钱”两个字,真的把应天府的两位小君子给吓到了,生活在天都里的温室花朵,哪里见过如此凶狠的恶人。

这端时间,府邸门前很是安静。

宁奕默默在准备一些东西。

他倒不希望自己府邸门前一直这么安静,青君的这些小手段拿不到台面上,顶多算是小打小闹,但自己如果真的出手了,事情就不一样了。

反而贻笑大方,显得自己不够大度,与那些低上一个辈分的修行者出手,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遂了应天府的念头。

对面以不变应万变。

局面僵持。

宁奕准备主动出击。

......

......

“这张符箓,又做了一些完善,可以隐匿气息,应天府的阵法重在感应,如果你不主动出手,应天府护山大阵感应不到你......但若是出手,那么一定要速战速决,绝不可以拖沓。”裴烦把完善后的“小子母阵”放到宁奕手上,咳嗽两声,端正严肃说道:“你没有剑藏,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对青君造成伤害......”

宁奕听出了一丝言外之意。

“要不......”

丫头的声音带着一丝扭捏。

“哥......”

还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宁奕端详着符箓,看到裴烦挤眉弄眼道:“哥,你把我带着呗?我打人很疼的,保证卖力,保证出气。”

宁奕闻言之后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丫头跟在徐藏后面,没沾染那些不良风气,跟着自己来到天都,却隐隐展现了一些剑痞的风范......已经敲闷棍暴打了青君一次,还想再来第二次?

这要是被裴旻大人知道了,还不得拎剑砍死自己?

他翻了个白眼,毫不犹豫道:“不行,太危险了,你待在府邸里。”

裴烦楚楚可怜,眼里有泪花:“哥......那我不是不放心你嘛......”

宁奕无奈说道:“放心,你放十万个心......青君摆好了鸿门宴在应天府等着我,明知道是火坑还往里面跳,这可不是蜀山小师叔的行事风格。”

丫头有些疑惑。

“我去青山府邸看看有没有什么......”宁奕仔细斟酌,咳嗽道:“值钱的东西。”

“偷?”裴烦恍然大悟。

“偷什么偷?小师叔做的事情,能叫做偷吗?”宁奕毫不脸红,义正言辞道:“徐藏说过,这个叫做拿,它就摆在那里,等着有缘人去拿而已。”

丫头小鸡啄米般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学到了。

再一次确认了符箓的用法。

这些日子宁奕已经熟练掌握了这座小子母阵,来去自如,不在话下,捏紧黄

纸之后,空间徐徐燃烧,他就此消失在府邸当中。

......

......

夜色茫茫,青山府邸当中,一片山雾弥漫。

整座府邸围绕青山而建,建筑风格相当大气,青木做梁,雪砖红墙,鳞次栉比。

历代以来的应天府领袖,都曾在这处青山府邸当中居住修行过。

整座青山府邸,分为阴阳两面,阴面是一处温泉,由地底的龙脉蕴养,一块一块的玉砖围绕温泉池子紧贴,阴面前不久被丫头的剑藏轰击,不幸中的万幸,温泉池子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坏。

只是这一处的府邸建筑被砸得大多破碎,剑气扫过,阴面的府邸已经不能再居住。

青山府邸的地下,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宝藏,这处龙眼温泉,青君每日都会前来沐浴,一解疲乏,修行上的困倦清除之后,心旷神怡。

龙眼温泉的池面,水波粼粼,淡青色的星辉,缭绕在池水表面。

青君浸泡在池水当中,他双臂抬起,搭在池子内立起来的红木木架上,卸掉多余的力,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热雾升腾。

青君身后是倾塌的阴面府邸,看起来一片狼藉。

他的神色如常,恬静淡然。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青君的心神并没有全部沉浸在修行当中,而是分出了一部分,随时捕捉着外面的风吹草动。

那位黑袍人不知道何时会来,就像是一柄刀子悬在心头。

青君唇角微微翘起,他倒是不讨厌这种感觉。

初来天都的小轮转王,曾经放言要刺杀自己。那位排名地府十殿阎王最末端的杀手,并没有给青君带来丝毫压迫......反倒是如今这位“身份神秘”的黑袍剑修,在应天府内可以来去自如,真正可以威胁到青君的安危。

但青君并不畏惧下一次的见面。

天才修行者,尤其是自视甚高的天才修行者,从不会忌惮“暗杀”,他们足够有自信,六感足够的敏锐,被杀手盯上,反倒会刺激自己的修行。

上一次的交手,自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有来得及防御,就被对方祭出了“杀器”,青君眯起双眼,仔细回想着那位黑袍剑修的手段,数千柄长剑悬停而出,御剑出鞘,凿沉青山府邸阴面的建筑,然后纷纷回鞘......那些剑器影子,看起来并不像是星辉幻化,也不像是剑气塑造,而是实实在在的剑器,存在于真实世界。

那个剑修,怎么做到随身携带数量如此巨大的剑器?

青君轻轻吸气,重重吐气。

他想不明白,便不再去想,而是缓慢起身,拉过一条白巾擦拭身子,套上衣袍,准备离开这处温泉,回到龙衔珠的阳面府邸修行。

此时此刻,就在青君的背后,黑夜的雾气当中,有一道身影,站在池子的外沿。

宁奕神情凝重,捏着符箓,手心密密麻麻渗出一层冷汗。

脚底落地,心底踏实。

他确认自己并没有被应天府的阵法发现......

丫头的“子母阵”着实了得。

宁奕仍然屏住呼吸,防止被那位青君的六感

捕捉到。

看着那位背对自己毫无察觉的青君,宁奕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掏出一根棒槌把对方敲晕的念头。

圣子级别的人物,六感都无比敏锐,一旦自己释放出丝毫的杀气,或者异念,都有可能被对方察觉。

宁奕心底默默叹气。

天时地利人和,都到齐了。

只可惜自己修为不够,不然妥妥能够给这位青君再来一次“教训”。

青君离开阴面龙眼温泉,宁奕站在温泉池边,蹲下身子,眯起双眼。

他的瞳孔当中,有丝丝星辉流动。

温韬在小霜山教导自己,盗墓风水这一派,所学驳杂,派系复杂,温韬号称自己无师无门,全靠陆圣老祖宗留下来的残迹自学成才。

温韬还说过,天下风水,天都为大,天都皇城内居住着历代以来的大隋皇帝,整座天都,毋庸置疑是大隋天下气运最为昌盛之地,据说在不可知的地底,埋藏着一整条皇陵,历代的皇帝尸体都藏在皇陵之下......

天都大儒的手段不可思议,这一点即便是陆圣老祖宗也只能甘拜下风,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皇陵的设计鬼斧神工,即便是这一脉系极其了得的绝世天才,也不敢尝试寻找皇陵,试图踏入其中。

来到青山府邸,宁奕立马就发现这座应天府圣地的妙处。

依靠巨大青山而建,就在天子脚下,气运连绵,肯定少不了好东西......小轮转王并没有欺骗自己,这里很有可能真的藏着一条地脉。

这处龙眼温泉,里面的泉水都带着丝丝缕缕的星辉,在这里修行事半功倍,星辉的浓郁程度匪夷所思。

“怪不得青君不愿意出来......”

宁奕眯起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隔着一座池子,溢散开来的水汽,都有如甘露一般。

书院果然是大手笔,这样的一座池子,能够忍住不去开发,而是留给历代的年轻天才使用,书院深处肯定还有更大的造化。

宁奕从腰囊当中,掏出一个质地古朴的青铜罗盘。

这是温韬的宝贝,三师兄金盆洗手之后,这块蜀山陆圣老祖宗的传世之宝,就落在了宁奕的手上。

宁奕站起身子,环顾一圈。

他来到这里,为了寻找应天府埋藏在青山府邸底下的龙脉,看看究竟藏在哪里,入口在何处......这块罗盘可以定生死,占凶吉,伴着蜀山传下来的口诀一起使用,风水堪舆,立极定向。

宁奕轻轻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脑海当中浮现密密麻麻的字符,温韬的声音在魂海当中响起。

陆圣老祖宗留下来的《撼龙经》。

“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

“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他睁开双眼。

罗盘开始轻轻震颤起来,天池摇晃,天心十道在震颤当中由雪白逐渐变得猩红如血,内盘和外盘来回转动,阴阳两合,最终定格。

天池的指尖,指向眼前的龙眼温泉。

宁奕没有犹豫,单手抬起,立在胸前,中指食指并拢,掐诀之后,跳入龙眼温泉当中。

(本章完)

www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