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大雪第五十章 地底龙脉

龙眼温泉池沿,一道身影站立,立起两根手指掐诀,片刻之后悄无声息坠入池中。

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也没有惊动任何一人。

黑袍坠入池水当中,没有溅起丝毫波澜。

宁奕面无表情,池中的温泉水流围绕自己,紧贴黑袍表面,麻布包裹着自己的身躯汹涌下坠,水流触碰自己,化为颗颗水珠,饱满分明,只是在衣袍边缘弹跳,不入麻衣缝隙。

“星辉所至,水之为开——”

各大宗门都有的辟水咒。

与蜀山后山不同,青山府邸并没有禁用星辉,宁奕可以动用星辉,中境的星辉之力已经可以驱使一些细碎的口诀,辟水避火,雷击冰雹。

他缓慢降低速度,逐渐贴近整座池子的池底,这处温泉,有一处龙眼,直通地底,极深极窄,池子里的泉水就是从此而来,越是向下,温度越高,宁奕屏住呼吸,眼神在黑暗当中逐渐变得明亮。

就是这里......罗盘的震颤越来越明显。

不仅仅是罗盘,自己丹田的“白骨平原”也震颤起来。

宁奕坠入龙眼池底,靠近这处龙脉,泉水的冲击力越来越大,辟水咒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他的干燥衣衫逐渐有了一丝潮湿之意。

宁奕眯起双眼,他伸出一只手,触摸着池底,入手一片冰凉,与炙热的水温截然不同。

“风吹水劫却非穴,君如到此是疑龙。”

就是这里。

双脚蹬在池底的宁奕,两只手攥住池底的青铜把手,缓慢扭转。

青山府邸,一阴一阳。

阴阳轮转,阴面龙眼温泉,阳面龙口衔珠。

此为穴 眼。

青铜扭转,阴阳即将对准,宁奕从怀中取出一张雪白如纸的符箓,这是丫头特制的隔音法阵。

雪白符箓被宁奕取出,在滚烫泉水的冲击下,一冲即散,围绕狭隘的龙眼入口,缓慢堵塞,将所有的声音都隔绝在池底。

池底发出了“轰隆隆隆”的震颤声音。

宁奕眯起双眼,感到身子一滞,阴阳对准之后,池底缓慢开启一个狭口,星辉封锁池底的泉水,这些水流不得入内。

泉底的开口,犹如一个缓慢旋转的阴阳八卦,宁奕双手扶住池底开启的青铜把手,看着身下黑漆漆的洞口,像是一个择人而噬的无限深渊。

若是黄泉有不归路,恐怕就是这番模样。

宁奕心底冷笑一声,面色毫无波动,纵身跃下。

这种事情,他做得多了。

在拜入蜀山之前,西岭清白城,多的就是无人挖掘的枯坟和野墓。

宁奕曾在深更半夜,将西岭荒郊野外的有名坟地一一拜访,可能是运气好,并没有遇到所谓的孤魂野鬼,也没有遇到戾气极重的恶灵来索命还魂。

只不过两三个呼吸,宁奕就踩到了实地。

“啪嗒”一声,头顶是潮水的泉水气流,脚底却极为干燥,宁奕一脚踩下,似乎踩到了干枯的树枝。

这就是青山府邸底下的龙脉了,应天府果然早就察觉,派人在地底打通了一条隧道。

宁奕小心翼翼拿出一根

火折子,甩了两下,以星辉之火点燃,他平静注视着前方阴雾缭绕的过道,点燃了火光,竟然还看不见前路。

他忽然想到小轮转王说过,这条地脉很有可能通往应天府不为人知的墓陵。

宁奕挑了挑眉,举起火折子打量四周,这里就是过道的尽头,看来只有通过龙眼温泉才能入内,青君肯定不知道,自己日日浸泡的龙眼温泉地下,竟然有如此天地。

倒退一步,脚底再一度发出了枯柴的声音。

宁奕回头去看,发现了一具白花花的尸骸,早已经被岁月侵蚀,尸体的血肉全都凋零,只剩下一副骨架。

刚刚的枯柴声音,就是骨骼被自己踩到发出的声音......

那具尸骸,在死后不知道多少年的时光侵蚀当中,虽然血肉已经被消磨殆尽,但是骨头仍然雪白不染尘垢,说明生前一定是位修行者,甚至还是一位修为不俗的修行者。

宁奕默默地想,看来这条墓道相当不友好,曾经有人试图来盗取应天府的墓陵,结果在这条墓道当中被困,然后就此死去。

宁奕的面色忽然阴沉下来。

他蹲下身子,看着那具不完好的尸骸,除了被自己踩出来的两个凹坑,在胸口的胸骨之处,还有一个十分显眼的脚印。

“这里还有其他人来过......”

这处踩踏胸骨的脚印,破坏了尸骸的星辉封禁,周遭落了一些灰尘,但并不多。

“就在不久之前?”

宁奕有些毛骨悚然,他隐约感到背后有阴风刮过,站起身子之后,看着那条静谧毫无波澜的墓道,自己先前落下来的时候,六感铺开,并没有觉察到一丝异样。

这里竟然有人来过?

比自己还早一步?

“是个高人......”宁奕眯起双眼,熄灭火折子,整座墓道恢复了一片漆黑,那个比自己早先一步来到这里的盗墓者,难不成是地府的杀手?

小轮转王知道这个消息,很有可能别的的地府成员也知道。

他摇了摇头,摒弃这个念头,地府的杀手一般只会袭杀之道,他们的潜行手段在应天府大阵之下无法奏效,即便知道青山府邸有龙脉,想要来到这条墓道,也无疑是痴人说梦。

青山府邸是说来就来的?

对方是个高人,至少也是一位阵法大师。

宁奕调整呼吸,他运转星辉,瞳孔当中缓慢闪逝一抹异样的光彩,整个墓道的光影闪逝,变得明亮了一些。

不动用火折子,是为了隐藏自己,后发制人,如果宁奕不曾发现那人的痕迹,很有可能再深入一些,就会被对方察觉,到时候会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

丫头的隐匿符箓,被宁奕死死攥紧。

“蹚水过河,这条墓道里不知道有什么机关......只能赌一把了......”

宁奕心里没底,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倒还算是无所畏惧,如果前方还有位盗墓老前辈在等着自己,自己一旦触发了什么墓底机关,就会立即被对方察觉。

这里可是应天府的墓里,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神仙也救不了自己。

宁奕屏住呼

吸,缓慢前行,不求快,但求稳。

运气出乎意料的好,这一路走来,墓道里竟然没有触发任何的机关,可能是丫头的隐匿符箓太过强大?

这条墓道里究竟埋藏了多少机关,宁奕不知道。

但他知道如果这条墓道很容易通过......就不会出现自己刚刚踏入墓道,就看见那具的尸骸。

宁奕这一路走得小心翼翼,墓道很长,不能点燃火折子,宁奕失去了很多优势,在墓底行走,火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不仅仅能够提供视野,还可以判断风向以及声音等诸多环境的变化。

即便动用星辉,也只能让整个墓道的影像,在眼中呈现出来的,不那么黯淡。

宁奕心底默念撼龙经,他确认自己正走在那条龙脉之上,这条墓道修筑的代价相当巨大,顺延龙脉,将气运打通,如果没有猜错,自己行走的路线,放到青山府邸的地面上,就是一个八卦图形。

青山府邸有阴阳两面。

阴面龙眼温泉是为入口。

宁奕现在走到了阳面的龙衔珠屋檐底下,那座恢弘建筑的地底,打通了一个极其庞大的地底世界。

宁奕怔怔看着走出墓道之后的风光。

龙衔珠。

真正的龙衔珠。

应天府的墓陵,单单是眼前所见,锁死龙脉气运的这一处墓陵,墓穴上空悬挂着巨大的宝珠,阴阳二气流转冲撞,被龙口衔住不得外出,甚至连溢散丝毫都做不到。

整座墓陵内,一片通明,外界如何岁月更迭,这里始终黑夜如白昼。

宁奕走到这里,仍然觉察不到有丝毫外人来过的痕迹。

地面上堆积着层层灰尘,看起来并没有人踏足过。

宁奕开始怀疑......是刚刚那条墓道当中,有着诸多机关,其中有能够直接湮灭生灵的强大禁制,让之前踏入幕僚内的修行者,神形俱灭,不留丝毫痕迹。

他松开符箓,显露身形,走到了龙衔珠的墓陵当中,“有些”放松了警惕。

宁奕抿起嘴唇,觉得有些难以想象。

小轮转王言语之间提过,青山府邸的地下,恐怕堆积着一笔不菲的资源。

但宁奕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堆积着如此巨大的资源......

在这里甚至看不到低于一千年的隋阳珠,三千年的妖君胎珠随处可见,接近有十颗,乱七八糟的资源,数不胜数。

这还只是第一重关,陪葬的一些星辉资源,都是登不了台面的东西,后面才是墓主的宝物,功法等等珍贵物品。

这里究竟是谁的墓?!

宁奕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就在此时——

陵墓当中,无声无息,飘来了一阵烟雾,这阵烟雾极轻极柔,来势缓慢,甚至不吹动一粒尘埃,无色无形,如果不动用星辉去感应,根本没有办法去感应到烟雾的存在。

就这么混杂在空气当中。

宁奕注视着巨大的墓底陪葬品,深感震撼,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胸口。

他吸了一口气。

然后迈出了通往金山银山资源山的第一步。

(本章完)

www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