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再冲任脉!

第二十八章 再冲任脉!

高超的奏琴技术。

沉浸其中的奏琴者。

琴圣超绝的琴曲。

一声声琴曲的起伏。

完全将众人的心神都揪住了,让人跟着那琴曲来回起伏,良久,龙敖手势又一变,琴曲从撕裂呐喊般的心碎中回落变回失落绝望的哀痛而落幕。

在琴曲结束。

龙敖的双手放在琴身之上止住琴弦的震颤时。

香琴姑娘已经又一次泪下。

“呼。”龙敖自己弹完也是松了一口气,想要弹出动人心的琴曲,不是会弹就行的,你必须要自己代入沉入琴曲中,才能够感同身受,弹奏出来动人的琴曲。

继承了赤炎尊者的琴曲造诣的龙敖也自然知道这种道理,所以此刻他也是宛如经历了一次热恋深恋又失恋孤独心碎绝望的过程。

他方才弹奏之时,完全是闭着眼睛的,是盲谈,这也是奏琴技艺到底一定的高度才做得到的,这得要求奏琴之人对于琴非常的熟悉,一个个音阶所在,还要弹奏出来如此复杂的琴曲,这要求是很高的。

方才那首九莲霓裳曲,虽然是一首情曲,可最后的高、潮阶段,那种心碎的呐喊绝望的嘶吼,需要用到极其极其复杂的音阶变化,对于手速的要求更是非常高,连香琴姑娘都自觉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

此时龙敖睁开眼。

却也是发现众人都已经完全安静了,一个个眼眸中也是有着湿润之色,一首好的琴曲的作品,初次听到的时候,给人的感动肯定是最强烈的,虽然以后这一首琴曲广泛流传之后,可能再听已经不会有这种想要潸然泪下的冲动了,可也证明了这一首琴曲的优秀。

“不愧是琴圣袁青先生的作品,实在是,直入内心,龙公子的奏琴造诣也甚至远高与香琴。让得香琴都几次潸然泪下。”此时香琴姑娘也是擦拭眼泪,对龙敖说着道:“就是不知道,袁青先生当初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样的情殇。”

她哀愁道。

“是啊,真是感动。”林清月也是激动道,她本来就是喜欢琴曲之人,也是因此才倾慕香琴姑娘,可现在龙敖弹奏出来的这一首琴曲,比香琴姑娘的成名曲都要好得多了。

“太感动了,虽然我不怎么懂琴,可还是很感动,心好像都真的跟着疼了……”方婉灵也是同样看着龙敖,多愁善感道,她更多的在研究炼药,并没有学习琴曲。

“不愧是琴圣。”方青玉也同样道。

“袁青先生当初如何遭遇,龙某也不太懂,给我琴曲之人,只是说这是袁青先生的心碎之作……”龙敖则是回答道,说话之间,他也是从琴身后起来:“怎么样,香琴姑娘,现在可还觉得龙某作假?你对袁青的琴曲应该研究颇深,这首琴曲,可是袁青先生的作品?”

“自然,自然。不是袁青先生,还有何许人能做出这般无上琴曲?”香琴姑娘则也是道。

现在就是有人跟她说这不是袁青的琴曲她恐怕都不信了。

不止方青玉林清月他们。

包括醉香楼的其他人也都被这一首九莲霓裳曲震慑。

一个个都是说不出话来。

“竟然真的是袁青先生的曲啊!”

“太好听了!”

“感动啊感动!不愧是琴圣袁青先生!好久没有听到让我这么感动的琴曲了!”

“原来龙公子并不是在说假话!”

“香琴姑娘这回赚到了啊,我们也赚到了,又听到袁青先生一首神作……”

过了好一会儿,其他偷听的醉香楼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是激动议论起来。

而在柳溪山的包厢里面。

嘭……

柳溪山却是捏碎了手中的茶杯!

“哥,你没事吧?”柳贤士忐忑看着柳溪山。

“太好听了,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琴曲?而且,是龙敖弹的吗?他竟然还能弹琴弹得这么好?”宋蓉蓉坐在柳贤士的旁边,则是眼中也是异彩。

龙敖此刻却还没心思理会柳溪山。

方青玉林清月方婉灵等等人一个个都震惊赞叹了一番之后。

“抱歉,龙公子,香琴方才虽然勉力记下琴曲,可是,还是有很多部分,没有记清楚,不知道您是否可以?”香琴姑娘的侍奉丫鬟方才是跟着记的,可一些音阶跨度太高,变化太快,特别是高、潮部分,太快了,她们根本记不清楚。

“自然可以,这一首琴曲在我手里,也是埋没了,我早就听说香琴姑娘你是爱琴之人,这一首九莲霓裳曲到了你手里,也算是好曲赠佳人,我相信这首曲子在你手里,一定会光芒万丈。”龙敖闻言也是道。

接着。

他拿过来琴谱与笔,将完整的琴曲一一谱写下来。

“多谢龙公子,香琴感激不尽。”香琴姑娘也是连拜谢道。

就在这时。

“龙敖,这一次算你厉害,但你给我等着,你之前欺负贤士他们的帐,我迟早会跟你算的。”柳溪山的声音又是响起。

“恩?”龙敖眉头一皱。

看出去。

看到此时柳溪山带着柳贤士柳贤信宋蓉蓉等人落荒而逃了,方才那般言语,现在他们也不好意思继续在醉香楼待下去了,那宋蓉蓉在出门的时候看过来,正好跟龙敖对视,眼神竟有些复杂。

龙敖一怔,有点不明白她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便也没有再发生特别的事情了。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

宴会也就是结束了。

经过了香琴姑娘的事情之后,林清月对于方青玉的态度,明显也是有了缓和,变得温柔了些,方青玉高兴龙敖也为他高兴。

随后,林清月说不能待太晚,林家对于她们女子出门是有要求的,若是太晚回去会被父母长辈责骂,方青玉也就是送林清月回去了,本来龙敖还想再喝两杯,可方青玉都走了,陈慕一晚上跟方婉灵搭话,可方婉灵都爱理不理的,他也自觉没趣了还是如何,也说要回去,龙敖一听如此,也便作罢了。

也打道回府,继续修炼。

“我现在就剩下任督二脉,任脉已经冲开了大概一半了,继续!”龙敖又是盘膝端坐:“九天御龙诀,运转,冲脉!任脉,给我开!”

他再次一遍遍运转九天御龙诀冲击任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