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杀!

第五十八章 杀!

其实这个时候那只地鼠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但他们的反应已经告诉龙敖有问题了。

“公子,你什么意思?什么下毒?”那袁希还是一脸无辜说着。

当然说话之间。

他手一晃,一枚带着微微绿光,显然带着剧毒的飞镖已经出现,猛然就是朝着龙敖激射了过来。

“哼。”当然见此龙敖只是身躯微侧,魂力弥漫到达那手中抓住的烤肉上,他现在可以是百炼境的武师了,魂力已经可以外放了,自然可以这般,随后那烤肉一拍,当即就是将那飞镖给打飞。

“轻叶,走!”而此刻那袁希已经对那轻叶说着。

二人身躯飞退,就是想要退走。

“想走?哪里走!”不过这时,龙敖却不打算放过他们了,这两个人面兽心的人,放他们活着也是继续祸害别人,他昨天刚刚救过他们的性命,今天他们竟然想要下毒害他!

禽兽尚且不如此!

人心何以毒至此?

这两个人是真正蛇蝎心肠的人了。不杀不足以平心中之气。

瞬间龙敖魂力包裹着手中的烤肉就是猛然将其礽掷向那轻叶。

怵!

带着龙敖的魂力的力量,这插着木的烤肉速度比方才那袁希扔的飞镖还要快速呼啸而去!虽然那袁希也是武师,甚至不只是武师一阶,功力比龙敖还高些,可是论实力他是完全没法跟现在的龙敖比的。

之前练成九天御龙诀第一重的时候,龙敖就可以吊打同境界的人,甚至跨越几阶战斗了,现在练成了这御龙诀的第二重,功力早就翻倍得更加厉害。普通武师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怎么可能这么快?他明明也只是武师而已!”见到烤肉激射而来,那轻叶也是俏脸脸色大变,她的蔓藤武魂也是显现了出来,刷刷缠绕向那烤肉想要将其打飞。

嘭!

双方碰撞,那烤肉都是炸开,那轻叶的蔓藤也是纷纷断裂炸开。

“这是什么力量?为什么武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她脸色发白。

“轻叶,你怎么样?”那袁希也惊了。

而此刻。

龙敖将那地鼠已经绑在了一边,他想要看看这毒发作之后到底是什么样,这般完后,他此时才揽过一边的银色长枪朝着那二人杀气。

一冲过去银色长枪轰然爆刺。

当然被那二人险而又险躲避开了。

“龙翻沧海!”龙敖手腕一抖长枪一边就是施展出来雷云枪法中的一招,长枪一个拍击,那袁希都被他直接拍飞,用武魂之剑来抵挡,可差点连剑身都被打裂开。

整个人身躯也是抛飞出去砸中一边的一颗树,打得那树都是直接断了倾倒下来。

“袁希哥!”那轻叶还是惊叫。

刷刷刷……

她的蔓藤武魂发光,一根根蔓藤呼呼呼缠绕向龙敖:“袁希哥,你快走……”她口中还这般说着,好一对情深男女啊,这也是之前让龙敖迷惑的一点。

这二人相互之间是有情意的,但他们二人对彼此好,却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好人。

“负隅顽抗!”而见此龙敖长枪再次一抖。

嘭……一个横砸,就是砸得那轻叶身躯抛飞。

而此刻那袁希爬起来已经一脸惊惧,转身就逃了,并没有想要冲上来救这个轻叶,在大难临头之际,显然男人要比女人更无情一些。

“死!”可龙敖目光一转,直接就是冲了过去,猿蛇步法施展出来,手中长枪再次爆刺!

这一次那袁希早就吓破了胆。

也根本没有能够抵挡住,直接就是被龙敖一枪穿透胸口!

“你,你……”袁希看着龙敖插入自己胸前的长枪,眼眸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为什么,你明明,不是凝罡境的……”的确,昨日龙敖杀那只黑皮野猪,是突然出现偷袭的,所以,这二人并不以为龙敖的实力就非常厉害!是以为龙敖偷袭才杀了那只黑皮野猪,只能说他的攻击力还不错。

可他们看到龙敖的魂力并没有变成罡气,知道他不是凝罡境的大武师,而只是武师而已!所以才敢这样子冒险。

当然,先前他们还是忌惮龙敖的。

所以才下毒。

但忌惮而已,也没有想到暴露就会连逃都逃不掉,在他们想来,就算是龙敖的实力也厉害,可武师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就算是没能毒死龙敖,他们暴露了两个人合力,怎么也能抵挡一个武师,从一个武师手中逃脱。

可不想,现在龙敖爆发出来的实力,竟然这般惊人……不说枪法,就说单纯的出手的力量,就不是普通的武师能有的!简直已经媲美凝罡境了!刚才一砸都砸得他没有反抗的力量。

此时更被一枪直接穿透。

“不……”袁希不甘心,可还是很快死亡了。他死前心中也是涌起来无尽的后悔,早知道不应该对这个面色仍旧稚嫩的少年出手的。本来以为一个少年,弄一些手段应该就能解决了,可不想,这少年竟然如此老练……

“袁希哥……”那轻叶此时也爬起来了。

看到龙敖把枪从那袁希的身上拔出来。

她吓得脸色发白,转身也就是想要逃。

“留下!”但见此龙敖脚步一踩旁边的一块石头,魂力已经包裹了那石头,随后龙敖再次一踢牛石头就是激射过去,彭地一声砸在那轻叶的背上。

轻叶蔓藤已经刷刷刷缠绕抵挡,可还是被打得全部破碎,人也被力量冲击再次砸中一棵树。

坠落,嘴角,染血。

之所以不直接魂力外放攻击,是因为现在龙敖只是百炼境一阶,魂力外放的距离还不是很远,还没有能够达到百步神拳百步飞剑的地步。

而后,龙敖才手持长枪朝着那轻叶一步步走过去。

“不要杀我,公子,不要杀我……”那轻叶此时惊恐,口中连连说着。

“为什么?”龙敖看着她,口中却只是说着。

“我们本来只是以为您……想要图谋您的灵晶。公子,不要杀我,不要,饶我一命吧公子,饶了我吧,我可以为公子您做任何事,我可以为奴为婢,做您的奴隶,服侍您……”那轻叶则惊恐着连连说着。

说话之间。

“什么?服侍我?做我的奴隶?”但龙敖见此则只是冷笑。

怵!

手中银色长枪直接出击,他也懒得再问什么了:“你也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