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霍格沃兹的来信

“你给我寄了一张贺卡!”哈利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副大受震动的样子看向艾伦。要知道,活到这么大,从来没有人给哈利写过信。

“是的,现在我们要去拦住邮递员,否则信一定不会到你的手里。”艾伦也很惊讶于哈利的激动,反省自己对朋友还是不够关心。

“您好,请问有没有哈利·波特的信件?”艾伦拦住了邮递员。

“让我看看,确实有一封信是寄给哈利·波特先生。”快递员从邮袋里拿出了要邮寄的信件看了看。

“我就是哈利·波特,请问能把信交给我吗?”哈利满怀希望的问到。

“您能提供给我证明您身份的证件吗?比如出生证、护照或者家庭住址证明?”快递员非常有礼貌,也非常慎重。要知道,在英国,能证明家庭住址的信件非常重要,是不能随意交给别人的。

“我没有,都在我姨妈那里,但我真的是哈利·波特。”哈利急迫的想证明自己。

“没错,我能证明他是哈利·波特本人,艾伦也能证明。”福莱格急忙说道。

“很抱歉,如果您没有有效证件证明身份,我必须把信件投递到信件地址所在的信箱里。您不会丢失信件的。”快递员表示要按规章制度办事,绕过了哈利他们三人。

“艾伦,快想想办法啊!”福莱格迫切地望着艾伦。

艾伦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总不能为着一封哈利必然会收到的信件去打劫邮递员吧。

哈利紧随着邮递员,信箱咔哒一声,他知道所有的信件都滑落进了房子大门口的擦脚垫上。他没有机会拿到那封信了。哈利心中升起了一丝绝望,还有一些无从宣泄的愤怒。

“相信我哈利,你一定会看到那封信的。”艾伦走上前,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安慰到。

且不谈艾伦三人是如何在街区放肆撒野,又是如何为哈利庆祝生日;也不提哈利回去为了拿到信如何与德思礼斗智斗勇,又如何与海格见面,得知自己是小巫师又是怎样的又惊又喜;且来看看艾伦回到家后收到信的情况。

“艾伦,恭喜你!”艾伦推开房门,迎接他的是喷射的彩带,房间被装饰得五彩缤纷,被魔杖喷出的花火和不断喷涌出的彩色泡沫让房间璀璨无比,如梦似幻。艾伦的家人们在门后绽开大大的笑容迎接艾伦,哈里斯夫人和黛西推着一个巨大的蛋糕从厨房走出来。此情此景让艾伦感到无比的温馨和幸福,他的眼睛似乎被喜悦的泪花浸润过一样,亮晶晶,折射出这美满的景象,更显神采奕奕。

艾米丽接过艾伦的包放好,哈里斯先生走过来,递给艾伦一封信,信封是用厚重的羊皮纸做的,地址是甩翡翠绿的墨水写的,没有贴邮票。艾伦把信封翻转过来,只见上边有一块蜡封、一个盾牌纹章,大写“H“字母的周围圈着一头狮子、一只鹰、一只獾和一条蛇。

“恭喜你,艾伦!你收到了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快拆开看看。”哈里斯夫人慈爱地说。

信里通知了小巫师开学要带的东西和注意事项。艾伦看完后把信纸递给了哈里斯太太,大家虽然都看过很多次这样的信了,还是忍不住互相传看,哈里斯先生还立即表示要把这封信塑封好,永久地保存。

一家人幸福地坐在餐桌旁,吃着哈里斯太太和黛西精心制作的烤蘑菇、煎香肠、黄油蛋糕等美味佳肴,一边谈论着霍格沃兹的种种奇谈趣事。

“不知道哥哥会进入哪个学院?”艾米丽一脸期待地问。

“不论哪个学院都值得你用心体会,好好学习,要知道并不是分到哪个学院你就只有那一个学院的优点,哪怕你被分到了以野心勃勃、渴望权利着称的斯莱特林,你一样可以拥有格兰芬多的英勇无畏、赫奇帕奇的坚忍诚实、拉文克劳的睿智博学。”哈里斯先生语重心长,艾伦觉得这是老成之言,点头受教。要知道,斯莱特林出身的斯内普一样拥有忠贞和坚忍,博学和英勇。

“可是要怎么判断能被分到哪所学院呢?”小妹妹艾米丽好奇地问。

家中所有的过来人都微笑着看向她,哈里斯夫人摸摸小女儿柔软的金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成长总是被寄予特别多的期待和祝福,在全家人的见证下,艾伦怀揣着对新生活的期盼将回复霍格沃兹的信通过家中的猫头鹰爱德华寄出。

与此同时,哈利也收到了海格赠送的生日蛋糕,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披着海格的外套,吃着烤得香喷喷、油滋滋的香肠,如坠梦中,自己是一个小巫师,将要去一所顶级巫师学校念书,而不是什么石墙中学,他可以离开这个让他觉得压抑的家了!饱含喜悦的同时,他又想起了他的好友艾伦和福莱格,要和他们分开了,不在同一所学校,更不在同一个城市,他们会结交新的朋友,是的,艾伦是那样的优秀,福莱格是那样的开朗,在人群中他们就是发光体,那样惹人喜爱……想到此处,哈利不禁有一点儿难过。

就在此时,这座矗立在礁石上的破烂小屋的窗户发出了“咚咚”的声音,哈利望去,是一只猫头鹰,他哈利经过白天的魔法信轰炸已经知道这种动物是可爱的信使,他一个轱辘翻身起来,跑过去伸手拉开了窗子,一股强烈的海风立刻迎面吹来,猫头鹰被这股强风吹得一个踉跄,但依然顽强地挣扎着飞到了破沙发扶手上,歪着脑袋望着哈利,好似在问哈利为什么不过来拆信。

这是一只很强壮的猫头鹰,它浑身湿漉漉的,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送信过来,不难想象它搏击了多少风浪。尽管它已经筋疲力尽,但没有完成使命前,它依然固执地挺直身子,锐利的目光盯向哈利。

“快去解下它腿上的信,这种天气能飞过来可真是不容易。真是忠诚的信使!”海格赞叹不已,催促哈利赶紧去拆信。

哈利连忙走过去,猫头鹰伸出了它的左腿,上面用红色的布绳系着一小卷羊皮纸,神奇的是,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天气,绳子和羊皮纸居然十分干燥,没有一丝水痕!

这是谁的信?寄给谁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