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三头犬

“我们跑到了哪里?”福莱格弯着腰、气喘吁吁,惊恐地问道。

“四楼,魔咒课教室附近。”艾伦镇定地回答,虽然他也在狂奔,但是他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好太多了,并且他也不担心自己会被抓到。

“我想,我们已经把他甩掉了。“哈利喘着粗气说。他靠在冰冷的墙上,擦着额头上的汗。

“我--告诉过--你们,“赫敏气喘吁吁地说,用手抓住胸前的衣缝,“我--告诉过--你们。“

“我们必须返回格兰芬多城堡,“罗恩说,“越快越好。“

“马尔福骗了你,“赫敏对哈利说,“你明白了吧?他根本不打算上那儿和你会面--费尔奇知道有人要去奖品陈列室,一定是马尔福向他透露了消息。“

哈利不得不承认赫敏说得对,但是他此刻什么都不想说。

“卑鄙的马尔福,明天我要让他好看。”福莱格脸涨得红红的,还从未有人这样耍过他,哪怕是达力,和马尔福相比,达力简直是可爱。

“讨厌的新生,半夜三更到处乱逛。啧,啧,啧,淘气,淘气,你们会被抓起来的。”皮皮鬼开心地怪叫,咯咯地笑着。

“快走。艾伦制止了想要求情的赫敏。”一把拉住她,向前跑去。

“学生不睡觉!“皮皮鬼吼了起来,“学生不睡觉,在魔咒课的走廊里!“

他们仿佛听到了费尔奇的脚步声,顾不上遮掩步伐,拼命地向前逃窜,直至走廊的尽头。

“门被锁住了!”罗恩绝望地呜咽,福莱格拼命地推那扇门,期待大力之下把门撞开。

“让开。”艾伦一把拉开了福莱格,抽出魔杖,敲了敲门锁,低声说道:“阿拉霍洞开!“锁咔哒一响,门突然开了--他们一拥而入,赶紧把门关上,将耳朵贴在上面,听着。

皮皮鬼不愧是皮皮鬼,从来不做正事,他无视了费尔奇的请求,费尔奇气得直跺脚,最终还是无奈地离开了。

“我们应该平安了。”哈利长长地吁了口气,从门上滑落,坐了下来。

“艾——艾——艾伦,艾伦……”福莱格牙齿轻轻地快速撞击,浑身打颤,不断地去扯艾伦的衣袖。

“啊!”赫敏发出了细细的、短促的、但并不响亮的尖叫。人在恐惧到极致的时候,往往发不出声音来。

这是怎样的场面啊,恐怕噩梦都形容不出来,像是来自地狱的三头犬,就这样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们此时正面对着一条怪物般的大狗的眼睛,这条狗大得填满了从天花板到地板的所有。它有三个脑袋,三双滴溜溜转动的凶恶的眼睛,三个鼻子--正朝他们的方向抽搐、颤抖,还有三个流着口水的嘴巴,口水像黏糊糊的绳子,从泛黄的狗牙上挂落下来。

它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六只眼睛都盯着他们。

艾伦知道只要有音乐就能让这凶猛的怪兽睡着,他也知道三头犬身下就是通往能拿到魔法石的木板。但他认为这是邓布利多给哈利的考验,没必要现在就破坏,否则邓布利多直接销毁魔法石不就可以了,何必还要费心保护呢。

咔哒一声,是赫敏转动门把手,打开了门。几个人迅速地逃离了这里,幸亏三头犬是被铁链锁住的,只能在他们身后疯狂地咆哮。

哈利四人拼命地飞奔,他们一直跑到八楼胖夫人的肖像前才停住脚步。

“艾伦呢?你们看到艾伦的踪迹了吗?”哈利突然问道。几个人面面相觑,说不清艾伦什么时候离开的。

“放心,我确定离开四楼的时候他还在。以他的身手,绝对不会被抓住的。”福莱格抓住了要转身回去寻找的哈利。

且不提哈利几个人随后的讨论和争吵,也不去管几个人的不欢而散,我们的艾伦去哪儿了呢?

艾伦知道,今夜他们再无波折,见识了威猛的三头犬,他忽然对神奇生物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后,要好好地学习下这些古怪的生物呢。”看着哈利他们安全抵达格兰芬多城堡,艾伦给自己打气。

顺利地回到了拉文克劳塔,路上艾伦还看到了正在四处溜达巡查的费尔奇,“该死,居然没抓住波特!该死的皮皮鬼,居然不告诉我他们藏在哪里!还有那么多盔甲要复原!”

看着小老头佝偻的背影,在一座魔法城堡里却只能使用麻瓜的工具清洁,艾伦竟觉得他很可怜。

一个渴望魔法的人却是个天生的哑炮,这确实是个悲哀,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会比较快乐!哈利的姨妈佩妮也是如此。人性的扭曲必然有其根本原因,费尔奇对小巫师们的苛责无非源于嫉妒,你看他对教授们从来不敢如此,一旦遇到教授,他就会畏畏缩缩,比如被麦格教授骂了句“Fool,Sure!”就闭上嘴巴不敢再说一句话。

想到此处,艾伦走回到奖品陈列室,“恢复如初。”魔杖发出温和的橘色光芒,四处散落的盔甲瞬间回到原位,摔断的矛也重新复合,看不出一丝曾经断裂的痕迹。

“真是完美,孩子,不仅仅是你的魔法,更赞你的品行!”慈祥的声音从艾伦身后传来。

“就知道你不会放任哈利在城堡里随意游荡,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下,对吗,邓布利多?”艾伦暗暗腹诽。

“晚上好,教授。”艾伦没有一丝被抓个现形的局促,大大方方地打招呼。

“晚上好,孩子。真是奇妙的衣服呢!如果不是我得知了你们今晚的小淘气,还不能见识到如此奇妙的衣服。”邓布利多扶了扶半月形眼镜,眼镜后面锐利而明亮的湛蓝色眼睛,极具穿透性。

“是的,教授,它的确很奇妙,是我的宝贝。”艾伦没有掩饰,会隐身的衣服在魔法界并不奇怪,像哈利那件永远可以隐身,没有时效限制的隐身衣才最珍贵。

“和你神奇的衣服比起来,你的行为更令人赞叹,帮助弱者,不失慈悲怜悯之心,这是难得的品质。”

毫无疑问,邓布利多教授是个独具天赋、拥有绝佳洞察力、睿智的人,他看出了艾伦的行为动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