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地宫寻踪

“荧光闪烁!”为防止不测,艾伦将妙妙巫师袍变成防护服,然后掀开了儿童书架后面的壁毯,弓着身体钻进了隧道。隧道的墙壁十分平滑,似乎是用魔法做过了处理,稳固而凝实。艾伦沿着隧道拾级而下,又断断续续走过几段平缓的路。没有走很久,艾伦就看到了光亮。

这是一间矮小的杂物房,午后的阳光从棚顶的天窗直直地照下来,正好射在艾伦爬出来的位置。艾伦瞬间伸手遮眼,半晌后,方适应了这光亮。

推开门走出去,这是一个已经荒废的花园,积雪厚厚地堆在高高低低的土地上。离开花园,四周荒凉萧瑟,一栋栋用木头、泥土、稻草建造的农舍稀疏地散落荒野上。艾伦回头望去,在距离农舍不远的地方,赫然矗立着用高高围墙围起来的庄园。在这里,能看到庄园中城堡房顶上的几块积雪聚集起道道散漫的阳光,闪闪发亮。庄园后,一些高高耸立的山峰直插云端,远远望去,仿佛大海里的暗礁。

艾伦看了看时间,艾米丽大概要醒了,他快速地原路返回,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计划。将壁毯恢复原状,来到卧室门前,那个穿红衣、养蟾蜍的小姑娘又出现在门上,她快速瞥了艾伦一眼,就瞬间消失了。艾伦推门进去,约瑟芬姑妈不见踪影,但值得庆幸的是艾米丽还在酣睡。艾伦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轻轻爬上床,在艾米丽身边躺下,闭上眼睛,呼唤系统。

“宿主有什么事情呢?”清甜的声音响起,真是好系统,随叫随到。

“上次蜴身人的任务,你给我提供了地图,请问之后的任务是否都有地图辅助呢?”艾伦提出疑问。

“是的,为了帮助宿主更好地完成任务,都会有地图辅助。”

“那么我可不可以主动申请任务呢?”艾伦继续发问。

“宿主可以发布主动任务。但任务难度判定由系统判断,奖励待定。”

“可以,那请帮我发布寻找艾伯特·哈里斯的任务。”艾伦真是套路深啊,层层深入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请宿主耐心等待,任务难度断定中。”

“系统断定难度过低,建议任务生成为夺得‘月亮宝石'。请问宿主是否接受任务?”

“接受。”艾伦言简意赅,他感到艾米丽小手的挪动,小姑娘快醒了。

“由于是主动任务,系统不限时间,请宿主继续加油。”系统也非常干脆,地图直接出现在艾伦脑海中。

且不提艾伦是陪伴艾米丽玩耍了一个下午,又是如何陪着约瑟芬姑妈谈天。晚上9点,再次哄睡了艾米丽之后,艾伦给小姑娘施加了“好眠咒”,据《魔咒大百科》介绍,这是一位饱受失眠之苦的巫师发明的咒语。在艾米丽的额头上亲了亲,艾伦转身离去。

再次从农舍中走出,艾伦从储物格中调出了海王星,翻身骑上,以最快的速度驶向远方。寒冷的夜风在艾伦身侧狂吹,幸亏艾伦早有准备,将妙妙巫师袍变成了带有防风保暖护目的贴身劲装。还好月明星稀,透过偶尔飘过的薄云,地上的农舍仿佛被压扁后又摊开了,艾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疾驰,在夜色朦胧中,接近目的地的地方,一幢高耸入云的钟楼映入眼帘。

当艾伦的两脚踩到地面上的时候,竟然有一种踩在棉花上的感觉。艾伦心下暗自决定,回到霍格沃兹一定要去偷看高年级幻影移形的训练。

沿着钟楼拾级而上,有一座环绕钟楼尖顶的室外楼梯如长蛇一般盘旋在空中。即便站在了钟楼的最高处,艾伦也没有发现一丝艾伯特或者月亮宝石的踪迹。地图上显示的目标位置大概就在这个范围啊,放眼望去,目标所在的那个方向一片荒芜。难道这宝石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等等,见到这样高颂的钟楼,艾伦第一反应就是爬上来,或许需要反其道而行之!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艾伦又快速掠下楼梯。果然,在钟楼一楼外侧的广场上,艾伦找到了一口废弃了的枯井,在井上艾伦察觉到了魔法的痕迹。真妙啊,有那样一栋高楼矗立在眼前,谁会关注这样一口废井呢!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仗着有妙妙巫师袍护体,艾伦沿着井壁滑了下去。不知在黑暗中过了多久,艾伦终于止住了滑行,一条狭长而黑暗的过道通向了前方一个巨大的石洞,那黑漆漆的洞口犹如一张大嘴,要吞噬一切。

“荧光闪烁。”魔杖发出幽蓝的光芒没有增加一丝安全感,配上这黑漆漆的石洞,反而让人觉得危机四伏。但艾伦反而兴奋起来,无他,脑海中的地图再次有了清晰的道路指引。艾伦毫不犹豫地投身石洞中,继续寻找。

嶙峋的石壁粗糙不平,走过了一段平整夯实的土地,慢慢的,地面逐渐泥泞不堪起来,如果是一个麻瓜经过,一定会步履维艰。时常会有一些溪流挡住艾伦的去路,他不得不涉水过去。这地下迷宫似乎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泥泞的土地,单调的景色,压抑的心情。但是回想艾伦的行程,如果不是有地图指引,他可能早就迷失在了一条又一条的岔路中了,因为很多石壁的景致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应该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算是顺利。除了枯燥,实在不应该开口抱怨什么。陡然一转,一个很陡的斜坡将艾伦带到了更深的地方,这斜坡甚至陡得可怕,艾伦不得不打起精神控制自己的平衡。经过一连串的下降,斜坡渐渐平缓,偌大的地宫除了艾伦的呼吸和脚步声,没有任何声音,死一般的寂静。蜿蜒曲折的小路纵横交错,艾伦甚至在这样枯燥的行走中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就在这时,艾伦听到了一个很响的声音,仿佛一阵断断续续的闷雷,然后就渐渐消失在未知的黑暗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