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禁林

清冷的月光照耀在通往禁林的小路上,漆黑的禁林仿佛张着一张大口,要把敢于侵犯的人吞噬。一条逐渐隐入黑色密林深处的羊肠小路出现在艾伦面前,一阵微风吹拂着他们的头发。从入口望去,密林的景色朦朦胧胧、模糊不清,奇形怪状的树枝犹如张牙舞爪的魔鬼,在等待猎物的到来。月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投射到地上光圈,非但不能让人感觉到光明的温暖,反而有一种诡异而迷蒙的眩晕感。

艾伦没有一点退缩,大步流星向前走去,对黑暗和未知的恐惧是人的本能,但是艺高人胆大,艾伦坚信自己能克服一切困难。很快,一些折断的树枝和一串凌乱的脚印吸引了艾伦的注意力。顺着脚印的方向望去,一片银白色的痕迹出现在艾伦眼帘,艾伦可以确认的是那绝对不是月光带来的幻觉。而恰巧,独角兽的血液就是银白色的。沿着这些痕迹,艾伦追踪而去。时不时地,一道月光从上面的树枝间洒下来,照亮了落叶上一块银蓝色的血迹。艾伦希望能及时救下独角兽,看起来它的伤情十分严重。

当艾伦走过一个布满苔藓的树桩时,潺潺的流水声传到了艾伦的耳中。显然,附近什么地方有一道溪流。在蜿蜒曲折的小路上,仍然散落着斑斑点点的独角兽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越往禁林深处走,这血迹就越是密集,艾伦心下着急,几乎使出了最快的脚力,然而禁林中的树木实在是太过于繁茂,巨大的树根交错盘结,必须要留神,方能不被绊倒。所以哪怕艾伦的身手再敏捷,也走得小心翼翼。

很快,远处传来了巨大的响动,艾伦循声而去,透过了一棵古老栎树纠结缠绕的树枝,可以看见前面有一片空地,在空地上,一匹形如白马,额前有一个螺旋角的独角兽在和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蒙面巫师进行着殊死搏斗。独角兽伤痕累累,用长角左抵右触。它的动作已经不甚灵活,但依然顽强地抵抗巫师的进攻。

见状,艾伦抽出魔杖,快速冲了上去。这个黑袍蒙面巫师见到有人冲出来,明显吃了一惊。“昏昏倒地,昏昏倒地。”艾伦的魔力充沛,随着咒语的施加,两道魔法光束从艾伦的魔杖中先后发射出来,这光芒照亮了整片空地。虽然魔咒没能攻击到黑袍蒙面巫师,但是他似乎很不适应这黑暗中突然亮起的光束,没有和艾伦久战,而是化作一团黑雾,快速向远处逃去。

“啊!”一声惨叫传来,艾伦连忙望过去,只见黑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上了哈利的身体,又穿透而去。哈利身边的马尔福看起来被吓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呆若木鸡。过了一会儿,他才仿佛清醒过来,发出一声可怕的尖叫,转过身拔腿就跑。海格的宠物牙牙也没命地逃走了。

患难见真情啊,被海格分到和哈利、马尔福一组的福莱格非但没有逃走,反而抽出魔杖,指向艾伦,守在了哈利身边。

“福莱格,别担心,是我,艾伦。”艾伦现出自己的样貌。

“艾伦,你怎么在这里?”福莱格惊疑不定。

“说来话长,你先照看下哈利,我给独角兽治疗一下就过去。”很明显,这只独角兽已经濒临死亡,在地上痛苦地呻吟。再不拯救就迟了。

“伤口愈合。”艾伦的魔法向来都是魔力十足,施展什么魔咒都是手到擒来,十分好用,可是这次的愈合魔咒竟然在独角兽身上失灵了!艾伦大为惊讶,但此时不是纠结的时候,艾伦再次试验愈合咒语,还是不行。于是,艾伦当机立断,采用了物理手段为独角兽治疗。先是假意从魔法袍实则是从系统储物格中取出自己平时研制的疗伤魔药、补气生血魔药灌倒了独角兽的嘴里,然后将止血的药材涂抹在了独角兽的身上。太棒了,药材的作用生效了,银白色的血液不再流出。看起来,这只独角兽的生命已无大碍。

“你挽救了这只独角兽的生命。”一个十分有力的声音在艾伦耳边响起。艾伦扭头一看,是一位马人,它的头发是白金色的,长着一副银鬃马的身体。

“你是谁?”艾伦惊讶的问道,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个马人什么时候来到的他的身边。

“我叫费伦泽。命运指示我,今夜必须出现在这里。这里有对我们命运很重要的东西。”费伦泽十分严肃地说。

艾伦以为他说的是哈利,连忙请求,“太好了,不知道能否请您将哈利和福莱格带出禁林呢?”说完,非常有礼貌地鞠躬致谢。

费伦泽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艾伦要说太好了,但是还是愿意送哈利二人出禁林。它也很欣赏艾伦的礼貌。艾伦怎么可能不礼貌!费伦泽将来可是要担任他们天文学教授的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