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独角兽的聚居地

蓦然间,艾伦眼前一片昏暗,雾气腾腾的,然后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暗。刚刚盖娅轻声吟诵的咒语在此时震耳欲聋。

盖娅提醒得没错,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难受。艾伦无法精确表达出那种种奇异的感受,总之每一种感受都是不舒服的。比如其中有一种感觉就像是人们在玩过山车——只能无助地一直向前冲,似乎马上就要被撞得粉身碎骨一样。

艾伦已经维持不住他一贯的温和表情了,盖娅施咒的噪声和下坠的颠簸、以及长时间的各种痛楚已经搅得他心烦意乱。他以为这就是极限,哪知还有更加过分的,包裹着艾伦的薄膜像是撞到了什么坚硬的固体,弹射而出,在空中不停地翻滚。良久,听得“刺啦”一声,保护艾伦的薄膜破裂,艾伦便感觉头重脚轻地被甩了出去。

随后,艾伦的耳畔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巨响,猝不及防之下,艾伦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无情的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下来,艾伦讶然发现自己坐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看看四周,他发现自己似乎身处一个花园中的一小块草坪上,周围环绕着丛丛杜鹃花。他留意到淡紫色、紫色的杜鹃花花瓣在冰雹的摧残下纷纷落下。渐渐的,舞动的冰雹穿过空中灰蒙蒙的云层,再次降落下来,就像一团烟雾掠过大地。

还好有妙妙巫师袍护体,否则真是要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浇成了落汤鸡。“真是好客得很啊,居然这样对待来访的客人。”

艾伦站起身来,环视四周,透过雾蒙蒙的烟雨,只见一座显然是用白色石块雕成的巨大雕像依稀矗立在杜鹃花从的后面。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清了。

“真是抱歉,艾伦,一定是我的失踪令父王大发脾气,聚居地的天气才会变成这样。请原谅,我要先行一步,很快就回来。”盖娅担忧极了,没等艾伦反应,就急匆匆地离开了,转瞬消失在雨雾之中。

“就这样把我扔在这里了!”艾伦简直哭笑不得。不过透过盖娅刚刚的话,艾伦得到了几个信息,一是盖娅的身份可能很不寻常,它称它的父亲为“父王”;二是这里就是独角兽的聚居地了;第三,盖娅的父王可以操控聚居地的天气,天气情况可能和盖娅父王情绪有关。

没过多久,冰雹越下越小了,白色雕像比方才看得更加清楚了。雕像非常的高大,它跟前的一棵白桦树只堪堪到达它的肩部。这尊雕像是用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的,样子有点像长着翅膀的斯芬克斯,不过它的两翼没有垂在两旁,而是张开着的,好像在翱翔。

根据艾伦的观察,雕像的底座是由青铜铸造的,上面覆盖着厚厚的铜绿色的锈迹。雕像的正面恰巧对着艾伦,两只空洞洞的眼睛好像在审视着艾伦,它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雕像饱经风雨的剥蚀,显现出一副叫人略感不快的病态。

艾伦站在那里打量了一会儿——可能有半分钟,或许是半小时。雕像随着雨水落下的疏密程度不同,好像时而前移、时而后退。艾伦转移视线朝别处看去,只见雨幕绽裂,天空渐渐放晴,太阳就要出来了。

就在这时,艾伦看到了别的大型物体的轮廓,有着纵横交错栏杆和高耸立柱的巨大建筑,以及一道林木茂密的山坡。

缕缕阳光穿破了雨幕照射下来,灰蒙蒙的烟雨被扫到了一边,渐渐消失无踪。天空恢复了湛蓝,几片淡褐色的云彩漂浮着,随即又消散得无影无踪。

矗立在艾伦身边的巨大建筑清晰地凸现出来,经过雨水的冲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尚未融化的冰雹沿着它们一层层的砖石堆积起来,把它们衬托得更加洁白、耀眼。

艾伦无所畏惧地看着这个独角兽的聚居地,好奇心不断膨胀。在不远处有一幢房子,房子高墙上有一个圆形的门洞,艾伦看见盖娅一马当先,随后不断有银白色的独角兽跳跃而出,在盖娅身后的两只独角兽的头上,带着金色镶嵌着红色宝石的王冠。

“尊贵的客人,久候了,请原谅我们的失礼。盖娅能够重返族群,我们实在是太激动了。”头戴王冠的、身材更为雄壮的独角兽低头致意。

艾伦连忙鞠躬回礼,“没关系,能来贵地是我的荣幸。”

一番寒暄之后,艾伦的一个疑问使系统布置的任务有了眉目。“这里是独角兽的聚居地,为什么广场上却竖立着斯芬克斯的雕像呢?”

“这是厄尔斯的诅咒。”独角兽王盖希利斯语调悲凉。

“又是厄尔斯的诅咒!”艾伦心下一惊,不禁脱口而出。

“您知道厄尔斯的诅咒?”独角兽王盖希利斯十分敏锐。

艾伦详细阐述了自己拯救蜴身人的经过,独角兽们听得十分认真。听完这个天方夜谭般的事情,盖希利斯非但没有斥责荒谬,反而激动非常,“这么说来,幸运女神福尔斯的魔法球就在您的手上?”

“是的,请原谅我的冒昧,您的族群也中了厄尔斯的诅咒吗?”

“这事要从一千年前说起。一千年前我们独角兽一族是魔力特别强大的生物,过着相当安逸的生活,我们以生长在森林中的各种树叶和草为食。那时候的我们不仅有魔力强大的角,还有这着十分强健、巨大的羽翼。因此我们不仅仅可以在陆地上自由奔跑,还可以在天空中翱翔。没有哪个动物能够追得上我们,哪怕是巫师。但是这一切的美好都因为厄运女神和幸运女神的一个赌约而打破,从此我们就成为了被诅咒的一族。

“又是一个赌约?”艾伦疑惑极了。

“根据祖先留下来的信息,那是在百花盛开的春天,水草丰美,长天辽阔。厄运女神厄里斯和幸运女神福尔斯游历到这里,看到我们独角兽一族非常悠闲自在地生活,于是两位女神打赌:厄运女神认为我们会挑选最美丽的花朵吃掉;而幸运女神则认为我们不会那样做,而是一定会小心的避开,以免吃掉绽放中的美丽花朵。”

“那结果怎样?”盖娅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比艾伦还要心急结果。

“一来,我们的祖先并不愿意破坏掉美丽的东西。再者,花儿们不久又会长出浆果,而我们独角兽尤其喜欢吃各种像野草莓、海棠果和山樱桃之类的浆果。所以我们的祖先并没有吃掉最美丽的花朵。厄运女神输了。”

盖希利斯说起千年前的往事,话语中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既然厄运女神输了,你们怎么还是会被诅咒呢?”艾伦和盖娅疑惑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