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问答

对于学生来讲,听老师讲授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要找出自己的疑惑向老师提问,则非常考验人的思维和自我认知了。

艾伦听到邓布利多教授的话,稍稍思索,便问出了他今晚最大的疑惑:“教授,为什么我明明击中了伏地魔,但是对他却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效果呢?”

邓布利多扶了扶眼睛,面色严肃起来。“我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你们对战的经过,但是也有一些猜想。首先,伏地魔虽然衰弱到要寄生在奇洛教授的身上,但是他所具有的魔力也不是一个一年级新生所能媲美的,哪怕你的魔力已经远超同龄小巫师。其次,在奇洛教授脑后的围巾上可能布置了一些防御魔法,以伏地魔的心智来看,他不会放任自己没有任何保护地进入霍格沃兹。最后,我想你施加的魔咒可能并没有击中伏地魔,而是被他成功躲过去,击中了奇洛教授。”

艾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管怎么样,研究灵魂魔法都是必修课了。

“孩子,你还有其它想问的吗?”邓布利多教授调皮地叉起了一块浆果,扔到了自己的口中。

“我想知道奇洛教授怎么样了,他会得到怎样的惩罚?”艾伦有些好奇,刚刚他们回来的时候,邓布利多教授并没有带上奇洛教授。如果他从昏迷咒中清醒过来,逃跑了怎么办呢?

“很遗憾,虽然奇洛他中间清醒了两次,但是在伏地魔寄居在他的身体之后,他大概偶尔也会尝试反抗。因此,在和他体内无比强大又邪恶的灵魂斗争中,他的灵魂能量几乎已经被消耗殆尽。再加上碰触到哈利身上的保护魔法,他已经被严重烧伤,即使是波比(庞弗雷夫人)全力抢救,估计也回天乏术。他实在是受伤太重了,身体孱弱,恐怕不会等太久就会全身衰竭而死了。当然,斯内普教授会赶过去送他一程的。”艾伦从邓布利多教授的语气中听出了遗憾和惋惜。

“教授,您似乎有些难过!”艾伦指出了这个事实。他忽然很想知道邓布利多教授是怎样看待奇洛教授的。邓布利多教授能接纳斯内普教授这个曾经的食死徒,如果奇洛教授能恢复健康,他也会得到谅解吧!生命的逝去总是会带给人无数的感慨,得知奇洛教授可能要面对的处境和结局,想到他平时在黑魔法防御课上教导小巫师们的画面,艾伦竟然也有些难过。

事实上,奇洛教授的的确确是位很好的教师,虽然他由于意志薄弱,完全无法抵抗伏地魔的诱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着实精通魔法防御理论,课堂上讲授的内容十分扎实。

“奇洛教授曾经是个颇有天赋但软弱的男孩儿,”在他的学校生涯中,他因为腼腆和紧张受到过不少嘲弄。他因此对自己感到不满,并希望证明自己。或许正是如此,他才会四处旅行,刻意锻炼自己的防御实践能力。天真的奇洛大概和那些觉得自己微不足道甚至可笑的人一样,有种希望全世界对他刮目相看的潜在欲望。正是看到了他的天赋和努力,我才聘任他为你们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真的是很可惜,如果没有伏地魔,他其实是一位十分称职的教授。”邓布利多教授一口气说了很多,艾伦听得出,他是发自内心地在为奇洛惋惜。

看到邓布利多频繁地喝着蜂蜜柠檬水,艾伦觉得自己应该告辞了,但是他还有一个小小的疑惑。“教授,为什么我们经过巨型棋盘阵的时候,棋子们都是完整状态,似乎从未经历过任何争斗?那么奇洛教授是怎样通过这一关的呢?”

“艾伦,你玩儿过巫师棋吗?”艾伦摇摇头,邓布利多微笑着说道,“和普通的巫师棋一样,麦格教授的巨型棋盘镇在完成一局后,会自动恢复原来的状态。麦格教授真是能力强悍、创意十足的一位教授。她的巨型棋盘阵威力强大,布局十分高明。想要下赢十分不容易呢!”

“你们的那个小朋友罗恩,是个聪明的人,他能破掉麦格教授的棋盘阵,证明他是非常高明的棋手。”美美地再次抿了一口饮料,邓布利多教授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叉子和饮料杯。

艾伦立刻心领神会,非常有眼色地提出告辞。快速赶回到拉文克劳的宿舍,艾伦看着已经沉沉入眠的爱德华,困意和倦意蔓延了全身。没心思再去梳理今天的收获和感受,他沉沉地进入了睡眠。

而艾伦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不久,邓布利多教授换上了带有大红色杜鹃花图案的睡衣,在校长室,对着历任校长的画像发表了对他的看法,“真是个聪明的男孩儿,很有天赋。但是他心地善良,行为有底线,知进退,懂分寸。他甚至没有过问我们对魔法石将会如何处置。”

菲尼亚斯?奈杰勒斯挂着一抹不屑的微笑,说道:“你曾经说过那个人是你所见过的最聪明、最有天赋的学生。如今又出现了一位得到你类似评价的学生,我忽然对魔法界产生了深深的担忧呢!”

“正如艾伦所说,他就是他,经历和情感都是独一无二的,不是任何人都会选择黑暗。我看得出,他除了拥有聪明的脑瓜、卓绝的天赋,英勇的气概、更有一颗柔软的心。比如对哈利的友谊,对奇洛的惋惜。心的柔软比海更广,比天更无边,比云更自在,我看好他的未来。”

已经沉浸在睡梦中的艾伦自是不知邓布利多教授对他的这番评价,更不知道他在邓布利多教授心目中已经成为了好学生的典范。

或许是太疲惫了,在无法控制的梦境中,他失去了魔法,有了一番极其诡异的经历。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麻瓜,抱着一个小小的男婴,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游乐场中玩耍。

在一个大大的超级碗中,他抱着男孩儿滑入了无底的深渊,又瞬间置身于一个旋转的螺旋状传送带上。一个巨大的铁钳子夹住了他的头颅,随着向上的传送带越钳越紧,艾伦陷入了深深的恐惧,生怕自己的头颅被夹爆了。

蓦地,头上一阵轻松,他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天台上,身下是管状的通道,头上戴着一个透明材质的、柔软的罩子。而在这个巨大的天台上,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眼神惊恐地四处张望。艾伦猛然想起,在传送带上,他怀中的男婴不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