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半途而废的访谈

艾伦带着勋章,和邓布利多教授站在了一起,自然地任由摄影师拍照。

等所有人的勋章都戴在了脖子上之后,颁奖者和获奖者站成了一排,艾伦留意到伦恩对着镜头展现了自己练了很久的英俊、帅气的笑容。艾伦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温润的笑容,令观者如沐春风。

颁奖结束后,邓布利多教授拍拍艾伦的肩膀,微笑地说:“祝贺你,我的孩子,你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梅林爵士团三级勋章的拥有者。”

“谢谢您,教授,机缘巧合,我付出的微不足道,都是家人们的功劳。”艾伦礼貌而谦虚地道谢。

“实在是太谦虚啦,艾伦?哈里斯先生,我都听弗立维教授说啦,你还是霍格沃兹第一位拿到全部满分的小巫师呢,年轻人前途无限啊!”奥格威?斯卡曼笑嘻嘻地走过来,言谈中满是对艾伦的欣赏。

弗立维教授刚巧走到了艾伦的身边,也想祝贺他这位得意门生,听到奥格威这番话,不仅没有自己的话被透漏出去的不满,反而连连点头,“没错,艾伦是我见过最有天赋、最为勤奋刻苦的学生。”神色间满是骄傲。

“啊!奥格威主席、邓布利多教授、弗立维教授,你们好!非常抱歉,能否让我给我们的小英雄做一个专访呢?”尖锐而夸张的语气令人心生反感。

艾伦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女人戴着一副镶着珠宝的眼镜,一头金发弄成精致的大卷,牙齿露着,绽开一个显然自以为很迷人的笑容,手指张开朝艾伦摆动着。

“这是《预言家日报》的首席记者——丽塔?斯基特小姐,艾伦,斯基特小姐也曾是我们拉文克劳的一员,在宣传方面非常有天赋。”弗立维教授尖着嗓子对艾伦说。

“谢谢您,弗立维教授,您居然还记得我。”丽塔?斯基特夸张地大笑,但艾伦在她的眼角发现了一丝晶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柔软的地方,哪怕这个人在其他人的眼里是个再坏不过的坏蛋。”艾伦心想。

尽管如此,艾伦在看到丽塔?斯基特小姐从她那随身携带的鳄鱼袋中掏出了一支深绿色的羽毛笔时,瞬间提高了警惕。

她那支羽毛笔可不一般,这是一支“速记羽毛笔”,可以把斯基特采访中的普通语句转化成不切实际的、天花乱坠的句子自动记录在纸上。

“艾伦,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毕竟我们都出自拉文克劳学院。”丽塔?斯基特扶了扶她那镶满了珠宝的眼镜,“面对海蛇的时候,你的第一想法是什么?”

“这是什么?”艾伦轻松地回答。

“什么?”丽塔?斯基特有点纳闷,艾伦在问什么?

“这是什么?”艾伦再次回答。

“什么是什么?你在说什么?”斯基特小姐粗肥的手指捏紧了羽毛笔,疑惑不解。

“当我看到海蛇的时候,我的第一想法是‘这是什么’!”艾伦组织了一下语言,详细地说给对方听。

“看到如此大的海蛇,你没有害怕吗?为什么冲上去和海蛇斗争?是不是有点儿不自量力?”斯基特小姐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

“事实上我并没有立刻冲上去,我先是派遣了我的猫头鹰去带信给魔法部,然后才冲上去和我的父亲一起战斗。有家人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艾伦满意地看到对方的羽毛笔诚实地记录了刚刚的所有对话。在斯基特小姐拿出那支神奇的速记羽毛笔没多久,艾伦已经无声施展了一个吐真咒——在《魔咒大百科》上记录的一个冷僻的咒语,发明者受到吐真剂的启发,发明了这个咒语。不仅仅可以作用于人,也可以作用于物品。大概发明者敝帚自珍,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丽塔?斯基特小姐在问了两个问题后,终于发现了自己这只速记羽毛笔的异常,无心再访问艾伦,匆匆结束了访谈。

“斯基特小姐从来没有这么快地结束访谈!”弗立维教授显然对丽塔?斯基特深有了解,奇怪地看向连招呼都没打就走的斯基特小姐。本来他还打算警告丽塔·斯基特小姐不要乱写,看来没这个必要了呢!

“或许她发现了更有价值的新闻,或者有什么急事吧。”艾伦一脸的无辜。

“奥格威主席、邓布利多教授、弗立维教授,不知能否赏光共享午餐呢?”哈里斯先生走过来,热情地邀请奥格威主席、邓布利多教授和弗立维教授共进午餐。

“哦,很抱歉,哈里斯先生,今天我和弗立维教授还邀约了吉德罗?洛哈特先生,他或许可以成为艾伦下个学年的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邓布利多教授冲着艾伦眨眨眼睛。

“是那位梅林爵士团三级勋章获得者、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五次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的吉德罗?洛哈特吗?”

哈里斯太太突然出现在艾伦身后,激动得发抖的声音吓了艾伦一跳。要知道,刚刚佩戴荣誉勋章都没能让哈里斯太太兴奋,而仅仅听到吉德罗?洛哈特的名字,就让她难以维持自己的风度了!

同样面色绯红、神情期待的还有黛西!

艾伦觉得,作为一个作家,吉德罗?洛哈特实在是太成功了,他将自己包装得成为了魔法界的大明星。上至中老年妇女、下至未成年小萝莉,都对他十分着迷!

当然,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能出色的施展遗忘魔咒,或许这也正是他能欺骗邓布利多教授,成功地被聘为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原因。

“是的,吉德罗?洛哈特先生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文学作品,被授予了梅林爵士团三级勋章,至于他是否如他的名气那样实力强劲,能胜任黑魔法防御术的教学工作,一会儿就知分晓了。梅林保佑,但愿能给我们找到一位称职的教授。”

邓布利多教授的祈祷显然不奏效,对此,艾伦心知肚明。但是他必须保持沉默,否则要怎样解释他知道吉德罗?洛哈特是位窃取别人的经历化为己用的大骗子呢!

邓布利多教授和弗立维教授和众人告辞,离开了小礼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