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蒲绒绒

“欧文,你看,当初我买这些书籍你还笑我,怎么样,我的眼光好吧。吉德罗成了艾伦的教授,这些书成了霍格沃兹的指定教材!艾伦不需要再买这些书了呢!”哈里斯太太一脸骄傲,得意于自己的好眼光。

“艾伦,别忘记你答应过给我们要吉德罗的亲笔签名哦!”黛西一脸热切地看着艾伦,恨不得和艾伦交换,她去霍格沃兹学习,让艾伦去圣芒戈工作。

“吉德罗?洛哈特下周三将要在丽痕书店举行签名售书活动。黛西,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他的签名的话,你可以自己去丽痕书店,那样得到的可能不仅仅是签名,还会有合影吧!”艾伦扬了扬手中的《预言家日报》,上面有丽痕书店打的广告,吉德罗?洛哈特在报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真是个成功的骗子!”艾伦看到黛西将报纸从艾伦手里抢了过去,珍惜地抚平了报纸的褶皱,将它夹在了她平时最喜欢的书里。

“下周三,或许我可以调休,哪怕后面多上几天班呢!”黛西简直走火入魔了!

“或许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合适的调休理由,比如帮助最小的弟弟购买新学期必备物品怎么样?”艾伦前阵子刚刚去过对角巷,已经购置了足够的药材和坩埚,书籍更是买了无数。它们现在堆在艾伦的储物格子里,他想利用剩下的假期好好整理下这些财务,比如可以放在他的移动塔楼里一部分。

“是个好主意!”黛西奖励似的给艾伦倒了一杯红茶,笑嘻嘻地看着艾伦将茶水全部喝光。

艾伦继续翻着剩下的《预言家日报》,作为预言家日报的首席记者,丽塔?斯基特已经很久没有发表报导了,这本身就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但艾伦心知肚明,自己的吐真咒还在发挥着作用,丽塔没办法胡编乱造新闻,自然也没办法继续报导。

巫师家的儿童一天的生活是怎样的呢?玩儿一些玩具,看一些童话故事书,吃些蛋糕之类的甜食……艾米丽每天的生活都十分的简单、舒适。但是这天早上,她坐在自己的儿童椅上,不停地抠摸着自己的鼻子。

“艾米丽,你鼻子不舒服吗?”家中的成年巫师都去上班了,只有艾伦照顾着艾米丽。

“不,恰恰相反,我的鼻子从没有这样舒服过!”艾米丽脆生回答。

“那你为什么老是弄自己的鼻子呢?”艾伦刨根问底。

艾米丽噔地一下,从儿童椅上跳下来,跑到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艾伦身边。

“艾伦,昨晚我睡着了,在睡梦中,我感觉到什么东西钻到了我的鼻子里。今早我的鼻子简直舒服极了!但那是什么东西呢?”艾米丽喜欢艾伦,艾伦从来不把她的话当做童言稚语来对待,而是耐心、认真地倾听,并给出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艾米丽亲近并信任艾伦,愿意将自己的疑惑讲给艾伦听。

“或许是真的有什么东西,艾米丽不要担心,今晚我会为你守夜,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艾伦并不是敷衍艾米丽,他真的决定,晚上要守着艾米丽,看看是什么东西在搞鬼。

很多时候,孩子们由于自己的表达不够清晰,不能够让他们的监护人懂得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人会认为孩子是在寻求家长的关注,实际上很有可能就错过了孩子的求救信号,错过了教育孩子的良机。

艾伦可是学过教育学、心理学的人,当然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他重视艾米丽说的话,乖巧的艾米丽从不撒谎,她既然这样表达,就一定有情况发生。

夜幕降临,在艾米丽心里,静谧的夏夜由于有了艾伦的守护,黑夜也格外令她安心。她躺在白色橡木小床上,沉沉睡去,脸上带着一抹恬静的微笑。

在确定艾米丽熟睡之后,艾伦隐藏了身形,密切关注着房间。午夜时分,从艾米丽的窗台爬进来一个圆球状的东西。借住明朗的月光,艾伦看清了它的模样。

这个圆球状的小怪物,身上覆盖着奶黄色的软毛,看起来像个可爱的毛绒玩具。它扭动着自己圆滚滚的身体,在房间里探寻着。它的身体中间不时地会冒出一条十分细长的粉红色舌头,像蛇一样在房间里伸来吐去,似乎是在寻找食物。

艾伦终于放下了提起的心,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它是蒲绒绒!

蒲绒绒是比较常见的神奇生物,它生存能力强,在世界各地都可以见到。蒲绒绒性格温顺,不会攻击巫师,这让认出它的艾伦松懈了神经。因为温顺的蒲绒绒,就像是麻瓜的毛绒公仔,任你搂抱,哪怕扔来扔去,它都无动于衷。

这只蒲绒绒爬上了艾米丽的小床,向上伸出了细长的舌头,粉红色的舌头钻进了酣睡的艾米丽的鼻子里,没多久就又缩回来了。

这期间,艾伦只是静静地看着它,没有任何动作。蒲绒绒喜欢将舌头钻进睡觉的巫师的鼻子里,吃他们的干鼻屎。显然它昨天帮艾米丽清理得十分干净,所以今天没多久,它就缩回了舌头。

蒲绒绒这怪异的小癖好使得它们深受一代代巫师儿童的喜爱,即使是流行猫头鹰作为宠物的现在,依然有很多巫师选择蒲绒绒作为宠物,它们非常受巫师的欢迎。

艾伦悄悄地站起身,走到了蒲绒绒的身边,一把将其抱起来,抚摸着它软软的小黄毛。这只蒲绒绒温顺地瘫在艾伦的怀中,满意地哼哼呀呀。

艾伦带着蒲绒绒,悄悄离开了艾米丽的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他们直接来到厨房,艾伦蹑手蹑脚地在厨房寻找起来。太好了,在灶台墙角的一个铁锅中,艾伦找到了一些白天吃剩下的饭菜。艾伦翻出了一个平时不用的碟子,将饭菜倒在了碟子里,放开了怀里的蒲绒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