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拜月:傻了吧,本教主有不死之身!

灵月宫主本来已经暗中准备法术法宝,时刻防备着拜月教主的袭击,哪里想到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拜月教主什么人,灵月宫主可是早有耳闻。

当年林青儿出事,她曾乔装打扮潜入南诏国寻找林青儿的下落,也曾打探过拜月教主的事迹。

在灵月宫主看来,拜月此人不仅有手段,而且也非常有智慧。

这是一个可怕,近乎无法匹敌的人。

正是因为知道拜月教主的可怕之处,灵月宫主才紧张呀。

她虽然自问修为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与拜月教主还有着极大的差距。

可此时!

灵月宫主不敢置信地看向拜月教主,只感觉自己以前打听到的消息,是不是有问题。

向公主表达歉意与愧疚!!?

这真是那个狠辣无情,甚至可以说变态的拜月教主?

姥姥同样惊疑不定,甚至有些疑惑。

在她印象中的拜月教主,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也永远不会说出道歉与愧疚。

那就是个疯子,想要毁灭世界,毁灭天下众生的疯子。

什么时候听说过疯子会感到歉意与愧疚?

在那一瞬间,姥姥甚至怀疑眼前的拜月教主是不是假的。

拜月教主经过短暂的停顿,略显忧伤,解释道:“当年我因贪图强大的力量,被上古魔兽水魔兽所惑,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若非巫后封印了水魔兽,我也无法摆脱水魔兽的控制。”

灵月宫主与姥姥对视一眼,其中有疑惑,还有些若有所思。

水魔兽,上古至凶之物,不灭的凶兽。

要说拜月以前被水魔兽所惑,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两人在那么一瞬间,有些相信了拜月教主的鬼话。

只是她们眉头微皱,没有言语。

不管拜月当年是否是被水魔兽所惑,林青儿都是因他而死,这是无法辩解的事实。

她们一个是林青儿的至交好友,一个是林青儿的奶妈与忠仆,纵然知道拜月当年是不得已,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原谅他。

拜月稍微停顿,继续道:“我此来,不祈求你们的原谅,只是为了弥补我当年的错误。”

拜月话音落下,手中蓦然出现一柄短刃。

灵月宫主两人瞳孔紧缩,赶忙带着尚在昏迷的赵灵儿退后数丈,防止拜月教主暴起伤人。

“嗤!”

拜月手起刀落,短刃蓦然刺入胸膛!

他神色微变,闷哼一声。

鲜血缓缓流下,浸湿了衣衫。

灵月宫主与姥姥满脸错愕,嘴巴微张说不出话来。

不远处的小萝莉们更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纷纷失声尖叫,慌忙地向着远方跑开。

古三通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我擦,教主是个狠人啊,对自己下手都那么痛快。”

李寻欢:“教主何苦?”

小小焰灵姬:“拜月哥哥好可怜,人家看着都痛。”

李寻欢:“教主此番虽是好意,但未免有些,有些,哎。”

李寻欢叹息不语,当年确实是拜月教主之过。

但此时看到拜月教主不惜自残赎罪,还是让他感觉有些于心不忍。李寻欢从来都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尤其是在对待朋友的问题上。

李昊沉默不语,默默看着拜月教主的表演。

他有些好奇,拜月教主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小龙女不知何时出现,悠悠然来了句:“不灭金身在进阶第四重以后,身体各项机能会大幅度提升。若是修行到第五重境界,断肢重生也不是什么难事。”

拜月教主:“还未恭喜小龙女姑娘进阶不灭金身第六重境界,可喜可贺。”

小龙女:“应该是我恭喜教主才对,教主不依靠积分就能进阶不灭金身第六重,这才是真正的厉害。”

拜月教主:“比不得群主。”

众人纷纷愕然。

等等,不灭金身!

教主已经不灭金身第六重了?

那!

众人看着直播中强忍着痛苦的拜月教主,再看聊天群内拜月教主与小龙女悠然的话语,哪里还不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们心中宛若一百万草原神兽在奔跑。

擦!

拜月这贱人根本就是在欺骗大家感情啊。

他们嘴角微微抽搐,心中的感慨与复杂瞬间消失。

众人心中无力吐槽,看向满脸震撼与不知所措的灵月宫主与姥姥,忍不住为她们感到惋惜。

可怜的人啊,你们被拜月大阴逼骗了都不知道。

事实上,灵月宫主与姥姥真的被拜月的举动震撼到了。

她们满脸茫然,还有些不敢置信。

这,这真的还是那个拜月教主!

拜月没有言语,手中蓦然再次多出一柄短刃。

嗤!

短刃贯体,鲜血潺潺而下。

灵月宫主与姥姥心儿猛的一抽,本来还在怀疑与疑惑的心情,瞬间被拜月教主的举动打破。

他若是虚情假意,何许如此对待自己?

只是,只是。

两人想到惨死的林青儿,又实在说不出原谅的话来。

一时间,氛围变得沉寂。

赵灵儿不知何时悠悠转醒。

她先是茫然地看了看姥姥与灵月宫主,随后看向胸前插着两把利刃的拜月教主,顿时清醒了过来。

这是!

赵灵儿吓得小脸煞白,躲在姥姥身后不敢说话。

灵月宫主经过短暂的沉默,道:“教主这是何意?”

拜月略显悲痛,道:“巫后之死虽非拜月本意,却也是因拜月之故。今拜月自知犯下滔天大错,不求能够获得公主谅解,但求能够求得心中的宽慰。

这第一刀,是为了拜月曾经犯下的那些不可弥补的错误,为了曾经遭灾的南诏百姓。第二刀,是为了巫后之死。”

拜月说着,语气渐渐无力,似是因为受创变得虚弱。

他翻手间,手中再次出现一柄短刃。

嗤!

短刃透体而过,拜月紧咬牙齿,面露痛苦之色。

这次他可不是装得,毕竟不灭金身虽然让他无惧剑刺刀砍,但不代表他不知道痛啊!

痛彻心扉呀!

“这一刀,是为了拜月曾经对公主造成的伤害。”拜月说着,身体微微摇晃,满脸痛苦地单膝跪在了地上。

鲜血从指间滴落,比之散乱的桃花花瓣还要妖艳。

灵月宫主与姥姥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为之动容。

三刀六洞啊!

这可不是儿戏!

纵然拜月教主修为不凡,三刀下去也有修为大损。

难道,拜月真的变了,这次并无恶意,而是真诚的前来道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