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拜月大阴逼

(感谢书友‘人生如梦我为梦中人’的万赏。)

灵月宫主与姥姥满心的懵逼,还有些小小的茫然。

她们开始的时候确实在怀疑拜月此次的目的,但经历过三刀六洞后,真的有些被打动了。

首先,拜月的修为远远强过她们。

如果拜月有坏心思,完全可以直接抢走赵灵儿,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戏。

可要说拜月突然变好,两人也是在难以接受。

至于赵灵儿,已经完全被眼前的事情弄懵逼。

她根本不清楚,巫后之死与拜月的具体关系。此时听到拜月的解释,看到他的举动,不免有些震撼,还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众人懵逼间,拜月手中再次多了一柄短刃。

只是不等他插下去,赵灵儿挣扎了一下,最终是忍不住开口阻止道:“拜月叔叔不要。”

拜月停顿一下,神情复杂地看向赵灵儿,脸上划过两道淡淡的泪痕。随后他羞愧地垂下了头,声音哽咽:“是拜月叔叔不好,是拜月叔叔不好。如果,如果不是我,我。”

赵灵儿到底年轻,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阵仗。

她揪着姥姥的衣袖,一边放声痛哭,一边安慰着拜月:“不是拜月叔叔,是水魔兽,是水魔兽。”

灵月宫主两人沉默不语。

事情到了现在,哪怕是她们也不免有些相信了拜月的说辞。

当然,两人可没有赵灵儿那么好糊弄。

即便是相信了拜月,也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他。

聊天群。

拜月教主:“完美,多谢群主的不灭金身神功。”

众人满脸无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教主啊,您真的已经坏掉了!

他们面皮微微抽搐,忍不住为赵灵儿等人感到惋惜。

一群无知的小白羊,你们被大灰狼骗了!

小小焰灵姬:“拜月哥哥已经坏掉了吧?”

不败顽童古三通:“不,不是坏掉了,是已经彻底黑掉了。果然,教主切开了也是黑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怎么感觉教主黑化的事情,全是群主的功劳。”

全知全能李大仙:“我没有,你说谎,不要污人清白。”

不败顽童古三通:“嗤,群主你还有清白,你是想要笑死我们。”

不败顽童古三通被群主禁言一分钟。

不败顽童古三通被群主解禁。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拜月教主黑化和群主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

全知全能李大仙:“孺子可教也。”

不败顽童古三通:“都是群主调教有方。献媚.jpg”

小小焰灵姬:“.....脸呐?”

李寻欢:“.....脸呐?”

不败顽童古三通:“群里的事情,谈什么脸?”

众人无语,齐齐送给不败顽童古三通一对白眼。

叶问:“其实我感觉这样倒也不错,教主虽然有些做戏的成分,但灵儿姑娘以后至少不需要生活在仇恨中,也不需要生活在担忧与恐慌之中,还可以返回南诏当她的公主。

更何况,拜月教主放下了毁灭世界的念头,更是有了教化世人的想法,这已经算是最完美的结果了吧。”

众人从古三通的无耻中回过神来,不免陷入了沉思。

虽然拜月教主虚伪的表演让人感觉有些蛋疼,但却不得不承认叶问说的有道理。

相比较原本的结果,现在这个绝对称的上完美了。

那边灵月宫主迟疑了几下,缓缓走到拜月教主身前。

“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今教主能够回头是岸感悟善果,也是天下之福。”

灵月宫主说着,素手微抬,几缕劲风点在拜月教主胸膛的数处大穴上。随后她轻挥衣袖,三把利刃宛若被无形的锁链拉扯,纷纷从中飞了出来。最神异的是,伤口中没有溅出点滴鲜血溅出。

灵月宫主庄严肃穆作观音姿态,一缕青光随她手指点处没入拜月教主的体内。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就再也看不到丝毫伤痕。若非拜月教主鲜血淋漓的衣衫,刚刚的一切就好似幻觉。

拜月教主愣了一下,赶忙向灵月宫主道谢。

他强撑着虚弱地身体,故作羞愧道:“多谢宫主,此番,拜月受之有愧。”

此番为了解决多年仇怨,拜月教主不仅经过深思熟虑,更是深刻的领悟了演员的自我修养。

灵月宫主嘴唇喃喃,最终叹了口气。

感情上,她并不想要原谅拜月教主。

但理智上,她却明白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灵月早已经感受到自己死劫将之,只是此乃天命大劫,她固然感知到了劫难,却也无力破解。

灵月在世,尚且有把握能够护住灵儿周全。

可一旦她身陨,这仙灵岛就再也无人能够抗衡拜月了。

眼下固然不是完美的结局,却也解决了赵灵儿的后顾之忧,让她不用生活在提心吊胆的追杀阴影下。

灵月宫主经过短暂的沉默,道:“教主客气了。”

另一边,姥姥始终沉默不语,看向拜月教主的眼神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充满了厌恶与冷漠。

赵灵儿神情复杂,精致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

她虽说原谅了拜月教主,但面对间接害死自己母亲的人,却也着实无法保持平静。

聊天群。

不败顽童古三通:“呵呵,看来教主的小伎俩根本不好用啊。人家只是嘴上说说,可没有真要原谅他的意思。”

叶问:“其实教主做得已经很好了,只是这毕竟是杀母之仇,教主也别太过介怀。”

李寻欢:“你们太小看教主了,我感觉教主还有手段没有施展。不要忘了教主可是向来谋而后定,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众人闻言,纷纷错愕的看向拜月教主。

这老阴逼难道真的还有手段?

只是姥姥亲手将巫后带大,相当于她的女儿,赵灵儿更是巫后的亲生骨肉。这杀母之仇,屠子之痛,不管怎么想也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吧?

拜月教主:“知我者,李寻欢也。”

众人见此,更是愕然。

我去,这老阴逼真有手段没有动用!?

不会吧!

就算人家再傻,但这可是屠子杀母之仇啊,岂能轻易化解。

众人疑惑,也越发好奇拜月教主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才会这么自信能够解决此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