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叶问:大帅命不久矣!

(ps:简单说一下,以后更新会尽量安排在白天,尽量不太晚。)

众人早已经有过数次观看直播的经验,此次自然也是轻车熟路。

经过短暂的延迟后,众人看到了叶问所在的世界。

肃杀!

沉重!

紧张!

街道上,能够看到神色肃穆的士兵列着整齐的队伍,扛着已经上膛的枪械沉闷走过。

他们脚步沉重有力,不时警惕地观察着街道上的每个人。

一辆普通的陈旧马车缓缓驶过,马蹄在青石街道上哒哒作响。

叶问透过车窗观察着外面的景象,回想起最近的国内国外严峻形势,以及东北的未来,心情有些沉重。

焰灵姬:“咦,这是怎么回事,外面好多士兵呀,难道出事了?”

叶问:“听说最近东瀛人有异动,所以城中的巡查比较严格。也是因为这件事,张大帅才会急匆匆地返回北方坐镇。”

焰灵姬:“哦哦,原来是这样呀。”

小焰灵姬不再询问,好奇地跳出了马车。

她打量着这与祝融部落完全不同的风景,小脸上写满了与年龄完全不同的成熟。

因为他们看到的只是聊天群反应出来的全息投影,所以众人不需要刻意地跟上马车的速度。他们只需要站立不动,自然会看到景色的变化。

马车的速度并不算快,路上也遇到了几个盘查。

不过因为叶问有着上流名仕亲笔书写的拜帖,倒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与纠缠。

当叶问来到大帅府的时候,已经到了日上正午时分。

大帅府。

张作林个头不高,容貌普通略显消瘦,留着浓重的八字胡。

因为东瀛人的异常举动,以及南方战事进展的不顺心,张作林近日的脾气很不好。

他眼中布满了狰狞的血丝,显然最近睡得很不好。

“妈了个巴子,本帅不是说了今天不想吃荤腥。这大鱼大肉想要干什么,撑死本帅啊。”

张作林瞪着眼睛,对着管家怒骂不已。

管家满脸苦笑,赶忙解释道:“这是夫人的意思,我们。”

张作林眼一横,越发恼怒,直接一脚踹了上去:“m的,这家本帅还不能做主了?”

“大帅,门外有人求见。”

就在此时,有卫兵从庭院外走了进来,禀报道。

“有人?”

张作林愣了一下,眉头微皱有些疑惑。

他不记得今天邀请了谁啊。

“什么来头?”

张作林沉声询问。

“带着广州名士的拜帖,说是叫叶问。对了,他还带着个女的过来的,说是他内人。”守卫略微沉思了一下,回复道。

叶问,广州名士,还带着老婆过来的?

张作林摸了摸胡子,来了点兴趣。

他最近与老蒋的人打得满脸狗血,这时候广州有人突然前来拜访,而且还是带着夫人,着实让张作林有些看不懂。

“带他去客厅候着。”

张作林沉思着,虽然没有听说过叶问这个人,但还是来了兴趣决定见上一见。

“是。”

客厅。

叶问在守卫的带领下来到客厅,很快有容貌清秀的侍女端来了热茶。叶问自饮自酌,表现的非常平静,完全忽视了门前持枪的战士。

至于张永成,则双手紧紧握住衣摆,表现的有些紧张。

她固然出身名门,但眼下要见的可不是什么普通上流名仕,而是占据天下半壁江山的张大帅。面对这种叱咤风云的顶尖大人物,张永成如何能够不紧张。

叶问察觉到张永成的紧张,微笑着握住了她柔弱无骨的纤细素手,以示安慰。

张永成温柔的回了个笑容,本来忐忑不安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而在叶问等待的功夫,众人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大帅府的情况。

古三通:“此人很谨慎呀,光是客厅附近的明哨暗哨就超过十处。”

李寻欢:“历来能成大事者,无不是有着过人之处。此人虽然只是匪盗出身,但能够走今天这一步决然不是侥幸。我看这些士兵行走站岗无不颇具章法,应该都是军队中的百战精兵。”

古三通:“咦,李兄还懂行兵打仗。我还以为你们这些读书人只会风花雪月,嫖娼嘴炮呐。”

李寻欢哭笑不得,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读书人的事情,能叫嫖吗,那叫才子佳人,一时佳话才对啊!

当然,李寻欢也就在心中想想罢了,自是不会与古三通较劲。

以他对古三通的了解,要是真与对方讨论这个问题,怕不是要争辩的没有尽头。

拜月教主站在门前,打量着门口的守卫。

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打量他们手中的枪械。

在接受了王磊的现代知识后,众人对于科技已经不算是特别的陌生。至少对于枪械这种现代利器,不至于一无所知。

拜月教主仗着对方看不到自己,对着长枪饶有兴致的研究了起来。

天使彦悠然的坐在客厅。

事实上,她对这种事情根本不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见识见识异世界的风情,天使彦才懒得前来。

至于焰灵姬,则缠着李昊问东问西,看什么都显得特别好奇。

“群主哥哥,椅子坐着舒服吗,总感觉坐这种东西怪怪的?”

“群主哥哥,这个瓶子好漂亮呀。”

李昊也不气恼,饶有兴趣的陪着焰灵姬四处溜达。对于张大帅的府邸,李昊还是颇感兴趣的。毕竟不论功过,这都是能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大人物。

而帝蕾娜,则完全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众人等待片刻,后方突然传来爽朗的大笑:“孔夫子说得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声音尚未落下,众人就看到有三人从后面走了进来。

为首者,正是张作林。

而在他身旁,则是两位目露精光的侍卫。

两人腰间有手枪,且指骨粗大远超常人,手掌上青筋凸显宛若蚯蚓,掌心处有明显的老茧,显然身怀不俗的武技。

焰灵姬:“哎呀,这就是张作林,看起来很普通耶。”

古三通:“普通,这种人可不普通。能从土匪走到权倾天下,哪个不是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枭雄。

小焰灵姬,你以后行走江湖可要小心喽。有些人看着普通,实际上不知道私下里有多龌龊,多卑劣。”

焰灵姬:“哼哼,等人家回去修成了群主哥哥给人家私人订制的超级神功,肯定能天下无敌。到时候人家不去欺负别人,他们就该庆幸我焰灵姬大人的慈悲了。谁要是想欺负人家,人家就,就.....”

焰灵姬说到这里,似是有些苦恼。

她稍微停顿,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得意道:“人家就把他们抓起来当宠物。”

众人闻言,无不笑了起来。

某人现在还记得宠物的梗啊!

张作林看向叶问,两人四目相视,无不显得格外平静。

是个人物!

张作林虽不知道叶问的来历,但看到对方面对自己尚且如此平静,心中忍不住赞叹一声。

自从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他甚至已经记不得有多人还敢如此平静地与自己对视。

张作林笑着走上前:“这位想来应该就是叶先生了,不知叶先生不远万里从广州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叶问起身,拱手道:“叶某此来,只为一事。”

张作林坐在上方主位,微笑道:“请说。”

“我为救大帅性命而来。”

叶问声音平淡,果断,没有丝毫犹豫。

只是他话音落下,客厅瞬间静了下来。

所有人无不侧首而视,其中有诧异,有愤怒,还有鄙夷。

张作林脸上的笑容更是瞬间冷了下来,冷哼道:“妈了个巴子的,敢这么和本帅说话,你小子有种啊。知道以前这么和本帅说话的江湖骗子,现在都是什么下场?”

张作林说到这里,双眼突然眯了起来,好似捕食的猎豹散发着强烈的危险气息,冷漠道:“那些人,全被本帅喂了狗。”

焰灵姬:“o(n_n)o,人家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叶问哥哥这么会装。”

古三通:“嗤,这算什么。要是我,哪里还会和他们这么废话,直接一套装逼三连,让这什么大帅啊,将军啊,全都跪在地上唱征服。”

李昊心中好笑。

不过他倒是相信,如果古三通遇到这种事情,肯定会比叶问更出色。同时李昊也相当好奇,古三通的装逼三连到底是你们。

叶问暗中翻了个白眼,对古三通有些无语。

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来,继续故作平静,道:“大帅不信。”

张作林满脸不屑,双肩耸了下,冷笑不语。

信!

他张作林信命,但不信歹命!

叶问没有过多言语,转而看向张作林的两位贴身侍卫,拱手道:“未曾请教两位壮士高姓大名。”

两人沉默不语,无情地看着叶问,仿若在看死人。

叶问神色有些尴尬,还有些无奈。

他本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遇到这种事情难免有些生疏不习惯。

只是不等叶问开口,张永成突然开口道:“老爷,您不是跟仙长学了仙法,何不直接给大帅开开眼。大帅见多识广,走得过桥都比咱们走过路的多。是真金,还是假货,想来大帅自有分辨。”

张作林双眼微眯,脸上多了几分玩味。

仙法!

这些年他遇到的自称会仙法的得道之士,没有一百,也得有九十了。可这些人,少有人有真本事。

此时听到张永成的话,他已经给叶问定下了骗子的标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