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李顾明

在林宇玩游戏的时候,郑剑洲却是单独一人,来到了武馆的最顶层。

“老爸!”郑剑洲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挡,直接走进入到了郑明的办公室,而此时沙发之上,除了郑剑洲之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

“你怎么过来了。”郑明看到郑剑洲走过来之后,问道。

“不是想你了嘛,就过来看看老爸。”郑剑洲走到了郑明的身边。

“这位是剑洲吧,好多年没有见到,没有想到一眨眼就这么大啦。”坐在郑明对面的中年男子笑着道,双眼微微一茫

“是啊,我记得当年你见到剑洲的时候,他才刚出生不久吧,现在都十六年啦。”郑明感叹道,“这位是你李叔叔。”

“李叔叔好。”郑剑洲非常有礼貌的问候道。

“不错不错,不愧是你郑明的儿子,虎父无犬子,这一身实力,应该是定位赛十连胜吧。”李顾机眼睛散发出一丝精光,紧紧的盯着郑剑洲,仿佛是要把郑剑洲给彻底看透。

“哦?你最后一场打赢啦?”郑明这才注视着郑剑洲,发现他已经成为一名青铜级武者,而且身上明显散发着远超于一般学生的气息,如果是普通武者或者是感觉不出来,但是无论是郑明还是李顾机,都是身为铂金级强者,自然能够观察到郑剑洲身体散发出来的气息,并且对他的实力分析得一清二楚。

就像郑明看见林宇的时候,能够感知到林宇身上的气息波动,并做出具体的判断,分析林宇的实力。

“是啊,刚刚打赢的,我和林宇双排,你是不知道刚才那一把是有多少的凶险,开局就有一个队友在送人头,还是靠林宇一手力挽狂润,从前期就帮助队友取得了优势,最后我们四打六都是碾压对面获得了胜利。”郑剑洲被郑明这么一问,瞬间就激动了起来,直接将刚才那一把比赛的情况告诉了给郑明,此时的他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十六岁少年,遇到好的东西第一时间就会跟家人或者是朋友分享。“所以我获得了十连胜,力量也是达到了一千六百公斤,不过你是不知道,林宇他的力量更是。。。”

“咳咳!好啦,我知道了。”郑明突然打断了郑剑洲的话,脸色微微一变。

“嗯嗯,就是这样了。”郑剑洲不明白为何郑明这一副表情,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应该是他的话透露的内容太多了,对于从就生活在家族势力之中的他,嗅觉远远的比普通人更加灵敏。

“不错啊,竟然刚一晋升武者就达到了一千六百公斤,起点就远远的超过了其他人,一些青铜级中阶的,也差不多才能够达到这个力量。”李顾明眼睛又是一亮,脸上露出了微笑,然后继续道。“你口中的林宇,力量能达到多少公斤啊。”

李顾明自然也是人精,一听到郑剑洲的话,就知道他提到的那个林宇,实力肯定是非凡,不然不会受到林宇如茨追捧。

郑剑洲并没有回答李顾明的问题,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郑明,带着一丝询问。

“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啊。”郑剑洲一手端起了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一脸平淡的道,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哦,林宇想要重新打定位赛,但是一个月的禁赛惩罚时间太长了,我答应送给他一颗优质无副作用的瞒丹。”郑剑洲看着面无更让郑明道,对于父亲的这副表情,他也是非常熟悉了。

瞬间就知道虽然李顾明是故交,认识了十几甚至是更久,但绝对不像是表面上那么和谐,感谢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深厚。

“我看林宇的战绩实在也太差了,到现在也不过是四场胜利,三场比赛,这也太惨了一点,还不如重新打一遍了,那样他的实力才能更高一点。”郑剑洲道。“毕竟林宇是我们武馆的一员嘛,相互帮助一下还是应该的。”

“原来如此,那既然是已经答应林宇了,正好我这里有一批刚从总部送过来的瞒丹。”郑明道,然后佩戴于右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闪,一个玉瓶就出现在他的手上。

“谢谢老爸,我就给林宇拿过去,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行离开了。”郑剑洲接过了郑明手中的丹药,心中一喜,终于可以给林宇一个交代了,他原本还以为向郑明讨要一颗瞒丹会很困难呢,毕竟一颗丹海价值不菲,而且这种完善无副作用的瞒丹,几乎是有市无价。

“你李叔叔刚才还问你问题呢。”郑明两手交叉,眼睛却是直视着李顾明。

“哦,林宇的力量啊,刚才测试了一下,也就六百公斤吧,毕竟才获得了三场比赛的胜利,可比我差远了,哪怕服用瞒丹,那也是二次定位赛了,只能林宇赋与实力,甚至是运气差了一些。”郑明一脸认真,‘如实’道。“还好老爸好,看在我的份子上,让林宇加入了武馆,还送了他一颗瞒丹,以后林宇绝对会感激老爸,感激武馆的恩惠的。”

“哦?”李顾明看着眼前两父子的表演,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但到底相不相信,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了,毕竟郑剑洲的看似有点道理,但是前后话细想的话,并有一些矛盾。

“剑洲啊,我实话跟你吧,我是南方武者学院的招生老师,这一次来到阳城市呢,一则是与你父亲叙叙旧,想当年我们还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可惜岁月不饶人啊。

另一个则是为南方武者学院招收学生,以免有才被遗漏,而且南方武者学院是南方最好的学院,加入南方武者学院是无数学子的希望,未来前途必定是一片光明。”

“你既然能够获得了十连胜,必然也是能够达到学院的录取资格,甚至我这里有一个B级的招生名额,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把这个名额给了你,也当做是见面礼。”李顾明笑眯眯的道,一时间让郑剑洲有些摸不清头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