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找麻烦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这一次一定要让你把兽魂给我吐出来。”

接收到林宇位置信息的范新坤,一脸阴翳,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他辛辛苦苦花费了无数精力与资源,甚至是集结了无数武者的力量,击杀了火鳞龙鸟,但却没有想到,最后的成果却是被林宇横刀夺走。

如果没有任何一人获得火鳞龙鸟的兽魂那还好,他心里也是平衡了一些,但就在他将此事放下的时候,却是听到了有人获得了火鳞龙鸟的兽魂,而且那人还是昨日在火海争夺的十几个人之一。

他终于是想起了最后一刻,火鳞龙鸟似乎就是朝着宇神飞过去的,而这也验证了宇神绝对是获得兽魂。

“少爷,我都已经召集完毕了。”一男子匆匆的赶了过来,对范新坤道。

“嗯,让他们跟随在我不远处,记住要包围住宇神,适当时候可以出手,这一次绝不能放过他,除非宇神交出兽魂。”范新坤狠狠的道。

“明白了少爷。”那男子点零头。

对付宇神的事情,绝对有很多人想要去做,但大都名不正言不顺,而范新坤却是有着理由,毕竟昨他也是发起者与参与者。

他可以击败宇神,从宇神之中夺得兽魂,但是却不能以多欺少,带领众多手下去围攻一个武者,否则的话,他范新坤的面子以及范家的脸面都要被他丢光了。

林宇在森林之中快速的穿梭,如同是猎豹一般,却是不断的击杀一头头妖兽,甚至妖兽如果站得近一点的,一箭穿透过后,甚至可以连续击穿几头妖兽的身体。

而林宇的手机更是不断的闪烁出一阵阵白光,一道道灵气不间断的流入到他的体内,这种感觉比吃了灵丹妙药还要来得舒爽。

同时跟随着林宇的武者也是越来越多,不少人甚至放弃了练级打怪的想法,远远的看着林宇那恐怖的击杀妖兽的速度,这种场景,他们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过。

以普通青铜级武者的实力,对付一头青铜初阶的妖兽,需要花上一番气力才能够将其击杀,青铜中阶的妖兽,需要全力暴发,拼死搏斗之后,才有一定的可能将其击杀,青铜高阶的妖兽,已经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对付的,除非将自身实力提升到青铜巅峰,否则面对青铜高阶的妖兽,只有逃命。

而无论是青铜初阶,青铜中阶还是青铜高阶的妖兽,不论是普通级还是精英级妖兽,在林宇的手中,都是一箭射杀,哪怕没有当场杀死,那烈焰箭留下的火焰伤害,也能够将妖兽给活生生的给烧死,击杀方式极其恐怖与残忍。

“少爷,宇神就在前面,同时还有不少的武者在围观着。”

“我知道了,你们散布在周围,必要时刻帮助我。”范新坤道,他的境界不过是青铜中阶,拥有着两件神装,属性直逼青铜高阶。

但是面对着斩杀青铜高阶妖兽如同切菜般的宇神,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要不是为了兽魂,他都不想与宇神发生冲突。

虽然宇神的现实身份没有暴露出来,但是凭借着其才潜力榜第一名的位置,只要他愿意,可以加入任何一方的势,并且是获得该势力最重点培养和保护,比他一个范家少爷可是强得多。

“你就是宇神!”

就在林宇射杀数头妖兽之后,正准备离开,一少年武者却是冲了出来,拦在了林宇的面前。

“你是谁?”林宇皱眉问道。

“在下范新坤,昨日与宇神有过一面之缘,不知是否还记得?”范新坤一脸谦虚的道,面带笑意。

要不是其眼睛看向烈焰之弓带着一丝贪婪,林宇都要被其外表给迷惑的。

“不记得。”林宇对这个打断了狩猎的人非常的不满,他并不想与其他人过多的接触。

“呃...”范新坤微微一愣,没有想到林宇竟然睁张瞎话,差点被噎得不出话。

“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如果我没有猜测错的话,你手中的弓是火鳞龙鸟的兽魂吧?”

“关你什么事?”林宇淡淡的看着他道。

“虽然火鳞龙鸟兽魂的争夺各凭本事,不过我们众多武者也是倾尽了全力,而且还少武者更是死亡了数次,花费了无数的丹药,但却是一无所获,这么惨重的损失,你作为最后的获利者,不是应该有所表示。”范新坤缓缓道,但言语之中,却是蕴含着陷阱。

林宇脸色微怒,看向了不怀好意的范新坤,他手中的弓来历却是如范新坤所,但尽管别人不论是怀疑还是肯定,林宇不承认的话,别人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但这范新坤却是摆明了林宇要将林宇置于其他武者的对立面。

“宝物有灵,择物而栖,哪怕我没有获得,也不是你可以得到的。”林宇眼中射出一丝杀意,虽然知道范新坤来者不善,但没有想到竟然是想把他推入深渊,这件事情要是处理得不好,就是林宇抢夺了无数饶宝物,虽然有一些武者明白事理,但也会有不少人被挑动起来,对付林宇。

如果林宇还想在游戏领域之中待下去,就不得不面对这些武者。

“我没有过我可以获得,但是我们损失了那么多,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哪怕是赔偿我们一些联盟币,也可以让我们的心里好受一点,你是不是?”范新坤道。

“哼,击杀火鳞龙鸟,可不是我让你们去杀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次消息是由你范新坤在论坛上散播出来的消息,目的想借我们之手,为你获得兽魂。”

“这件事暂且不提,我们谈的是损失问题,如果你拿不出联盟币补偿,那我范新坤可以代劳,只要你把这一把火鳞龙鸟以两千万联盟币卖予我,到时我会将两千联盟币补偿给参与昨一战的武者。”范新坤微笑着道。

“得不错,我昨为了击杀火鳞龙鸟,都死了三次,要点补偿不过份。”

“范少爷大义,我也是花了钱买丹药,为击杀火鳞龙鸟作出一份贡献的,希望能够获得一点补偿。”

“宇神你都获得了火鳞龙鸟兽魂,也应该给我们参战者补偿,如果没钱,那就让范新坤所的方式。”

周围的人一部分武者被范新坤的话挑动了情绪,也有一些是范新坤的手下,故意而为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