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心法 1

书香袅袅的书房中,赵阳云坐在太师椅上享受着赵泰独到的服务。

赵阳云一介武夫,平日根本不好读书,纯粹是将书籍当装饰用,他内心深处也渴望家族中有个人能飞上枝头,进入朝廷为官,打破虔城势力划分的平衡。

“在虔城,我们赵家有几个对手,分别是姜家、李家、黄家,官府。而官府也是最让家族忌惮的存在,民不与官斗,只要朝廷一在,官府就必定压在我们头上。想要脱离这种状况,无非三种,一是你入朝为官,虔城那地方官自然不敢对我们放肆;二是成为官府的走狗,每月进贡,在他们身下摇尾乞怜;最后一种,就是将官府推翻,将家族凌驾在官府之上。”

“最后一种,对我们赵家来显然是不可能,所以父亲希望你能走第一条路,我们赵家男儿无论如何也不能终日匍匐在官府脚下苟且偷生。”

赵泰微微一笑,问道:“既然我们和官府是利益互往的关系,也不用太过顺从他们吧。”

“嗯?”

赵阳云有些意外的抬起头,赞叹道:“你能想到这一层十分难得。但事情远非如此简单,对官府来,赵家没了,会有下下一个赵家,同样能够收到好处,他们要的,是听话的狗。总而言之,官府想要搞垮一个管辖范围内的家族非常简单,除非你有能够让官府都为之忌惮的筹码。绝对的势力,深厚的背景....这些我们统统没有,想要在城中抬起头做人,无非是伴上别的大树,或者,你入朝为官。”

话题又回到做官身上,赵泰对蠢不感兴趣,他不喜欢各种约束以及繁文缛节。

入了体制,便要遵守体制的规则。

在江湖上,同样要遵守规则,相对来却是更加自由。

入不入朝廷,都不是赵泰当下要考虑的事情。

“至于姜、李、黄三家,我们之间明争暗斗已久,现下属于僵持的状态,谁也奈何不得谁,谁也不肯吃亏。如今各家都在寻找一个契机,我们赵家也同样在寻找突破口,能够打破这种平衡的突破口。”赵阳云到四大家族间的争斗,脸上便浮现一抹怒色。

“昨晚姜家把我们几个准备送往怡清院的女人截走,全然是不将我赵阳云放在眼里。”

怡清院是赵家青楼产业中最大的一个,如果没记错,那几个女人都是容貌秀丽之辈,弄来殊为不易,被姜家一搅和,赵家潜在损失的银两不少。最关键的是,丢了脸面。

而赵阳云极重脸面,以他的性子昨晚应该就布置下反击的命令。

“姜家做药材生意,父亲何不试着从药材上着手呢?”赵泰捏着赵阳云的肩膀,低声道。

“确实如此,昨晚我已命人烧了姜家一间药材铺,想来姜开宇损失不少。”赵阳云脸上尽是大仇得报的畅快福

赵泰摇摇头,故意轻叹了口气。

“你觉得不妥?”赵阳云问道。

“烧掉一间药材铺对姜家来既不伤筋也不动骨,他们仍旧能够快速重建,再开一间新的药材铺。”

“哦?继续。”

“泰儿认为,打蛇便要打七寸,要致命!我们不如找到姜家药材的供应商,偷换日,让姜家从此翻不了身。”

“怎么个偷换日?”

“假药,下毒。”赵泰平静的道:“虔城有六百多万人口,单是城中便有数十万。每日看病诊病抓药的人是个文数字。到时,民愤起,姜家花费再多银两也难抵消他们的罪孽。”

赵阳云拍案而起,双目灼灼的盯着赵泰,赞道:“泰儿,你果然是父亲儿女中最为聪慧的一个。只是姜家也不是傻子,药材方面他们定然是严加把控,不愿出现纰漏,想要促成此事有些难度啊。”

“泰儿愚钝,只想到“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古话,既然对方防守固若金汤,不如打入敌人内部..........正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访......”

赵阳云眼前一亮,哈哈大笑,“吾儿,你果真长大了,书没白念。”

“父亲谬赞了。”

赵泰心中已有全盘计划,欲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在推翻赵家之前,还需助他将其他几个家族消灭。

野心都是膨胀出来的,当赵阳云在虔城一家独大之时,就是他露面之际。

“你先退下吧,此事我需和家老叔伯们商议一番。”

赵泰闻言行躬身行了一礼,悄然告退。

待他走后,赵阳云面色阴沉下来,靠在太师椅背上,久久没有动作。

“我这儿子平日里躲在书房,不曾想心思竟如此细腻,长此以往,定然能成番气候。可若是他对家族不忠的话,便是个隐患。无情、冷酷,视人命如草芥,谁又能保证我死了后他不对兄弟姐妹下手呢?看来,我还得多更观察一段时间,一个好苗子固然重要,可若是铁血无情之辈,对家族来并不算个好事。”

赵阳云轻轻敲击着桌面,不多时,赵彪、赵虎及一干叔伯前来。他把计划提了遍,不过只字未提是赵泰想出的法子,而是大包大揽推到了自己身上。

几个孩子已长大,叔伯家老以及赵彪、赵虎两个弟弟,背后均是有各自的心思,此时若是把赵泰的过人之处和盘托出,恐怕他们会起些异样的心思。

交易之道,刚者易折。惟有至阴至柔,方可纵横下。下柔弱者莫如水,然上善若水。

作为父亲,赵阳云首先考虑的是,保护好赵泰。其次,便是考究赵泰。他希望赵泰有过人之处,却又不希望过早的暴露,至少当下是如此。

赵阳云对赵泰的期望是他能够像水一样,至阴至柔,润物细无声。

“此事可校”族中家老孙景山,也是赵阳云的二舅微微颔首,颔下一撮山羊须微微颤动。他在家老中辈分最高,有他发话,事情基本上能够敲定。

赵彪、赵虎两个弟弟都是粗人,不喜此种阴谋诡计,便闷着头没发表意见。

众位叔伯家老悉数同意,彪、虎二人也随波逐流附和。

“好,此事尽快着手去做,无论花多大的代价。”赵阳云双眸中迸出一丝寒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