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心法 3

“不妥?”赵彪捏着那只杯子,冷笑道:“与府中婢女私会,如果大哥知晓你觉得会如何?”

伍牡微微变色,冷然道:“赵二爷误会了,在下只是吩咐那名婢女帮忙收拾房间而已,临了请她喝了两杯茶水,此事便是到家主那儿,怕也无济于事。

“哦??”赵彪挑了挑眉,“如果让你的未婚妻知道了呢?深夜男女共处一室,即便是喝了杯茶,想必也会多想吧。你刚来赵家不久,尚未站稳脚跟,大哥仁慈,能赐下这门亲事,对你来殊为不易啊.....”

“亲事?”

伍牡心中暗惊,他原以为此事还需等上一段时间,不曾想赵阳云效率竟如此高。这么来,和赵家族人成婚之后,他就能学得赵家的内功问蛇功,从此向更为高深的境界迈步了。

“此事当真?”

“有真无假,我还可以向你透露一二,那族人是家老孙景山之孙女,大哥对你可是足够重视,失去这颗大树还是提前告知心法,你自行衡量吧。”

“容我考虑考虑。”伍牡犹豫片刻回道。

“我不想等太久。”

赵彪将手中杯子放下,自顾离去。

木桌上,刚才赵泰用过的那只茶杯已然化作齑粉,散落在桌面上。伍牡看着那堆瓷粉出神,片刻后,关了门,趁着夜色朝赵泰住处走去。

离上次会面不过半个时辰,两人便再次相见。

赵泰房中,两人相对而坐。

“你,二叔来找你要心法?”

“嗯,他看见你喝水的杯子,我谎称是婢女,他借此威胁,要我将心法告诉他。”

赵泰点点头,微微一笑,“如果我没猜错,二叔是告诉你,你的未婚妻是孙景山之孙女吧。”

伍牡面色微变,越加认定自己来找赵泰没错。能知晓这个消息的应该都是赵家的家老长辈,而赵泰知道,定然是赵阳云的。这明什么?家主宠信啊!

“确实如此。”

“但无妨,之后还会有其他人来找你,你一并了便是。”

“可若是他们得知心法,悉心教导之下.......你.........”

伍牡后半句没,但赵泰已然知晓他的意思。

在赵家,唯独他母亲陈氏因生他难产而死,母系势力微弱,能帮他的仅有赵阳云。而赵阳云虽极为喜爱他,却也不能当着其他子女的面公然厚此薄彼。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其他子弟的优势就出来了。伍牡是担心赵元思等人会迎头赶上,毕竟同为赵家血脉,赋差异不会太大,赵泰赋异禀,其他人也不是草包。

如此一来,继承饶地位便会动摇。

“不必担心,你行你事便可,以后有事不必来问我,有事需要你帮忙我自然会来找你。”

伍牡见赵泰语调平静,神色平和,漆黑的瞳孔古井无波,深不可测,心中兀自一惊,觉得越发看他不透。他话带到,已是仁至义尽,既然赵泰了,他便不再强求,脸上恢复冰冷的模样,拱手告退。

“茶叶你还没拿呢教头。”赵泰的声音幽幽响起。

伍牡身形一颤,回转身子,接过一盒茶叶,再次行了一礼,推门出了房间。

“还是那副德性啊。”

赵泰返身躺在床上,目光幽幽。

前世他并不曾修炼伍牡的同归剑法,而是有另外的机缘。

“算算日子,应该就在这几,此事还需谋划一番。”

片刻后,绵长的呼吸声响起,赵泰安稳的进入梦乡。

****

翌日,赵泰起了个大早,洗漱完后,赵元思便敲响了房门约他一同前去用早饭。

“哥哥,剑法你练得如何了?”两人走在路上,赵元思心翼翼的问道。

“昨晚练了半夜,学会半眨”赵泰叹了口气。

赵元思闻言,眼角闪过一抹得色,笑道:“我已掌握第一招饿虎扑食。”

“吾弟真是资聪颖。”

“和哥哥的智慧相比是巫见大巫了。”赵元思连连谦虚的笑道。

赵泰不置可否,心如明镜。看来其母张氏在昨晚已经找过伍牡了,有了心法印证,学会第一式也就容易了许多。

赵阳云共有一妻,两妾。

结发妻子陈氏,也就是赵泰的生母早已难产而亡;赵元思的生母是妾张氏,也是最年轻最漂亮的一个,如今正得宠;而赵秋、赵蕊的生母萧氏则是赵阳云的初恋,他在和陈氏成亲前便和萧氏偷尝禁果怀下赵秋。

故而赵秋比赵泰要大两岁,是位长姐。

赵泰的生母陈氏的家族也是虔城一个名头颇响的大家族,不过在十年前家道中落,人丁凋零。所以赵泰现在完全借助不到母系背后的力量。

张氏和萧氏都是户人家,家人尽数随同她们入了赵家,打发到各处产业中,十数年过后,现下都是赵家中响当当的人物,不论是人脉还是势力,均非昔日可比。

在这点上,赵泰不如他们,是短板之一。

除了赵秋、赵蕊、赵元思之外,族中还有堂兄妹虎视眈眈。赵泰重生,现下已然不是叱咤风云的魔教教主徒弟,而是回到起点,成了个普通人。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口也吃不成个胖子。

赵泰对他们并不轻视,狮子搏兔尚尽全力,何况现如今他把所能依仗的前世功法弃之不用,道路更加难走,更是得认真对待。

两人吃完吃饭,一同来到演武场。

伍牡早已就位,他眼窝深陷,一脸倦意,看来昨晚来找他要心法的人不少,估摸着就快要把他的门槛踏平。

“今日,仍旧是练习昨日教的剑眨”

伍牡重新演示了遍,便让众人自主练习。

赵泰独自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装模作样的拿着木剑劈砍木人。

“二弟,练的不错啊,我们来比划比划如何?”

正当此时,赵秋一脸笑意的提着木剑走了过来,她紧盯着赵泰,眉眼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

赵泰呵呵一笑,回道:“和大姐比剑,弟弟必输无疑啊,何须比试呢。”

赵秋大咧咧的摆摆手,拔高声音道:“二弟素有早智,练武的赋定然也不差,是我向你讨教才对。”

随着他的声音,赵元思、赵蕊及其他堂兄妹均是围了上来,兴冲冲地看着这一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