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神土 2

一连三日,赵泰均是早出晚归,日日上街在城内闲逛,只是并无所获。这日晌午,他吃过午饭,再次上了街。以往他独来独往惯了,也没人特别注意他的动向。

话虽如此,赵泰仍旧心翼翼,细心观察身前左右,看是否有人盯梢。

虔城内一如往常般繁华,喧闹的街道上,往来的百姓穿梭不止,赵泰随波逐流,不知不知觉又逛到了西城门。

西城外是条环城的江河,上悬木质浮桥,供城内外百姓交易互换。

很快,赵泰便被前方一道身影吸引,眼前一亮,大步向前走去。

那人着青山帽,从城门外徐徐走来,进了城门后停了下来,倒竖的眉毛满是急切之色。他拉开架势,从一直拎着的行囊中取出几块黑色泥土,心翼翼的捧着,一块块放在地上,而后吆喝开来。

“神土,低价抛售,都来瞧瞧看看啦啊。”

“神土,神土,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随着他扯开嗓门吆喝出声,左右的行人均是被吸引过去,不为别的,就为那“神土”二字。

所谓神土,是种极为特殊的土壤,土壤本身价值并不高,但其中却可能含有丹药、功法秘籍。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有如此稀奇的东西全得靠先人前辈的庇佑。

据传上古年间,但凡是行将就木,即将要死的人,会备上一捧神土,将自己最为割舍不下的一样东西放进去,流传到后世等有缘人开启,货是长埋于地下,永远的消失在世间。

这东西,相当于南方的赌石,不过赌石只能开出玉石,而神土却是囊括甚广,稀奇百怪。有可能是一本顶级的剑谱,也可能是把神兵,又或者是内功秘籍,甚至可能是一条亵裤、一份手札、一支普通的毛笔。

和赌石相比,神土更具诱惑力,也更具有赌性。

若是开出功法秘籍,那便是一步登,鱼跃龙门。故而南岭皇朝众人均是喜好购买神土,赌赌运气。

这物件非常畅销,可以是有价无剩

拿出这批神土的人也不是个普通人,而是南平洲一大户商队的领队,在虔城和豫章郡的交界处遇上流寇团伙,将商队洗劫一空,他拼死搏杀,逃出一条生路,只带出这几块神土,随即流落到虔城,打算变卖神土换取路费回南平洲。

这些信息都是赵泰前世所获悉的,他还知道,马上会有一个人会把这家伙的神土全部买走,并且开出了两本秘籍。一本是紫霞神功,另一本是碧磷针。前者是门内家功法,后者是暗器武功。

“前世我只是抢夺到碧磷针,凭白让姜无道占了先机,如今无论如何也不能教他得逞,若是让他练成紫霞神功,除非我重修魔功,否则以同归剑法、碧磷针,再加上赵家的灵蛇拳、问蛇功也不是对手。前世对付姜无道,可是花了大代价,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重蹈覆辙。”

赵泰算是第一个发现那名流落到茨管事的人,只是离的稍远,并没有第一时间走到他身前。虽如此,两人相距不过二十来米,仅仅几息的时间就走到了前方。

好在不曾有人购买,否则将他想要的东西买走了,那可真是追悔莫及,时间再也不能重来他,如此一来,他就只能行魔道之事,玩一出拦路夺宝的恶事了。

“卖货的,你神土太贵了,竟然要二十两银子一个,和市场价不符啊。”有个双手捅进袖兜,面相猥琐的路人撇撇嘴,颇为不瞒的道。

二十两银子,普通人家一年才差不多赚这个数。

一两银子,差不都相当于后世一百二十块的购买力,一块神土开出二十两的价格,确实是价了。

试问,有人愿意花一年的钱赌个渺茫的前程吗?赌对了,自然是皆大欢喜,一让道鸡犬升;若是赌输,开了条亵裤出来,又不能当做古董卖了,一家人就只能跟着上大街喝西北风去了。

来往的行人以普通百姓为主,都是看个热闹,真要买的,绝不会观望那么久。

赵泰挤开围观的人群,一张银票挡在额前,整整一百两。

“我都要了。”

平静的话语声却让人群炸开了锅。

“有钱人家的贵公子啊,出手就是阔绰,也不知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

“花一百两开几条古饶亵裤出来,见光便风干,连一亲芳泽的机会都没樱倒不如去青楼找上几个姑娘,纵情声色,还能快活逍遥一阵子呢。”

....

落魄的商队管事也一阵发愣,好半晌才回过神,他知道神土不愁卖,却没想到如此之快。

一眨眼的功夫,他五块神土都卖出去了?

“公子....您是,您全要吗?”商队管事咽了口唾沫,心翼翼的问道。

“嗯。”

赵泰点点头,彬彬有礼的将银票塞到他手上。

着,赵泰便要弯腰将所有神土抱起。

“我来帮您。”商队管事哪敢让主顾亲自上手,抢先一步把五块神土捧起。黑色的土块分量不轻,把他的腰杆都压低了几分。

“多谢。”赵泰微微颔首,伸手去接。

正这时,人群中却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且慢!”

话音刚落,一位锦衣青年笑眯眯的上前,身后还有几个仆从凶神恶煞的将旁侧的百姓推开。

“姜无道,你来晚了啊....”赵泰听见那道声音,目光一闪,眉宇间满是笑意。

“这位老板,你的神土我都要了。”姜无道大大咧咧的上前,用极为强硬的语气对商队管事道。

“抱歉,神土都被这位公子买下了。”

商队管事见姜无道出行的架势便知是城中大户人家的公子,可他好歹是出身南平洲见过诸多世面,一偏僻城的公子还不至于让他乱了方寸。

可姜无道好歹是位富家公子,他也不能拂了姜无道的面子,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做生意的,以和为贵。

商队管事指了指赵泰,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哟,是赵家的赵泰啊,你不在青楼跑街上来干嘛了?”

姜无道像是此时才看见赵泰似的,颇为夸张的叫喊了声,旋即转过头再次看向商队管事,淡淡道:“神土不还是在你手上吗?把银票退给他,便不算成交,你卖给我吧,本公子出两倍的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