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神土 3

当着面要翘脚,确实是姜无道才能干得出来的事儿。

商队管事心翼翼的看了眼面含微笑的赵泰,躬身回道:“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我们焚商队做生意更是如此,既然那位公子已经出手了,在下便断然不能中途更改砸了招牌,还请公子见谅。”

姜无道双眼微微眯起,淡淡道:“您的不错,做生意确实该如此,可本公子实在是想要,你该怎么办呢?”

商队管事沉吟片刻,回道:“神土已归这位公子,若是您真个想要,可以和这位公子商谈。”

“绕来绕去还是到你身上了。”

姜无道轻笑一声,看向赵泰,“来吧赵公子,开个价吧。”

“抱歉,并不想卖。”

赵泰自顾捧起神土,转身便走。

姜无道阴沉着脸,眼眸中寒光流转。

身侧一年轻仆从观其言察其色,便立即上前,将赵泰挡了下来,呵斥道:“我家公子让你开个价,有银子都不会赚,你是不是傻啊?”

赵泰顿住脚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位仆从本是想在姜无道面前表现一番,不想被赵泰那么一看,顿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狗东西,有你话的份吗?”

姜无道大步上前,一脚将他踹翻在地,而后又狠狠的踩了两脚,挥手吩咐四周:“目无尊卑,一个下人竟敢和赵公子如此话,把他打死,拖回去喂狗。”

四下闻言,仆从们瞳孔微缩,即刻上前,对着刚才那位仆从便是一顿拳打脚踢,下手之狠如同不共戴之仇。

凄惨的哀嚎声响彻街头,围观的百姓看的背后直冒凉气。

南岭皇朝讲法律,可姜无道打杀的是自家奴仆,便是官府也无话可。

奴仆命如草芥,毫无地位可言。

姜无道一脸歉然,微笑着看向赵泰:“赵兄见谅,是在下管教不力。”

“无妨。”

赵泰抱着神土走了几步,回头指着那位被欧打的年轻仆从,淡淡道:“也并非是什么大事,教训下就好了。上有好生之德,饶他一命吧。”

姜无道楞了楞,摆摆手,仆从们顿时停下手。

此时,那位想着表现上位年轻仆从已然是倒在血泊中,好在还剩口气,并无性命之忧。他心中暗生感激,若非是赵泰开了尊口,他肯定会被直接打死在街上。

“这位公子是谁?好生仁义啊。”

“似乎是赵家长公子赵泰,几乎不出门,我也是前些年有幸见过一面。”

“嘿嘿,赵家干的可都是什么事儿,出了个儿子却是心慈手软,有趣啊........”

周围响起一阵阵窃窃私语声,看向赵泰的目光都分外诧异。

姜无道注视着赵泰离去的背影,脸色阴沉下来,指了指地上那位仆从:“把他拖回去、”

回到家中,姜无道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感觉属于自己的一样东西被夺走了,胸闷难受,一口恶气堵在胸口难以疏散。

哐当,

一个名贵的花瓶被扫落在地。

四处候着的婢女顿时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位暴躁的公子将她们点疗。

“什么事情发脾气啊?”门外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话声。

一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步入房中,四处顿时响起一片问好声。

“家主。”

此人正是姜家家主姜文柏。

姜文柏摆摆手,四下退去。

姜无道见父亲来了,面色舒缓,把刚才在街头发生的事情了遍。

姜文柏沉吟片刻,拍了拍他的肩膀:“此事你做得对,明面上和赵家起冲突,不智。”

“这样岂不是放任他们赵家的人骑在我们头上?”

“凡事都讲个理字,只要占了理,才能占据主动权。赵家子先你一步把神土买走,已然占理,你若是强取,便落了下乘。听你这么一,赵家那子竟然怜惜一下饶性命,可见他是个懦弱之辈,不足为虑。不过你也不能大意,有的人非常擅于伪装,多分心总是没错的。”

“父亲是赵泰是装的?”

“有这种可能。”

姜无道愤愤的叹了口气,“孩子总觉得那几块神土里有好东西,就这么失去了着实不甘心。”

“那便去要回来,我们和赵家早就撕破脸,也无需顾及他们的颜面。”姜文柏微微笑道。

“父亲的意思是?”

“报官,就那几块神土是我们姜家失窃聊,让官府的人去赵家找。另一边,派几个好手进赵家把东西偷出来。”

“如此甚好。”姜无道暗喜。

........

赵泰回到院中,不疾不徐的把神土放在桌上。

“幸不辱命,终于把这些东西拿到手了。姜无道肯定很不甘心吧......我让他留了那仆从一条性命,肯定让他轻视于我。怕就怕姜文柏那人精能看出端倪来,如果我是他,肯定要趁机泼些脏水,顺便再满足下他儿子的欲望,派冉这儿把东西抢走。”

赵泰微笑着摇摇头,自语道:“只是吃进嘴里的东西,又怎么会轻易的吐出来呢。”

他慢慢坐下,先给自己倒了杯水。

喝完茶水后,赵泰伸手按在一块神土上。

黑色的土壤坚硬冰冷,由于长年埋于地底,透着一股森寒的气息。

轻轻咬破手指,将渗出的一滴血渍抹在神土表层上,整块神土便如同绽放的莲花,一瓣瓣的散落而开。

土层花瓣中间,托着一块染血的布,上面写着歪歪扭扭几行血字。

赵泰心翼翼的拿起血布,看完后不由苦笑。

这是一封用血写的“情书”,的是对某家姐的爱慕,死了也咽不下这口气云云。

神土中囊括世间诸多千奇百怪的事物,开出这种东西不足为奇,这也侧面明了功法秘籍的珍贵,一旦开出功法,真个就是好运。

功法再差也能把买神土的银子赚回来,还能赚上一笔;若是顶尖的功法,那便是鲤鱼跃了龙门。

赵泰心中有数,不慌不忙,再开下一个。

土层散开,显露出中间一本样式古朴的书籍。

“紫霞神功!”

赵泰目光一闪,嘴角微微上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