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紫霞 3

院中气氛颇为诡异,隐隐有暗流涌动,一种让人心悸的气息萦绕在身体周围。礼南院中梅兰竹菊分四侧合理分布于院中,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兰,空谷幽香,孤芳自赏;竹,筛风弄月,潇洒一生;菊,凌霜自行,不趋炎势。

微风拂过,竹叶在院中发出簌簌的声音,杨和悦肩头颤动,面色剧变。他转过身,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问道:“赵老爷这是何意啊?”

“杨大人应该认识这五个人吧。”赵阳云声音幽幽,森冷无比,让人如坠冰窖。

杨和悦矢口否认,现下他若是承认除了姜、赵两头不讨好外,还顺带抹黑了官府,即便是两家饶过他,知府大人也不会就此罢休。死死咬住不承认,赵阳云也不能对他怎么样,毕竟他也算是官府的人,代表的是朝廷的脸面。

“赵老爷笑了,此五人在下素未谋面,一个个看着均是眼生的很,何来认识之。”

“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赵阳云摇摇头,扬了扬手,院外立即响起一阵脚步声。

几个彪形壮汉押着一个少妇、两个老人走了进来。

杨和悦看见三人面孔,勃然变色,冷声道:“赵老爷,你到底什么意思?”

“再问你一遍,这五个人你认识吗?”

赵阳云本为人本就心狠手辣,此时更是没有丝毫心软,他看了几个壮汉一眼,几人顿时将刀架在了少妇和两个老人脖子上。

“有什么冲在下来,祸不及家人。”杨和悦咬着牙道。

“不是我想听的。”赵阳云摇了摇头。

其中一位彪形壮汉神色冷漠的扬起刀,毫不迟疑的在少妇腿上砍炼。

杨和悦目呲欲裂,见赵阳云肆无忌惮,心理防线已然崩塌,连忙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叩首。

“我认识一个,上门之前他塞了十两银子给我,让我拖住你们,我真不知道他们会来抢夺神土,事情和我无关,请你们放过我家人。”

“这就对了嘛,早你的家人也不会受罪。”

赵阳云面色冷峻,问道:“这些是姜家的人吧?”

“是。”杨和悦回道。

“那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杨和悦抬起头,一脸茫然。

“回去,告诉知府大人姜家做的恶事,由他来做个论断,我相信南岭是讲法律的地方,大人一定会秉公断案,给我们赵家一个交待的。”

杨和悦目光闪烁,已然清楚赵阳云的目的,犹豫片刻,问道:“那我的家人........”

“事情办好了,你的家人一根毫毛不少的回家,另外还有十两银子奉上;事情办不好,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们了......”赵阳云淡淡回道。

两个跟随杨和悦前来的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眼,好半才反应过来。

“赵老爷,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嘴巴严实的很。”

“两位差爷笑了,你们嘴巴当然严实,因为.....你们已经被姜家派来的人杀死了啊。”

赵阳云脸上满是笑意,但在杨和悦及两个衙役眼中却如同恶鬼。

话毕,院中两个壮汉冲出,直接将两个衙役捅死在地,行事快准狠,连表情都没有一丝波动。

“好了,去吧。姜家的人杀衙役,简直罪大恶极,定是有人指使,以他们的胆量是断然不敢杀衙役的。”赵阳云舔了舔嘴唇,催促着杨和悦离开。

“是......是....”

杨和悦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赵家,直奔府衙。

“哈哈哈哈....”

杨和悦前脚刚走,院中便响起一阵畅快的笑声。

赵阳云心中大为快意,和颜悦色的看向赵泰,轻声道:“此事做的不错,你果然没有让父亲失望。”

“全仰仗父亲栽培。”赵泰不卑不亢,微笑着回应。

在赵家,他能借力的只有赵阳云,而取得他的欢心无非是要合他的胃口。

所以,赵泰可以放心的在赵阳云展现最真实的一面,不需要刻意伪装,心随意动便好。

在开出“紫霞神功”后,他第一时间停止了继续开启神土,而是马上去见了赵阳云把事情的始末和计划了遍,只是略过了“紫霞神功”,回来的路上顺手从婢女的院子拿了条亵裤出来,充当“紫霞神功”的替代品。

“杀衙役,姜家今日怕是要栽个跟头,不出点血是难以把事情平息下去了,即使不让他们伤筋动骨,也能让姜文柏那老家伙暴跳如雷了,真是痛快。”赵阳云一扫先前被姜家阻击的阴云,眉宇尽数舒展,心中着实高兴。

“这仅仅是冷菜而已,大菜还得看那件事的进展如何。”赵泰低声笑道。

赵阳云微微颔首,知道他的是收买姜家药材行管事的事儿。此事他已经着手命人去做,暂时还看不见成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事有些难度,赵阳云并不心急。

他目光一闪,看向石桌上,皱眉道:“就开出这两个玩意儿?”

“神土的不确定性太高,开出这些实属正常。”赵泰回道。

“把剩下的也开了吧。”

“是,父亲。”

赵泰上前,咬破手指挤出滴鲜血抹在其中一块神土上。土层绽放,这次开出的是一本手札,里面些的是某个饶生活记事,相当于现在的日记,对他们来并没有任何价值。

再开,开出粒夜明珠,品相不错。

“夜明珠,对普通人来或许足够诱惑,可我赵家根本不缺。”赵阳云摇摇头,眼中满是失望之色。

剩下最后一块神土,赵泰已经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了,他立即把神土开启。

里面赫然是一本秘籍-碧鳞针!

“父亲,是本暗器功法。”赵泰装作兴奋的道。

赵阳云接过秘籍迅速翻了几页,极力压抑着脸上的狂喜。他看了眼,这本秘籍足以和他们赵家的灵蛇拳相提并论,是门杀伤力十足的魔门功法。

“功法如何?”赵泰问道。

“和我们的灵蛇拳比也不遑多让。”赵阳云轻飘飘的把秘籍丢给赵泰,“你买的,拿去好好练吧。”

赵泰接着秘籍,神色惶恐,双手将秘籍呈起,郑重道:“不,这是属于父亲、属于家族的。我花的银子都是父亲给的,没有父亲我根本买不到这批神土,又如何能开出这本秘籍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