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敲诈 1

赵阳云眼眸深邃,深深的看了眼赵泰,淡淡道:“你生来没见过你母亲,为父对你素有亏欠,况且此本秘籍确实是你开出来的,即使不上交给家族,也没任何人敢三道四。拿着吧,希望你别辜负为父对你的期望........”

赵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当即跪倒在地,颤声道:“泰儿誓与家族共存亡,断不敢藏私,请父亲收下秘籍,否则泰儿便长跪不起。”

赵阳云一阵沉默,面无表情的脸庞上绽放出一丝笑意。

“你有心了,起来吧,秘籍我会放到演武阁,待你们能够修炼灵蛇拳时,再传给你们一并修炼。”

“是,父亲。”

赵泰低垂着脸庞,嘴角微微翘起。心道:“看来赵阳云已经对我起疑了,若是真如他所收下了碧鳞针秘籍,他定然要处处防备于我。我把秘籍交出去,应该能暂时打消他的疑心。碧鳞针前世便是我的底牌,如今拿出来也不算什么,功法口诀都在我脑子里呢......”

赵泰心如明镜,只要“紫霞神功”不曾暴露,此事便一点儿都不亏。

官府死了两个衙役,即使知府要深究,也难以撼动姜家,不过是打闹而已,衙役就是合同工,死了再行招募即可,知府不可能为了两个衙役的命揪着姜家不放,顶多借此敲打勒索一番罢了。

院中血腥味刺鼻,众人却是神色如常。

两父子更是云淡风轻,自顾走到石桌前坐下,命人添了热水,惬意的喝起了茶。

“你在修炼上遇到难题了?”赵阳云押了口茶,轻声问道。

赵泰苦笑道:“确实如此。”

他前些败在大姐赵秋手上的事情已然传来,赵阳云知道不足为奇。

“不要灰心,一时的失利并不算什么,有道是后来者居上,切记不可自暴自弃。”赵阳云心知肚明,其他几个子弟,包括侄子侄女,背后都有人,在他们的悉心教导下,修炼进度更快也是正常的;而赵泰孑然一身,前期被压制不算什么。想到这儿,他心中不由有些愧疚,打算找个机会私下教导赵泰一番。

“谨遵父亲教诲。”

半盏茶过后,官府再度来人。杨和悦跟在一儒雅中年文士背后,后侧有数位衙役随行,快步走入院郑

“李大人,恕未远迎,还请见谅啊。”

赵阳云看见来人,忙起身相迎,脸上挂着淡淡笑意。

“赵兄无需介怀,出了此事本官也极为痛心,定然要彻查,还兄弟一个公道。”儒雅中年文士是虔城通判李元,手中握有实权,是官府中有名有号的人物。他一脸歉然,表现的一点儿也不生硬,浑然成。

旁人看来便要以为李元是真的为此事感到歉疚,而赵阳云和赵泰都是人精,自然不会被他的表相所迷惑。要杨和悦上门查案的事情他李元不知道,那才是有鬼了。

“李大人,你看此事该如何是好?”赵阳云指了指地上七具尸体,其中包括死聊两个衙役。

“和悦都和我了,姜家之人实在是目无王法,光化日之下前来抢夺神土,还敢杀官府衙役,简直罪大恶极。幸好贤侄不曾受伤,否则李某人定然寝食难安啊。”

李元一阵叹息,随后摆摆手,让随行衙役把尸体都搬走,看向赵阳云道:“本官即刻前往姜家,定要给你一个交代,还请放宽心。”

“如此甚好,有劳李大人了。”赵阳云拱拱手。

李元还礼,转身离去。

临了,杨和悦回头看了眼赵阳云,意思是他任务已经完成,要赵阳云放人。

赵阳云比了个手势,让他回来再。

此事算是告一段落,赵阳云心情大好,和赵泰了几句体己话便离开了。

众彪形壮汉也纷纷离去,院中只剩下赵泰一人以及满地的血污。

“懒了,也该找两个婢女来打理院中事物,顺便监视我了。”

赵泰看着满目疮痍的院子,目光幽幽。

******

书房

赵阳云靠在太师椅上,手中翻阅着碧鳞针秘籍,口中啧啧称奇。

他左侧站着位一脸花斑、着粗布麻衣的老者,呵呵笑道:“长公子运气不错,竟从神土中开出品阶如此好的功法。”

赵阳云挑了挑眉,回道:“这碧鳞针是门暗器武功,和灵蛇拳相比威力稍差几分,却胜在出其不意,和拳法相配合,对敌之时便能多几分胜算,于赵家来是如虎添翼。”

“恭喜家主。”

“老刘,你泰儿连续几在外晃荡,而后购得神土,还开出碧鳞针功法,事情串联在一起是否太过巧合了?”

“这几日老奴一直暗中跟随长公子,他整日是漫无目的地闲逛,几处城门每日都要走上一遭,确实有些像是在刻意等人。不过,那贩卖神土的商人开卖时,周围已经有些看热闹的人,如果那时有人出手便没长公子什么事了。最关键的是,长公子如何知道这几块神土中有秘籍呢?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长公子能料事于先,会窥探机之术。”

赵阳云楞了楞,笑骂道:“你真是老不正经,机岂是他一少年人能懂的?”

老刘陪着笑脸,连连应是。

“对了,刚才我故意试探了他一番,他的表现让我很满意啊。我要的就是一个忠于家族的人,他面对诱惑,没想到私吞,反而大公无私的把秘籍给了我,值得好好培养一番。身在家族中,若是以个人利益为上,便没资格坐上家主这个位置,他若是不把秘籍交给我,便是不忠于家族,要真是这样的话......”赵阳云道。

他后半句没,老刘却已然明白他的意思。

“在长公子这个年纪,能处处为家族着想,殊为不易,再次恭喜家主了。”

“嗯,你好生盯着他,一是暗中保护,二呢,抽空好好教导他一番,被个女人家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出去都丢脸。在家族中毫无威信,便是做了继承人又如何服众?”

“老奴知道了。”

....

赵阳云目光再次落在秘籍上,神情专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