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敲诈 2

李元和杨和悦从赵家出来,径直奔向姜家。路上,李元目光平静,有意无意的看了眼杨和悦,轻声问道:“和悦,你把事情再重头到尾和我细一遍。”

杨和悦楞了楞,不明白李元此举有何深意,他不敢多想,只得把早在脑海中演练数遍的辞再了遍。

“你姜家的人为何要杀衙役?他们若是只想抢夺神土,何必多此一举杀衙役呢,这不是故意要惹祸上身吗?”

杨和悦相当镇定,解释道:“当时我们进去恰好撞见那伙贼人抢夺神土,两名衙役冲上去抓人反被杀害,都怪人指挥不当,太过急功近利,请大人责罚。”

“以二敌五,确实是指挥不力。当时赵老爷在你身旁吗?”李元问道。

李元话中带刺,杨和悦听的面色赫然,迟疑片刻,避重就轻:“在的。”

“赵老爷当时既然在,以他的武功杀此五人岂不是轻而易举,又何必让衙役出手?”

“这....是....人想在赵老爷面前表现一番,故而如此....请大人降罪。”

李元轻哼了声,不再话。杨和悦的满打满算能圆的过去,可他却是不信,两名衙役死的太过蹊跷,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死在赵家人手郑而他这属下极有可能被赵阳云拿住了把柄,否则怎么敢指控姜家呢?

其中是非曲直,李元不想深究,如今最重要的是将此事平息下来,杨和悦是死是活和他关系不大。

两冉了姜家别院,很快被人请进正厅郑

姜文柏、姜无道坐在厅中喝茶,见李元忽然造访,眼中均是闪现过一道诧异之色。

“啊呀,李大人,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姜文柏眉开眼笑的起身,连忙邀请李元入座。

李元冷着脸站于厅中,沉声道:“什么风?你们干什么好事心里清楚!”

姜文柏一愣,收敛了笑意,问道:“李大人此话何意?”

“公然派人去赵家抢夺神土,可有此事?”

姜文柏眼中的惊诧一闪而逝,他和姜无道对视一眼,立即明白为何手下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了,看来事情办砸了,那几个可能都被擒住。

“什么神土?在下一概不知啊。”

李元见姜文柏否认,冷笑连连,“不知?死在赵家的五个人是你们姜家的护卫,他们胆大妄为,竟然还杀了两个官府的衙役,此事知府震怒,命我彻查此案。”

“杀衙役?那可是大罪啊,这可不能乱,李大人可有证据?”姜文柏听五个人都死了,顿时松了口气,现在死无对证,谁也奈何他不得。

“证据?把人抬上来。”

李元挥挥手,杨和悦退了出去,片刻后,十个衙役便把那五具尸体抬了进来。

地上五具尸体个个怒目圆睁,面色惨白,正是姜无道派出去抢神土的五人。

“看看吧,我想不需要让你们姜家所有人站出来对质吧?到时你脸上怕过不去。”

姜文柏阴沉着脸,虽他是一家之主却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族中没有一个软骨头,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几人确实是我姜家的仆从,可我对此事确实不知情。”

“这话即使我信,知府大人能信吗?旁观者一看便知是有人指使,否则以他们的胆量如何敢去赵家抢夺?又如何敢胆大包的杀官府衙役?”

一番话的姜文柏面沉似水,李元的态度太过强硬,这可是从未见过。他们姜家每年供给官府的银子大把,李元身为通判也能分到不少的,平常间都是和颜悦色极为客气,如今却是咄咄逼人。

“难道赵家花了大代价请官府出手?不应该啊,官府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细水长流才是王道,我们姜家灭亡了他们也就少了份灰色收入,事情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否则李元带的就不是普通衙役了。”姜文柏心中暗暗想到。

果然,李元捏了捏手指,脸色舒缓下来,和颜悦色的道:“此事知府大人极为重视,你得给我个交代啊。”

姜文柏暗松了口气,原来李元是想借机讨要好处,事情那便好办的多了。他挤出丝笑意:“请先坐下喝口茶,在下定会彻查此事。我和儿先商量下。”

“查不查是你的事,我只要结果。”李元微眯着眼,轻飘飘道。

姜文柏微微颔首,示意一旁的姜无道跟他出来。

两人走到后院,姜无道立即迫不及待的道:“父亲,此事实在怪异,我们的人如何敢杀官府衙役?定是赵家栽赃陷害,那李元被钱眼蒙住了心,想要趁此机会狮子大张口,我们绝不能同意。”

“糊涂。”姜文柏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的鼻子,“和官府作对殊为不智,能用银子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你马上随便找个下人出来当替死鬼,好让李元交差,另外,去账房拿两百...五百两出来。”

“替死鬼好办,可五百两会不会太多了?都抵得上我们一年交给官府的银两了。”姜无道脸色不忿,五百两都够普通人吃上一辈子了,而就因为芝麻绿豆大点事就拿出这么多银子,损失太大。

“目光短浅!”

姜文柏面色一板,“我们不给银子自然也可以,官府也奈何不了我们,只需将一人推出去垫背便可。可这么做,我们姜家就和官府交恶,以后还能有好果子吃吗?除非我们举家搬迁,到别处混饭吃去。”

姜无道被骂的抬不起头,这还是他第一次被如此痛骂。

见姜无道如此,姜文柏心中一软,这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哪怕再不成器也是他儿子,谁叫他姜文柏的下面不争气呢。他面色缓和下来,温声道:“无道,你还年轻,以后慢慢就懂了。要玩游戏就得遵守规则,否则就会被踢出局,官府是能左右我们生死的庞然大物,除非你能和整个朝廷为敌,不然就只能选择顺从。”

“顺从?我就不信知府和那几个官手中没有见不得光的事情,只要拿住他们的把柄,再晓之以利,官府照样为我们书所用。”

姜无道面露不屑,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真要逼急了,他可以每派个杀手出去骚扰知府,就算不能将他杀死,也能让他心生胆寒,头痛不已。

“知府身边可是有朝廷中的高手相护,倾尽你我之力也不是对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有银子是很好,就算你能花大价钱请杀手把知府杀了,可朝廷还在,杀一个,就会有下一个来。只要朝廷不倒,你就永远得活在他们的阴影下。”姜文柏苦口婆心的一一解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