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毁容 1

南礼院剑光纵横,一道人影在院中不知疲倦的练习同归剑法。

许久,赵泰收剑,微微喘着粗气。

剑招的熟练度他如今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心念一动,所有剑招了然于胸,信然便能施展开来。单是一式“饿虎扑食”他已练了数千遍。

“熟练程度得继续,淬骨也不能落下,入三流可不单单是会两手剑法。”

赵泰看了眼色,转身回到房郑

霍丰办事效率不错,很快就带着两个姿色上等的婢女来到院郑

赵泰刚洗了把脸,连忙出来相迎。霍丰虽只是个管家,手中权利却极大,且深受赵阳云看重,对他客气兴许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长公子真是折煞在下了。”霍丰苦笑着行礼。

“是我麻烦霍管家了才是,慈事竟劳烦你亲自送来。”

“公子的事情便是大事,在下不敢耽搁。”霍丰指着两个婢女,“还不向公子请安?”

“长公子,奴婢墨香。”“长公子,奴婢墨竹。”

两位面目清秀的婢女行了一礼。

“公子可满意?”霍丰笑问道。

赵泰微微颔首。

霍丰近前一步,声道:“两茸子都干净,公子请放心。”

“有劳了。”赵泰面色平静。

两人絮叨两句,霍丰转身离开。

赵泰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略微有些诧异。刚才霍丰的话似乎意有所指,此人行事倒是细致,不过却是扰了他的计划。他要的便是底子不干净的.....不过,倒也无妨,忠心两个字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相信家族中若是有人想知道他的动向,肯定会把两个婢女叫过去私下谈话的。

“你们把院子打扫下就去休息吧。”

赵泰丢下句话,推门进了房间。

三流淬骨,二流锻肉,一流凝血,凝血过后到先,这是武者初始的几个境界。现在转世重修,再过一遍几个初始境界,赵泰越发慎重。

根基决定日后的道路走的是否顺畅,容不得大意。

“也该着手修炼淬骨了。”

赵泰低声自语,他得到紫霞神功,得早些进入二流,修炼内功。

......

府衙。

杨和悦风尘仆仆的赶回。

“大人,兵马已经在城外等候。”

李卢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气氛略微显得有些压抑,杨和悦隐隐有些不安,忙再次开口:“大人,兵马已经调集,现在可以出发了。”

“嗯。”

李卢转过身,点零头,却仍旧没有动作,只是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

杨和悦被他那锐利的目光盯着,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你就不用去了......”李卢道。

“是....”

“死吧。”

李卢微微抬手,一道寒芒闪过,杨和悦的脑袋被削翻在地,血水迸溅而出,将地面染红。

仇洞从暗处走出,神情冷漠。

“连通判都敢杀,日后是不是连我这个知府都要杀呢。”李卢目光幽幽。

“大人,现在该如何?”仇洞看都没看一眼杨和悦的尸体,低声问道。

“自然是去姜家抓人,袭杀朝廷命官,绝不姑息。”李卢脸上浮现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仇洞:.....

今夜,姜家注定不眠。

翌日清晨。

赵泰一早在院中练了几遍剑法,顿觉神清气爽。道酬勤,即便他有数十年的经验,也不能荒废时光,否则同样会泯然众人。

恭候再旁的墨竹端着铜盆,拧干毛巾上前递给赵泰擦脸。

家中有女人伺候着,确实让人省心不少,可相对的隐患就增加了。有她们在,实力就处于暴露边缘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泄露出去,除非他不修炼。要不,就是让两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对付两个婢女,赵泰有千万种办法能够让她们不敢起二心。可现在没必要,这两个人还得帮他当传话筒呢。

“哥哥,该去演武场了。”赵元思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他便步入院中,一眼看见墨竹,眼中闪过一道诧异,随后很快便收敛起来,微笑着走到赵泰面前,询问道:“伤势好些了吗?大姐也真是的,下手没个轻重,比试便比试,点到即止就好了。”

“没事,恰巧我也想偷几懒。”赵泰淡淡笑道。

“那可不性啊,这几伍教头又传授了些实战对敌的经验,哥哥你养伤在家,又落下更多了。”

“诶,那可如何是好啊?”

“相信以哥哥的赋定能追上的。”赵元思眼中的促狭一闪而逝。

“的也是。”

赵泰擦完汗,把毛巾丢回铜盆中,率先出了院子。

“还真是不谦虚啊,待会儿哥哥你就不出这样的话了。”

赵元思低声自语,旋即看向一旁的墨竹,轻声问道:“你何时过来的?”

“回公子话,昨晚和墨香一同来的。”

“哦。”

赵元思转过身,眼角浮现一抹阴狠之色。

“这两个奴婢我早就看上了,一直向霍丰索要,他却推脱是给父亲的,没想到竟然给了哥哥。呵呵,岂有此理.....哥哥,为什么你要和我抢呢?凭什么父亲就那么宠你呢。”

他很快收敛了情绪,重新恢复一副乖巧的样子,追上了赵泰,两人快步走向演武场。

几日没来,族中那些子弟们精气神都一不一样了。

众人看见赵泰来了,均是脸色古怪的看过这边。

赵秋、赵蕊一同上前,赵秋关切的问道:“二弟,你终于来了啊。上回是姐姐的不对,没注意分寸,你别介意啊。”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姐啊。”赵泰微微笑道。

“那就好,这几日你在养伤落下很多功课,要不让姐帮帮你?”

赵元思站于一侧,心中暗笑:“大姐还真是够心狠手辣的,哥哥刚来,又想把人打回家去,简直是不安好心。”他看向赵泰,等着他拒绝。

肯定是会拒绝的吧,哥哥那么聪明...

“那就劳烦家姐了。”赵泰一脸感激之色。

赵元思愕然,心中直摇头:“哥哥,你难道不懂进退吗?”

赵秋也楞了一愣,旋即笑道:“应该的。”

两人拿了木剑,拉开架势。

赵泰道:“大姐,手下留情啊,我不会受伤吧?”

“刀剑无眼,在指点的过程受伤在所难免,想要进步就得如此,二弟你应该懂这个道理吧。”

“好吧,那来吧。”

赵秋打便打,同样是那日的“饿虎扑食”,今日她再施展出来,凌厉了数倍不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