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毁容 2

显然这几日家族其他子弟也在进步,赵秋身为家主赵阳云的女儿,赋自然不差,结合提前得到的心法,比前几日强横了数倍。木剑荡起一股旋风,真个如同恶虎般扑下,气势惊人。

赵泰巍然不动,在他眼里,赵秋这招处处是破绽,连驾轻就熟都不曾达到,只在初窥门径和略有成之间。他连同归剑法都没使,只是普通的向上一刺,剑锋直指赵秋木剑中断。

赵秋木剑顿时一偏,身子失去重心掉落下来。

赵泰脚下一崴,手中木剑划向赵秋的脸颊。

“啊....”

旁侧响起赵蕊的惊呼声。

周围众子弟也心惊不已,连忙围了上来。

赵秋滚落在地,抬起头,已是一脸血污。她脸上多晾血淋淋的剑痕,从脸庞中间横而过,像是把脸部分割成了两半。

“姐姐。”赵蕊见她这般狰狞的模样,吓得捂着嘴不出话。

赵秋呆若木鸡,还没从被赵泰一剑击败的事情中回过神来,甚至忘记了脸上的剑伤,只是喃喃道:“败了....怎么可能,我可是结合了心法用出的这一剑,怎么会败呢?即便是他也得到心法,也不应该是我的对手,我每除了睡觉几乎把时间都用在了练剑上,现在已然快到略有成的地步,不可能输的....”

“姐姐,你的脸....”赵蕊声提醒。

赵秋楞了楞,这才回过神,脸颊上黏糊糊的,一阵刺痛。

刚才赵泰那剑是山她引以为傲的脸了吗?该死,要是会留疤我定然不会放过他。

而在这时,赵泰手中木剑掉落在地,一脸慌乱的跑了上去,悲声道:“大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脚崴了一下,这才.....你脸上的伤口很深啊,可能会毁容.....不过没关系,会好的,嫁不出去的话我养你一辈子。”

其他子弟听的无语,这听着怎么那么怪异,根本不像是安慰人啊。

“乱话可是要扎心的。”赵元思眉头皱起。

“我杀了你。”赵秋愤然起身,抓起木剑就向赵泰刺去。

赵泰连忙后撤。

“大姐,我并非是故意的啊。”他装作一瘸一拐,一副的确崴脚聊模样。

以赵泰这样的速度根本躲不过赵秋的木剑,他在后撤之时用眼角余光看到伍牧来了,心中冷笑连连,连忙停下脚步,一脸歉然的道:“大姐要杀便杀,弟弟若是躲一下就不是男人。”

“那就如你所愿。”

赵秋气急攻心,已然红了眼。一个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相貌,容貌被毁比杀了她还难受。赵秋横移而出,木剑直挺挺的刺向赵泰的胸口。

赵泰看着剑刺来,缓缓闭上了眼,同时,他双腿微微下沉,确保伍牧赶不及相救他也能及时避开。

用性命做赌注,并非是他的行事风格。

命只有牢牢握在自己手上才是最安全的,仰仗别人无异是找死的行径。

以赵秋的速度,木剑刺到他胸口需要五息,他虽闭着眼,却在心中默数着。

两息过后,赵泰便听到伍牧的暴喝声。

“住手。”

伴随着一声大吼,伍牧如闪电般出现在两人之间,伸手直接攥住了木剑。

咔擦,

木剑被伍牧轻轻一拧,应声而断。

赵秋愕然,旋即怒不可遏,“滚开,你敢拦着本姐,你是想找死吗?”

伍牧眼神冰冷,淡淡道:“你们是亲兄妹,下手还是要有分寸的,刚才你分明是要致长公子于死地,在下不得不出手。”

不远处,赵元思见伍牧赶到暗松了口气,可心中却隐隐有种淡淡的失落。

“要是把哥哥杀了该多好啊,这样的话,大姐也要受重罚,以后就少了两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了。”

...

“你只不过是我赵家的一条狗而已,竟敢拦着主子,信不信马上就把你赶出去。”赵秋面目狰狞,血水顺着那道剑痕流下,让她看上去像个女罗刹一般。

伍牧面无表情,不为所用,只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用行动表明他的态度。

此时,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偷眼看着这场大戏。赵泰也睁开了眼,心中不住摇头:“我愚蠢的姐姐啊,如此心性如何争啊,迟早会被人玩死,倒不如弟弟亲自毁了你。”

他满脸委屈的看向赵秋,解释道:“大姐你别生气,肯定会有办法的,家族中有上好的疗伤药,用了肯定不会留疤的。”

“不用你假惺惺。”

赵秋愤然拂袖,把矛头转向伍牧,冷冷瞪视着他。

“狗奴才。”

看了片刻,她直接上前,挥动手掌朝伍牧脸上扇去。

打人不打脸,男人尤其看中脸面,更别是有一定实力的武者。

伍牧目光一寒,抬手将赵秋的手掌挡下。

“你还敢挡?真要反了不成?”赵秋胸口剧烈起伏。

“放肆,我看你才是反了了。”

正当此时,演武场响起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在所有人耳畔中回响,震的人耳膜生疼。

是赵家家主-赵阳云来了。

场外,一身锦衣的赵阳云负手而行,几步便走了上来。

“爹爹....我的脸....毁了....”赵秋起初先是一愣,随后跑了上去,钻进赵阳云怀里痛哭流涕。

赵阳云老远便看见她如同泼妇般对传授武功的老师大呼叫,顿时勃然大怒。伍牧可是他花了大代价请回赵家的,岂是她一个女儿家能够胡乱指责的?

不过在听到赵秋她脸毁了且哭得如此伤心后,赵阳云心中又是一软。

到底怀中的人也是他的女儿,总归是有血浓于水的。在嫁人前,始终是他的女儿。

“发生什么事了?”

赵阳云轻轻拍了拍赵秋的后背以示宽慰,不过语气却仍旧显得有些生硬。

当着伍牧的面,他即便有心纵容,也不好表现的太明显。

“二弟把女儿的脸划烂了。”赵秋见到亲爹上阵,马上就给赵泰上起了眼药水。

“竟有此事?”

赵阳云眉头微挑,看了眼一脸委屈的赵泰,又看眼赵秋脸上的剑伤,轻声道:“伤口不过一公分,用家中的祛疤散就能消除,没什么大碍,此事就此打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