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毁容 3

赵秋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就此打住?连句责备的话都没有,就想让事情平息,似乎也太过偏袒二弟了。

“二弟是故意把我脸划赡。”

“嗯?”

赵阳云见赵秋仍旧不依不饶,面色沉了下来,看向赵泰。

“孩儿方才和大姐切磋时峤脚不心误山大姐的脸,请父亲责罚。”赵泰一脸愧疚。

“刀剑无眼,切磋受伤难免,此事就此打住吧。”

赵阳云拍了拍赵秋的肩膀,沉声道:“去药房取药吧,晚了留下伤疤可就不好看了。”

话毕,赵阳云径直离去。

赵秋暗暗握紧了拳头,她太清楚她这个父亲的脾气了,要是她再闹,到头来不仅惹得赵阳云厌恶,或许还要受罚。这口恶气憋在心中,如同一团阴云笼罩,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

她愤愤瞪了眼赵泰,愤然离开。

“你们很闲吗?继续练习。”伍牧冷喝一声,所有子弟顿时心头一跳,各自回到原有的位置上。

赵蕊本是蠢蠢欲动,想跟着赵秋回去,可看到伍牧的脸色她顿打消了念头。

如今看来,不把伍牧放在眼里,下场就会和姐姐一样。

“伍教头,我刚才脚崴了,得去药房拿些药。”赵泰一瘸一拐的走到伍牧面前。

“嗯,去吧。”伍牧淡淡回道。

两人目光一触即分,赵泰转身便出了演武场。

赵家的药房并非只是提供治病的草药,还有修炼用的“淬骨散”“凝血丹”以及一系列内外伤用药。

赵泰到了药房时,赵秋竟然不在。

有什么事情比脸还重要的?

药房管事是个六十好几的老先生,见赵泰前来,连忙起身:“见过长公子。”

“福伯,我大姐没来吗?”

“老奴一早在此从未离开,不曾见过大姐。”福伯回道。

赵泰点点头,“劳烦福伯给我些淬骨散、补气散。”

“家主和老奴提过此事,族内子弟也该到修炼淬骨的时候了,公子请稍候,老奴这便为你取来。”福伯耷拉着眼皮,转身进了里屋。

赵泰看着面前成排的药柜,琳琅满目的丹药,很快搜寻到“祛疤散”的字样。

他眼中闪过一道异样之色,随即撇开目光,手掌从身侧一堆干枯的草药中拂过。

“公子,淬骨散十瓶,补气散十瓶,这是你本月要发的用药。提前给本不合规矩,不过也不差这几日。”福伯从里屋出来,将手中一堆瓷瓶装好,放在柜台上。

“多谢福伯了。”

赵泰拱拱手,转身离去。

刚走到门外,迎面便撞见赵秋。

她脸上的血污已消失不见,只余一条触目惊心的剑痕。

“第一时间是去洗脸,看来你真的很在意你的脸啊,我愚蠢的姐姐。”赵泰心中不住摇头。

赵秋在此撞见赵泰,神情愕然,脸色顿时跨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

“脚崴,取药。”赵泰淡淡回道:“大姐可好些了?”

“与你无关。”

赵秋冷哼一声,和他擦肩而过。

嗅着空气中残留的体香,赵泰挑了挑眉,从容离去。

从药房出来,赵泰没去演武场,而是换了条路回南礼院。赵秋和赵蕊住在西厢,离她们生母萧氏的院子不远。他在府中不疾不徐的走着,不时有仆人躬身行礼。

即将走到西厢时,迎面走来一个婢女。

她五官立体,相貌清秀,穿着和普通婢女略有不同,手里端着一碗银耳莲子羹。

此人赵泰认识,是赵秋的贴身侍女晚秋,地位比普通婢女要高。

晚秋老远看见赵泰,连忙低下头,声问好:“见过长公子。”

赵泰目不斜视,对其视若无睹,和她擦身而过。他指尖轻动,一粒草籽准确无误的抛入了晚秋碗里。

直到赵泰走远,晚秋才方敢抬起头。

“都长公子有礼,原来也是如此看不起我们这等下人。”

晚秋声嘀咕了句,不敢耽搁,快步往西厢走去。

******

书房

赵泰跪在门外,一言不发。

老奴刘四看了他一眼,进了书房。

“家主,长公子跪在门外。”刘四恭声道。

“嗯?”

正在研究碧鳞针秘籍的赵阳云抬起头,“他跪在门外干嘛?让他进来话。”

“是。”

刘四转身开了门,请赵泰入内。

赵泰并未起身,而是一路跪着进了书房,腰杆挺的笔直。

“孩儿误伤大姐,请父亲责罚。”

赵阳云放下秘籍,淡淡道:“此事已经过了,无需如此。”

“孩儿惶恐,心有不安。”

“有何不安?”

“孩儿虽和家姐同父异母,却仍是血亲,体内流的都是父亲的血。伤及家姐,实在罪该万死。兄弟姐妹间应和睦相处,相互扶持,方能振兴家族。”

赵阳云脸上显露一抹笑意,“的好,你能这么想为父很是欣慰。别跪着了,起来话吧。”

“孩儿不敢。”赵泰低着头,恭顺谦卑。

“让你起便起,大男儿成日跪着,成何体统?”赵阳云眉头微蹙。

见好就收,过犹不及的道理赵泰门儿清,见他把话到这儿份上,连忙站了起来,再跪下去只怕就要惹赵阳云不快了。

赵阳云心情似乎不错,他招了招手,让赵泰走到近前。

“泰儿,早上刚得到消息。昨夜姜家可是很不好过啊.....”

“发生何事了?”

“杨和悦死了,李元也死了,知府震怒,连夜调兵杀到姜家逼宫。据,姜文柏那老家伙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将此事平息下去。”赵阳云开怀大笑。

“竟出动了官兵?”

赵泰心中微惊,这举动可是直接将姜家当做反贼来对待啊。

“知府如此愤怒,难道杨和悦和李元是死在姜家手上?”

赵阳云轻轻敲击着桌子,摇了摇头:“不可能,即便是李元上门敲诈,姜文柏也会选择息事宁人,不仅会找个替死鬼,还会给一笔丰厚的封口费。几百两的事情姜家还是不会在意的,借他们几个胆子,或许敢杀杨和悦这等吏,可那李元是正六品通判,他们敢吗?”

“父亲的意思是....此事另有蹊跷?”

“确实如此,不过为父也猜不到具体情况是如何。不管起因是什么,结果是我想要的,那便足够了。”赵阳云眼角闪过一道冷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