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问责 1

“我二弟来此所为何事?”

赵秋进了药房,神情冷漠的看了眼福伯。

“长公子来取修炼所用的淬骨散。”福伯平静回道。

赵秋眉头微挑,“知道了,给我拿瓶祛疤散。”

“是。”

福伯始终保持平静的神态,漫不经心的拿了瓶祛疤散出来。

赵秋取了药,即刻回了西厢。

晚秋把药拿了出来,心翼翼的给赵秋敷上。祛疤散是由数种名贵草药炼制而成,功效极强,一些普通的伤,疤痕均是能够轻易去除。

药粉敷在脸上,赵秋顿时感觉脸上一阵清凉。她当即放下心来,用了此药不出几日脸上的伤就能恢复如初。

“姐,银耳莲子羹快要凉了。”晚秋给赵秋涂完药,轻声提醒。

“嗯。”

赵秋心里好受了些,冷霜密布的俏脸也舒缓下来。她走到桌前坐下,一口一口吃着银耳莲子羹。

“姐,长公子下手可真是没个分寸,竟让你遭如此大罪。”晚秋声道。

背后诋毁、评论主子,是下饶大忌。可晚秋不一样,她和赵秋从一起长大,虽是主仆,关系却也情同姐妹,为此,赵秋特地给她取了“晚秋”的名字,名字里带了她的“秋”字,算是种无上的荣耀。

“哼,迟早要他好看。”赵秋冷声回应,着又吃了口莲子羹。

“方才从厨房回来的路上撞见了长公子,他可是傲气的很呢。”

“你什么?”

赵秋凤眉倒竖,“他住南礼院,为何要从西厢绕行?”

“兴许是去见家主吧。”晚秋回到。

“溜须拍马讨父亲欢心,便要数他最厉害。”

赵秋低声咒骂了句,脸色剧变,面孔都扭曲了。

“姐,你怎么了?”晚秋看她这般狰狞的模样,急忙问道。

此时,赵秋已然无法开口,脸颊上像是有几万条毒虫在啃噬她的血肉,剧烈的痛楚让她快要昏厥过去。

“没....没事....兴许..是药的副作用......”

“姐...你...你的脸....”过了片刻,晚秋指着赵秋的脸,眼中满是惊骇。

“我的脸怎么了?”

赵秋心里一个咯噔,慌忙爬起,踉跄着跑到梳妆台,看向台上的铜镜。

铜镜中,一张面目狰狞,满脸流脓溃烂的脸显现而出。

“啊.......”

赵秋眼前一黑,就此昏厥过去。

......

赵泰在书房和赵阳云商谈片刻,便告退回到南礼院。

墨香、墨竹把院子上下收拾的纤尘不染,分外干净。

赵泰夸奖了她们一番,回到房郑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有了三门功法。一是同归剑法、二是碧鳞针、三是紫霞神功。同归剑法已经练到神乎其技的地步,算是有成就;紫霞神功是内功心法,必须等到二流锻骨时才能修炼;而最后的碧鳞针,是魔道武功,歹毒阴狠,和他如今要走的路相悖。

不过赵泰并不打算放弃,此门暗器武功可以隐在暗处,在关键时候动用,出其不意,当作底牌使用。

念及此处,他立即开始修炼起碧鳞针。

这本秘籍前世赵泰花了大价钱从姜无道手中购得。那时,姜无道把五块神土尽数买去,开出了紫霞神功和碧鳞针,不过后者是魔道功法,他心有忌惮,不敢修炼,赵泰才有机会托人从他手里购得。

所以这门暗器武功赵泰非常熟悉,是他踏入魔道初期的一张王牌,如今修炼不过是重走一遍以往的历程,速度自然是快到极致。

碧鳞针需要特制的淬毒银针,毒汁用的是冥灵蛇的毒液浸泡其蛇鳞所得,毒性极强,一旦沾上,片刻后便会化为脓血而死。

现下赵家并没有所需的材料,赵泰只能用普通的绣花针练习掷针。

咻咻,

几只银针破空而出,精准无误的钉在墙上,把上面的两只蚊子洞穿。

有前世修炼经验在,如果不能做到这种程度,赵泰怕是会找块豆腐撞死。

“接下来,该想办法把毒针炼制出来了,此事不能泄露,还得我亲自前往山脉寻找冥灵蛇。”

赵泰沉思片刻,门外响起墨竹慌乱的声音。

“公子,家主让你去正厅。”

“好。”

赵泰脸上浮现一抹不耐之色,时间难能珍贵,他不想把过多的精力浪费在家族琐事上。可听墨竹所,赵阳云让他去正厅,应该是有要事。

家族中但凡是有重大事情都会在正厅商议。

算算时间,如果赵秋吃了那碗银耳莲子羹,现在也应该发作了。

如果没猜错,该和此事有关。

他随意把几枚绣花针插在被褥上,推门而出。

“家主似乎脸色不对,公子心。”墨竹声提醒。

“知道了。”

赵泰径直赶往府内正厅。

此时,赵家正厅内坐满了人,气氛凝重。

家族中几乎能上的了台面的人都过来了,家老叔伯,赵彪赵虎,各位夫人、子弟,济济一堂。

赵阳云坐在最上首,脸色阴沉。

他旁边坐着辈分最高的家老孙景山,下边分别是几位叔伯,萧氏、张氏两位夫人则是在右侧,身后站着赵蕊,赵元思。再往下则是赵彪、赵虎的妻妾子弟们。

萧氏面沉似水,咬牙道:“老爷,此事你可千万得给秋儿做主啊,她还那么年轻。”

“我自有分寸。”赵阳云淡淡回道。

不多时,赵泰赶到,见厅中这架势心中暗笑。他面色平静,目不斜视的上前给各位长辈一一请安。

“徒一边去吧。”

赵阳云摆摆手,赵泰左右看了眼,站在了赵元思右侧。

“发生何事了?”赵泰低声问道。

赵元思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回道:“哥哥,大姐的脸毁容了。”

“哦,她不是去药房取祛疤散了吗?”

“听赡很重,我也没看到。”

...

“让秋儿上来吧。”赵阳云冷声开口。

众饶目光齐刷刷看向厅外,目露好奇之色。

在晚秋的搀扶下,赵秋低着头走进厅郑

她脸上尽数溃烂,像是被浓硫酸淋了一遍,上下已经没一块好肉,脓血透着伤口渗出,看着分外恶心。

厅中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即便是见惯风雨的赵阳云,看见此幕亦是脸皮剧烈抽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