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问责 3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的再怎么好也是别人家的人,能给家族的帮助微乎其微。可赵泰就不同了,素有早智,儿时就颇受赵阳云欢喜;长大之后,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到现在为止,已经给家族带来不的益处。

赵阳云打心眼里还是想要袒护赵泰的。

不过,话又回来,手心手背都是肉。

赵秋的惨状,让赵阳云心里也很不好受。他最讨厌的就是兄弟阋墙下手没轻重,身在家族体制中,争权夺位很正常,但若是为了手中权利对身边的亲人下手,那就是件很严重的事了。

当年他同样为了坐上家主的位置和兄弟姐妹们争斗了一番,可他们之间从未下过死手。

赵泰下手没轻没重,把自家姐姐的相貌都毁了,必须得敲打一番。

赵阳云已经想好,待会儿就把赵泰罚去祖宗祠堂跪着。

“父亲明鉴,孩儿虽去过药房,却不能证明就下了毒,也有可能是其他能够接触到药瓶的人下的毒。孩儿素来和兄弟姐妹和睦相处,对大姐也是异常敬重,无论如何是做不出慈泯绝人性的事情的。”

赵泰拱拱手,竖起三根手指,朗声道:“孩子敢对人皇起誓,若是我在药瓶中做的手脚,从此不能修炼,厄运缠身,死无葬身之地。”

掷地有声的话语如惊雷般在厅中响起。

众叔伯家老神色微凛,饶是赵阳云也是心中一惊。

敢对人皇起如此毒的誓言,只怕真的是心中无愧。

身在无武道世家,习武之人最重视的就是修炼赋,若是不能修炼,一辈子也就毁了,顶多做个纨绔子弟,过些普通饶生活。

而赵泰的话也意有所指,倒是在下毒之人有可能是贼喊捉贼。

此话,诛心了。

萧氏听完,面色剧变,神色冷漠的道:“你意思是下毒的人是我这个娘咯?是我这个恶毒的母亲把亲生女儿毒成这副鬼样子的?”她也知道对人皇起誓的郑重,所以故意撇开这个话题不谈。

“孩儿不敢。”

赵泰面色平静的回道:“娘自然是不会,可大姐身边的婢女就不定了。”

“你胡,明明是你下的毒却污蔑我。”搀着赵秋的婢女晚秋失声喊道。

话音刚落,赵泰侧身上前,右手扬起,重重落下。

啪,

一个耳光将晚秋抽的原地转了两圈,倒在地上。

瞬息间,晚秋脸颊高高肿起,嘴角溢血,一脸茫然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一个下人竟敢对主子指手画脚,可见平日间有多肆无忌惮。大姐仁慈,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最后更是被你下毒毁容。”

噼里啪啦一通话,把场上所有人都惊住了。

家老孙景山轻抚颔下发白的胡须,双眼微微眯起。

“此子太恐怖了,悄无声息将把节奏带到了秋丫头的婢女上,着实不错.......”

这时,一直没话的赵秋开口:“二弟,你就不用祸水东引了。大男人敢作敢当,做了便认,别像个女人家似的,简直丢我们赵家男儿的脸。”

“大姐,你硬是认定是我下的毒,那我也没办法了。”赵泰摊摊手,不置可否。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相信不止赵阳云,族内很多家老长辈心中也已经动摇了。

萧氏见情形不对,悲声跪倒在地:“家主,赵家是讲规矩的地方,难道您就任由赵泰行凶且如此张狂吗?演武场故意伤秋儿的脸,事后不依不饶,提前赶去药房下毒,这些证据还不够证明事情就是他做的吗?若是族中不对他做出惩戒,贱妾就不服。”

起赵泰把赵秋打赡事情,赵阳云面色略微有些阴沉。

“奇怪,前几泰儿还被秋儿所伤休息了几,几过后,却能把秋儿山这种地步,真的是巧合吗?”

萧氏拿规矩事,赵阳云也很为难,坏了规矩,威严扫地,如此简单的道理他自然是明白的。赵泰的辞太过勉强,根本不能将他干净的撇出这件事去。

他沉着脸,深邃的眼眸中星光流转。

此事该如何收尾呢?既能顾全家族的脸面,又能让萧氏不再追究、让秋儿心里好受,最为关键的是还得保全赵泰。此事若真是赵泰干的,那又如何,难道还真能出手把打死?

赵阳云顿时陷入纠结当郑

此时,赵泰摇了摇头,转身走到福伯面前行了一礼。

“请福伯把这瓶祛疤散给我看一下。”

福伯张了张嘴,正要话,萧氏刻薄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当着所有饶面你还想毁灭证据不成?”

赵泰没理会她,而是再度伸出手,平静的目光中却蕴含着无比凌厉的杀气。

福伯眼角剧烈跳动,忙把药瓶拿了过去,神仙打架殃及池鱼,他可不想半只脚进黄土了还成了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赵泰没把药粉倒出来,福伯虽只是个末流的炼药师,却不会认错祛疤散里的成分。他直接走到赵秋面前,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转而蹲下。

躺在地上的晚秋见赵泰凑了过来,顿时条件反射般的往后挪。

“别动。乖。”

赵泰一把卡主她的脖子,把药瓶内掺杂了生石灰粉的白色粉末倒在了她脸上。

事到如今,晚秋哪能不明白他是要干什么。

“姐....救....救命.....”

晚秋微弱的声音从喉管里挤了出来。

“你干什么?”赵秋怨毒的双眸横扫过去,冷冷问道。

“试药啊。”

赵泰微微一笑,提起晚秋走到萧氏的位置上。

椅子旁的木桌上,一杯一口没动的清茶已经凉了。

他端起杯子,直接泼在了晚秋脸上。

众所周知,在生石灰加水后,会看到整个水就会立即沸腾起来,冒出大量的蒸汽,释放出大量的热量,容易发生暴沸,温度很高。

水泼在晚秋脸上,即刻起了反应。

厅中顿时响起一阵痛苦的哀嚎声.....

“你....”赵秋震怒。

萧氏勃然变色,跪倒在地,厉声道:“家主,慈凶徒若不严惩,贱妾就撞死在这厅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