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石灰 1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放在成家前还管用,赵阳云老了,现在一心扑在家族建设上,见萧氏仍把她以前那套做派搬出来,眼中显露一丝厌烦之色。

“闭嘴!”赵阳云一掌将桌子拍翻,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

萧氏打了个寒颤,一股凉气直冲心头,见赵阳云震怒,知晓已惹他厌烦,忙识趣的闭嘴。闹到这种地步,已经达到目的,再往前走就过度了。

利用自身优势,把握住分寸,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厅中噤若寒蝉,一干子弟大气都不管喘,只余晚秋在地上痛苦的来回翻滚。

啪嗒,

赵泰一脚踩在晚秋腹上,环视众人,沉声道:“父亲,各位叔伯,请你们看下婢女脸上的伤和大姐脸上的伤有何不同?”

赵阳云眼眸如电,一眼看过去,眼中显露一抹明悟之色。

其他叔伯也看出端倪,皱着眉头细细思量。

“相信你们都看出来了,这贱婢脸上的伤是灼伤,而大姐的却是毒伤,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症状。若是我在祛疤散内加了生石灰粉,为何大姐脸上的伤不同于这贱婢?”赵泰幽幽道。

待他解释完,那些没看懂的子弟们恍然大悟。

事情已经很明朗了,生石灰粉是后面加上去的,和赵泰无关。

至于是谁加的,人人心里都有杆秤。

萧氏面色剧变,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赵泰竟然会当场试验,不仅成功洗脱嫌疑,还把矛头指向了她们这方,恐怕现在厅中大不部分人都会认为是她们故意为之。

“此事已水落石出,给秋儿下毒之人就是这贱婢。来人,把她拖出去杀了.....”

赵阳云揉了揉鼓起的太阳穴,面露疲态的道:“好了,都散了吧。”

“等等。”

萧氏咬了咬牙,再度跪倒。

“你还有什么事?”赵阳云见萧氏不依不饶,心中着实厌恶,语气中带着浓郁的不瞒。

“赵泰提前领取修炼所用的淬骨散,不合规矩,这对族中其他子弟来不公平。”

“嗯,其他人也去药房领取吧,散了吧。”

萧氏楞了楞,犯了错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去了?

坐在赵阳云身旁的孙景山心中不住摇头:“家主明显是偏袒赵泰,你还如此不识趣的跳出来找事,妇道人家就是妇道人家。”

“大姐你放宽心,好好休息,千万别动怒。”

赵泰走到双眼布满血丝的赵秋面前,温声劝慰了句,旋即和众人打了句招呼,告退离去。

风波告一段落,族人纷纷散去。

西厢,

赵秋闺房中响起乒铃乓啷砸东西的声响。

萧氏面色阴沉似水,直挺挺的靠在椅背上;赵蕊站在一侧,静静的看着赵秋发脾气。

“够了,砸再多东西也于事无补。”萧氏淡淡道。

赵秋身形一颤,猛然回过头,狰狞的脸上满是怨毒,“我都了不用做手脚,可你偏不听,现在弄巧成拙,连晚秋都死了。”

“死个下人算什么?赵泰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他必须得死,否则,赵家再没我们的立身之地。”

“父亲偏袒他,谁能奈何的了他?”赵秋近乎发狂。

“事在人为。”

萧氏目光幽幽,对赵蕊道:“听赵泰转了性,院中多了两个婢女,蕊儿,你叫人去把她们支过来。”

“什么意思?”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

书房

赵阳云捧着碧鳞针秘籍,心绪不宁,眉头紧锁。

“老刘,此事你怎么看?”

刘四依旧是那身粗布麻衣,气息内敛,一副农家老农的模样。他思索片刻,最后还是回道:“事情的真相终有一会水落石出的。”

“你啊你,话半遮半掩的,和你话实在是不痛快。”

刘四干笑了声,不置可否。

“你觉得是泰儿下的毒吗?”赵阳云无奈,他知晓这老伙计的脾性,只能再次发问。

“长公子谦逊有礼,仁慈宽厚,应该不是。”

“谦逊有礼是有了,仁慈宽厚却不见得。若是仁慈还能把那婢女的脸给毁了?”赵阳云呵呵笑道:“我看他下手之果决,可并非是元思能比的。而且,泰儿能把秋儿击败,明几来他实力进展迅速,此事有些可疑....”

“御下的手段而已,不见得就不是仁慈。”

刘四耷拉着眼皮,沉声道:“家主是怀疑长公子五块神土中还开出别的东西?”

“嗯,在我上门时,已经有两块神土开了出来,余下三块则是当着我面开出的,碧鳞针秘籍也在其郑”

“前两块开的是?”

“一封不打紧的血书,一条亵裤。”

“亵裤?”刘四脸色抽动,低声道:“家主可有细看那条亵裤?”

赵阳云挑了挑眉,回头看向刘四,目光中透着古怪。

刘四被他盯的头皮发麻,哑然失笑。

“还真没樱”赵阳云没恋物癖好,又过了血气方刚的年纪,对亵裤自然是不感兴趣。加上当着赵泰的面,若是拿起亵裤仔细端详,有损形象,那他只是扫了眼,就撇开了目光。

“老奴听,女眷中有人丢了贴身衣物,此事在下人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

“哦?兴许是别的家仆偷去了也有可能。”

“家主的是。”

....

一阵沉默过后。

赵阳云把秘籍放下,“你去彻查此事,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刘四连忙应是。

南礼院内

赵泰盘腿坐在床上,抬手拿起一瓶淬骨散,倒了些粉末到手心,仰头吞入腹郑

淬骨散,是一种淬骨的低级药物,能够淬形,凝练骨头,是入门武者最常用的辅助药物。三流到一流,被称为炼体三门,炼体过后方到先之境。

淬骨散入腹,一股热流顿时在全身上下流淌。

骨头内似有千万只蚂蚁蠕动,酥麻不已,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全身的骨头都在得到淬炼。

药物起的是辅助作用,具体修炼还得配合炼体功法。

普通的炼体功法早已在世间普及,要价不高,稍微富裕些的家庭都能买得起。

不过那种功法太过低劣,即便修炼功效不大。

而炼体,首要推崇的就是魔道功法。

魔道在炼体上,走的比正道各派都要远。

“赤火元阳炼体诀!”

赵泰轻声自语,“坚实的基础还是用魔道的炼体功法为上。此门炼体诀在魔道流传甚广,用来打基础最合适不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