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石灰 3

墨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断告饶:“奴婢知错。”

“错?”赵泰冷笑,看了眼赵元思:“你先去演武场吧,我今日就不去了。”

赵元思隐隐看出些许端倪,他本是极为喜爱这名婢女,可当前的状况他强行插手恐怕会惹来赵泰不快。区区一个婢女,不值得让他和赵泰在此时闹翻。

沉思片刻,他识趣的起身告退。

待赵元思走后,赵泰缓缓站起身子,出门看了眼,确定赵元思没躲在门外偷听后,又折返回到房郑

墨竹跪在地上,心中虽是惧怕,却仍旧保持镇定。她已经想好辞,就食物都是昨的,她不心端错了,赵泰即便是她做出惩戒,也不至于危及性命。

“吃吧。”赵泰坐下,淡淡道。

“那些食物是昨日的,奴婢知错了....”墨竹闻言心中一颤。

“做错了事就得受到惩罚,让你吃昨日的食物,算是对你宽容了,吃吧,我不想第二遍。”赵泰眼眸冰冷。

墨竹当即崩溃,连忙朝赵泰脚下爬去,苦苦哀求:“公子饶命,奴婢也是迫不得已。”事已至此,她要是还不明白赵泰已经察觉食物有毒,就真的太愚蠢了。

“饶你不是不可以。”

赵泰一脚把她踹开,“回去覆命吧,就我已经服毒,然后把这包药粉扬在她脸上。”

完,他从袖袍中取出一个药包,轻轻拍在桌上。

墨竹猛的抬头,“不行啊,那样我会死的。”

“不去,现在就会死。把事情办好了,我会给你一笔银子送你离开赵家。”

“我.....”

墨竹埋着头,面色急剧变幻。

赵泰静静看着她,此事他本可以直接告到赵阳云那边,不过他已经预想到结果。赵阳云必定会大事化事化了,一个婢女的辞,萧氏只要矢口否认,没有确凿的证据,赵阳云不可能对萧氏怎么样。

并且,赵阳云还会觉得为此事心烦,觉得他总是生事。与其如此,倒不如废物利用,把萧氏准备的牌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墨竹战战兢兢,娇弱的身体止不住发抖。

陷入家族斗争中,她这样的下人终究是沦为炮灰,横竖都会死。

与其现在被赵泰打死,不如拼一把。

墨竹下定决心,当即把事情应承下来。

“去吧。”赵泰摆了摆手。

墨竹收敛情绪,缓缓起身,把赵泰早已准备好放在桌上的一包药粉捏在手心,转身告退。

“对了,墨竹,你爹娘身体还好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墨竹身形一晃,随即稳住身形,步伐坚定的前往和鸣院。

和鸣院是萧氏的别院,取琴瑟和鸣之意。

早些年,赵阳云确实对她极为宠爱,这处院子是几位夫人中最奢华的。

此时色尚早,萧氏还惬意的躺在被窝郑

“夫人,长公子处的奴婢墨竹有要事求见。”

门外响起婢女心翼翼的问话声。

萧氏翻了个身,一脸倦怠,神情不善的瞪了房门一眼,淡淡道:“让她候着。”

过了片刻,婢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她事情办成了。”

萧氏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脸上浮现一丝喜色,连忙道:“让她进来。”

木门推开,墨竹一脸慌乱的冲了进去,直接跪倒在床前。

“夫人救我,长公子...死了.....”

“哦?”萧氏轻笑道:“你办事倒是挺麻利的。”

“请夫人送我出赵家。”

“奴仆弑主,罪当处死啊。送你出了赵家,谁来承担后果呢.....”萧氏神色冰冷。

“你....”

墨竹见萧氏出尔反尔,心中惊骇不已。同时,她手中捏着的药包悄无声息的摊开,蓦然发难,朝萧氏脸上洒了过去。

睡醒惺忪的萧氏坐在床上,避无可避,被洒了个正着。

“你不让我活,我就要你死,哈哈哈、”墨竹自知萧氏不会放过她,状若疯狂的大笑着。

突兀间被扬上一把粉末,加上墨竹此时的话语,萧氏顿时吓的面如土色。

“你个贱婢,这些是什么?”

她一边清除脸上的粉末,一边怒斥着墨竹。

“毒药。”墨竹冷笑。

萧氏大骇,当并没感觉到任何不对劲,脸上的粉末轻而易举的就清除下来,看着形似面粉。

“贱婢,来人,把她拖下去,捆起来。”

她心中稍安,当即下令。

院中只有女眷,上来的是两个女婢,会些拳脚功夫,两人一人一只手把墨竹按住,拖了下去。

萧氏仍旧不放心,慌忙起身,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上,跑到梳妆台前。

铜镜中的女人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眉宇间虽有几许皱纹,却仍是秀美无伦。

“呼,贱婢敢吓唬我。”

萧氏松了口气,对墨竹的恨意如潮水般高涨。

忽而,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轻声自语道:“这贱婢如何得知我不会放过她?她早就准备好了药粉来谋害我,想必是图谋已久。谁给她的胆子?难道...是赵泰的授意?他根本没死?”

萧氏沉着脸,挥手唤来一个婢女,“去把王管事叫来。”

婢女领命离去。

萧氏赶忙披了件外衫,坐在桌前沉思不语。

不一会儿,王管事来了。

王管事叫王腾,是她远方侄子,经由她的安排在赵家一间酒楼混饭吃。

王腾见萧氏神色焦躁,坐下后忙问道:“姑姑,发生什么事了?”

“立刻去南礼院看下赵泰死了没樱”

“啊?”王腾惊骇不已。

“别愣着了,让你去就去。”萧氏有些不耐,不知为何,她觉得身体异常不适。

“好。”

王腾咬咬牙,应了下来,正要转身离去,却听见背后一声娇喝。

待他回过头,萧氏看向他,娇滴滴道:“腾儿,你过来。”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