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风暴 2

ps:先一一更吧,签约再爆。

没事儿的可以看看《恐怖网友》,《影视碾压机》。

萧氏身患传染病被禁足在和鸣院的事情悄然在赵家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和鸣院外,两名二流武师神情冷漠的站在门外看守,不得家主手令谁也不能入内。

赵蕊气急败坏的站在院前,指着那两位二流武师冷声呵斥道:“本姐要见自己的母亲你们都要拦?你们好大的胆子。”

“请姐恕罪,没家主的手令谁也不能入内。您若是想见夫人,可以亲自和家主。”其中一位武师不卑不亢的回道。

“好好好,待我去父亲那取到手令,要你们好看。”赵蕊连了三个好,狠狠在那位武师脸上抽了一记,旋即愤然离去。

被打的武师面色悲愤,额前青筋暴起。

“算了,做下人就是这样的命,和主子叫板,无异是找死的行径。”另一人声劝到。

“哼,风水轮流转,我不要一辈子做下人。”

“高民你疯啦,声点。”

被称作高民的二流武师阴沉着脸,默默回到原先的位置,好半才恢复平静。

另一边,赵蕊直奔书房见到赵阳云,却碰了一鼻子灰。

赵阳云呵斥了她一顿,将她打发回去了。

赵蕊心中笼罩着一团阴云,赶紧前往西厢找赵秋。

自从毁容后,赵秋就束阁闺中,半步房门不出,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奴婢活活打死了两人。

即便是亲妹妹的赵蕊,走到房门前也是心有余悸,驻足半响才鼓足勇气敲响房门。

“不是了不要来打扰我吗?你们是想死不成?”

房间内响起赵秋嘶哑低沉的声音。

“是我,姐姐。”赵蕊声道。

房间内一阵沉默,旋即传来赵秋不耐的声音:“什么事?”

“我能进来话吗?”赵蕊心翼翼问道。

这次,赵秋没回应。

赵蕊思量片刻,缓缓推开门。

一股子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房间内充斥着腐朽的味道。赵秋躺在木床上,四处凌乱不堪,和以往的纤尘不染相比如今就像个难民房。

“姐姐,母亲...被禁足了。父亲不让见....是有传染病....”

“嘿嘿....”

赵秋干涩的笑声如同夜枭般刺耳,她睁开眸子,眼中一片死寂,“传染病?死了.....”

赵蕊大惊:“你母亲已经死了?”

“嗯....”赵秋淡淡回道。

赵蕊难以置信的摇摇头,见赵秋再次阖上眼,默默退了出去。

在她离去之后,赵秋从床上坐起,眼眸中一片赤红,满是仇恨之色。

“赵泰.....我和你不死不休....”

....

此时,赵泰已从山巅上下来,一头扎进林海。

虔城外围只有一座大型的山脉,叫做封陇山脉,其中也有冥灵蛇活动。冥灵蛇是制作碧鳞针的必备条件,蛇毒淬炼银针,加上冥灵蛇的蛇皮宛若银光,比银针本身的色度要低,几乎接近透明,用蛇皮覆盖在银针上作掩饰,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杀敌效果。

碧鳞针之所以叫碧鳞,则是因为银针的毒性,但凡是沾染上点滴,肌肤表层便有碧绿色的鳞片浮现,和银针本身并没关系。

而想抓到冥灵蛇其实很简单,这种妖兽往往是在阴森之地群居。要找冥灵蛇,一是寻找荒坟、古墓之类的墓葬之地;二是自行建造一个阴地。

“我现在不可能耗费大量的时间在封陇山脉寻找墓葬,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了。”

赵泰环视了眼遮蔽日的森林,默默退了出去。

在封陇山脉,活跃着数股势力庞大的盗匪,其中还有个达到先境界的武者,即便是虔城官府也十分忌讳。

赵泰直接回了赵家。

“娘被禁足了?”听闻墨香的汇报赵泰一脸诧异,随即愤愤不平的离开,直奔书房。

他跪在书房门口,一动不动。

很快,书房前就围了几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后,赵阳云推开门,微皱着眉头看向他:“你又怎么了?”这些,赵泰三两头的来找他,每次都不是什么好事,让他心中隐隐有种不耐烦的感觉。

“泰儿从便没了母亲,娘待我恩重如山,如今看娘身染重病,泰儿心中不安,恳请父亲让我前去寻找名医,其拿来为娘治病。”赵泰神情悲痛的道。

“此事你无需担心,为父自然会想办法为你娘根治。”赵阳云眉头舒缓了些,温声道。

“谢父亲。”

赵泰重重磕了个头,把表面工作做的极致,随后落寞的回到南礼院。

不久后,赵泰为萧氏求情跪在书房前的事情传遍了整个赵家。下人们纷纷夸赞赵泰有孝心,即便是萧氏误认他是毒害赵秋的人,不仅不恩将仇报,反而第一个站出来为萧氏求情。

大部分人均是对此事津津乐道,可理智的人却也不少。

赵彪的别院

赵彪听下人汇报完,顿时冷笑。

“上回在大厅中,他出手之狠辣可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却是惺惺作态,简直可耻。”

坐在他旁边的美妇叹了口气:“看来,赵泰是对继承人之位势在必得了。”

“嗯,他和赵元思一日不死,就轮不到我们孩子上位。”赵彪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赵泰儿锋芒毕露,断然留不得他。”

“夫君,你的意思是?”娇纤弱的美妇轻声问道。

“杀。”

赵彪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个字。

类似此番场景,在赵家各处出现。

叔伯家老们纷纷对此事做了分析,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赵泰是在装腔作势,可正是如此,在赵阳云心里却能留下好的印象,赵泰时机找的很准,长此以往,估计继承饶位置便稳了。

辈分最高的孙景山独坐院中长叹了口气:“此子深不可测啊,要是孙女能嫁给他,那才是福气....一个伍牧,却是走了狗屎运了。”

他双目浑浊,怔怔看向院中那颗银杏树,喃喃道:“家族争斗又要开始了,也是最容易看清人性的时候,但愿别流太多血吧....”

.....

书房

赵阳云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

“老刘,秘籍我已领悟七分,你着手去找冥灵蛇,制作一批毒针出来。我隐隐感觉到家族中的血腥味,有些人,怕是要坐不住了....”

暗处的刘四经历过家族内斗的场面,暗暗叹了口气。

山雨欲来风满楼,赵家上空,笼罩着一层血色阴云。





上一章 下一章